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二十四章 继母

第二十四章 继母

  对于张仲军的这位继母,大青蛙可是专门细细询问过。

  张仲军的生母,也就是伯爵府的正房夫人,在生下张仲军后就去世了,而张然峰这个伯爵也算有情有义,直到张仲军五岁懂事之后才重新续了弦。

  这个继母,被张伯爵规定,一月只能前来见张仲军一面。虽然张仲军可以随意前来拜见她,但张仲军怎么都是懂事了,知道那只是自己的继母。平日里,还是按照军营的规矩生活着,身边就只有一个年岁相差不多的侍女,最长接触的未婚妻姐姐也是差不多年岁,根本不会有人做提醒的,所以要说张仲军会有多么殷勤去拜见那就真奇了。

  大家一开始都为这位新夫人委屈,你伯爵想要照顾自己的儿子也不是这个照顾法啊,不怕新儿子出生后,直接引爆继承人的战争?然而续弦夫人嫁到伯爵府都快十年了,却始终无孕,连收到后宅的一票侍妾也同样无一有孕。

  如果不是续弦夫人娘家势大,张然峰又位高权重,这续弦夫人的位置早就被弄下来了。

  接触不多,血脉至亲都会生疏,更不要说继母了,所以说关系要多好,那只能是说骗人的。

  可要说关系多坏,那也不可能,毕竟大青蛙能感觉得到,张仲军在说起继母的时候,虽然会有些尴尬,但也有儒慕之情,想来也是真把对方当母亲的。

  至于张仲军为毛会不知道如何评价呢?大青蛙就不理解了,好或者坏又或者平淡,总有一个说法。

  所以大青蛙现在也忍不住好奇的蹲坐在张仲军头顶伸长脖子张望,对于不知道在毒雾深渊待了多长时间的大青蛙来说,外面的一切都是那么新鲜,自然得好好欣赏一番才是。

  急切的脚步声传来,与此同时一个娇嗲的声音响起:“我儿呢?我儿在哪?”

  大青蛙眨巴下眼睛,忍不住吐个圆圈:“靠咧!这伯爵续弦的声音也太嗲了吧?真是听着都软了骨头,不知道那扑街仔的老爹怎么享受呢。”

  随着大青蛙的话语,一个跌跌撞撞的人影冲进了张仲军的院子,只见她眼睛滴溜溜转着,一见到张仲军就立刻露出惊喜神态,娇嗲道:“儿子啊!你终于回来了!你可是把为娘给想死了啊!”

  大青蛙的眼珠直接吐出,舌头也伸得老长老长,满脸不可思议的指着眼前的人,结巴道:“呱呱!这,这就是,就是扑街仔的继母?是振军伯的续弦夫人?苍天啊!大地啊!这不是小女孩吗?!”

  冲进来的赫然是一个怎么看都只有七八岁的可爱小女孩,而且这小女孩一副故作老成模样,衣着虽然华丽,但却也宽松得过分,而头发也又长又蓬松,上面插着各种花插步摇,让整个脑袋都好像大了一倍。

  她身后跟着急切小跑的漂亮侍女,张仲军的贴身侍女也在其中,全都跑得气喘吁吁,衣鬓散乱。

  小女孩欢呼一下雀跃的扑向张仲军,嘴里喊着:“儿子啊!你终于回来了啊!”

  早知道对方习性的张仲军,立刻跪在在地上恭敬的喊道:“孩儿拜见母亲大人。”

  看小姑娘的样子,显然是准备扑到张仲军怀中的,但因为张仲军跪下的举动,一个急停,然后忙一边吃力的扯张仲军起来一边急切的嚷道:“快快起来让娘看看。”

  等绕着张仲军看了一遍,小女孩已经眼中通红,泪水也哗啦啦的留下来,一边哭一边抱着张仲军大腿喊道:“呜呜,儿子啊!你真是受苦了,才几天不见就瘦成这样啊!”

  张仲军立刻蹲下安慰道:“母亲大人,我没有丝毫受苦,我这么廋了可不是饿出来的而是练出来的,您看我肌肉都结实了许多不是?”而那些侍女自然也忙上前跟着劝慰起来。

  大青蛙已经恢复原状,有些无语的抽着香烟:“妈蛋!老子之前还想振军伯不会这么变态取个小姑娘为妻吧?不过看看扑街仔和那些侍女的神情,再想想这继母都入门10年了,显然不会只有七八岁,这应该是修炼童颜永驻的功法变异了,使得不会长大了吧?”

  小姑娘突然想起什么的说道:“儿子,你怎么突然失踪了?”前面这句是嗲声,而后面那句音调陡然一变冷酷十分:“是不是被人掳走了?是谁?告诉老娘!看老娘不虐死他!”

  当小姑娘的声音变得冷酷起来时,她整个人也嘭的一下子变大,原本宽松得可以当被子盖的衣服,哗啦一下子紧贴身躯,又长又白的大腿,白嫩的手臂,浑圆的肩膀都直接裸露出大半来。

  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瞬间就变成一个风情万种,容貌绝美,身材高挑的绝色大美女,可那绝美的脸上却露出让人心头发寒的冷冽神态。

  大青蛙直接就跳起来,张嘴就乱叫:“我靠咧呱!直接从一个凡人变成天将?!而且居然还能瞬间伸缩根骨增长肤肉?!这已经是天尊才有的手段吧?!呱呱!这样的人物居然会当人妻子?张仲军的老爹到底什么底细啊?!”

  突然,大美女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冷冽的目光在张仲军头顶扫了一眼,大青蛙直接吓得捂住嘴巴,缩成一团一动不动的。

  大青蛙以为自己发现什么天大的秘密,可不论是张仲军还是那些侍女,对于伯爵夫人这样的瞬间大变身,都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只是原本安慰夫人的侍女们全都乖巧的肃立一旁,而原本随意的张仲军则变得拘谨万分的恭敬回答:

  “母亲大人,孩儿并没有被人掳走,只是孩儿无意出去闲逛一时迷路延迟回家的时间罢了。”

  “哼哼,儿子,别想骗你老娘!老娘是看着你小子长大的,你小子屁股一翘就知道你拉屎拉尿!”艳丽的伯爵夫人,却冷酷的说着粗俗的话语,并且还伸出葱白手指挑起张仲军的下巴,盯着张仲军的眼睛撇嘴说道。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19525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