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八十九章 八里亭大变

第八十九章 八里亭大变

  “这是怎么回事?!”张仲军吃惊的问。

  大青蛙拍拍张仲军的脑袋感叹道:“赶紧把你的豆兵给变出来吧,战争来了。”

  “战争?!”张仲军先是一愣,接着脸色就自动严肃起来,意念一动,十三头蜥蜴和十二名骑兵就出现在他身前。他的精神力,在挖坑出来的那段时间就已经恢复过来了。

  张仲军动作迅速的骑上那头他的专属坐骑,一打缰绳,领着十二名蜥蜴骑兵,飞速的朝八里亭的方向冲去。

  “那些蜥蜴骑兵,应该是八里亭临近的一个叫做黑泽王国的骑兵吧,据说那里大部分都是莽荒之地,盛产大蜥蜴,所以骑兵都是蜥蜴骑兵。不过八里亭周边的几个国家,距离八里亭都有数百公里的沙漠隔离带,而且还都是被帝国打服的国家,区区一个黑泽王国怎么敢冒犯帝国?”张仲军皱眉说道。

  “国家的事说起来很复杂,但也很简单,平时你以为对方实力不及自己万分之一,根本不敢冒犯的,但说不定人家就是脑残,就是想要弄一下你,遇到这种事也没法子。”大青蛙很是淡然的说。

  “不过你说的那些大蜥蜴骑兵真是黑泽王国的骑兵,那么事情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因为没有巨大利益的话,没几个小弱丁会横跨数百里沙漠前来得罪一个大壮汉的。恐怕是你不在八里亭的几天内出现了异状。”

  “不过也怪哦,单单横穿数百里沙漠,没有十天时间是不可能完成的,如果那些蜥蜴骑兵真是黑泽王国的骑兵,说明他们是在你还没抵达八里亭还没抢夺东里里长职位的时候,就已经出兵准备袭击了。”

  “只是这样同样也有问题,这么多大蜥蜴同时出动,这一路来的商队,以及八里亭的那些土著,会没有一点消息?一点准备都没有?所以我看,这里面蕴含着很多诡异的事情啊。”大青蛙摸着下巴说道。

  张仲军点点头,明眼人一见这种状况就知道有大问题,真是开玩笑,包围着八里亭的沙漠,既是隔离带,也是防御带,既保证八里亭不会被周边国家偷袭,也保证周边诸国不会被帝国偷袭。

  可现在这一幕,怎么都是被人偷袭了,张仲军可不相信,八里亭里没有藏有帝国的密探,现在这一副反应不过来的样子,说明之前八里亭有大势力给这些大蜥蜴骑兵做掩护。

  这样一算下来,完全就是布了一个大局啊!

  张仲军虽然知道自己参与进去,绝对不是一个好主意,但没法,自己可是八里亭亭男!帝国的实封贵族,遇到自己领地被入侵,自己不反抗?

  到时别说自己的荣耀和地位,就是自己父亲遗留的荣耀都会被剥夺!这可是张仲军绝对不允许出现的。

  十三头大蜥蜴直线前进,而且这十三头大蜥蜴都是豆兵变出来的,那体型和那速度都是正常大蜥蜴骑兵的数倍以上。

  如此拉轰的冲锋,自然隔着老远就被那些追杀骆驼骑兵的蜥蜴骑兵发现,他们也发现来的这支蜥蜴骑兵小队不是好相与的,而且显然是敌人的样子,一声呼啸远远传出,大致目光范围内的蜥蜴骑兵,全都放下追杀骆驼骑兵集结过来。

  不一会儿,一支三四百蜥蜴骑兵的队伍就排着战阵队列,缓缓的朝张仲军迎了上来。

  目光犀利的张仲军已经看到这支蜥蜴骑兵的旗帜,脸色一沉:“果然是黑泽王国的骑兵。”

  大青蛙这时突然拍拍张仲军的脑袋:“小子,你不是还没递交黑冰台的任务吗?赶紧递交上去,这样你就成了黑冰台的一员,然后可以接任务,你说以黑冰台的能耐,这八里亭的事变会不会被形成任务?”

  “啊?!”张仲军猛地一拍脑袋:“师兄你不说,我都把要交任务的事给忘了!”说着忙变出那玉简,按照那个叫自己少主的影门甲25号的说法,滴血到玉简那儿。

  至于怎么滴血?太简单了,意念一动,一名蜥蜴骑兵靠过来,长枪一刺一收,张仲军眉心就渗出血珠,然后张仲军就把玉简贴在眉心上。

  玉简光芒一闪,张仲军可以看到之前那个任务条呈现在自己脑海里,这任务条呈现后,张仲军自动明白怎么禀报任务。

  意念一想,那个被挖空元石的空心洞影像以及那神殿消失后的巨大空洞影像就传入任务条内。同时,张仲军也加入语言描写,那就是在八里湖下面挖了多少米,在多少米发现一个大空洞,又在这大空洞下面还发现一个大坑洞,结果没有发现一斤的元石。

  接到这两道影像后和张仲军的语言汇报后,任务条闪烁一下光芒消失。

  然后瞬间功夫,张仲军只觉得脑袋一翁,眼冒精光,他就从内视中脱离出来,有些傻愣的看着手中的玉简。

  原来只有一些花纹的白玉玉简,此刻玉简的正面自动形成两个古怪的文字字样,虽然张仲军敢确保自己没见过这样的文字,但不知道为毛,张仲军一看这两个字就知道是“新兵”的意思。

  张仲军意念放到这莫名发生变化的玉简上,里面呈现的一份资料一样是那种古怪的文字,而张仲军也一样自然而然就看明白了:“姓名:张仲军。身份:新兵。功勋:1点。完成任务量:1,评价:完美。允许接取任务数:0/1。”

  张仲军在发愣的时候,可以通过同生共死契约能力,同样看到张仲军感受到的玩意的大青蛙则在摸着下巴嘀咕道:“居然是圣文,难道这个世界”

  不过大青蛙原本神情严肃的思考着,但一会儿就苦恼的拍拍脑袋,显然是脑容量的问题又出现了,让它找不到结果。

  摇摇头,大青蛙拍拍张仲军的脑袋:“别愣着,赶紧看看黑冰台有没有注意到八里亭的事,有没有形成任务。”

  “师兄,你怎么好像对黑冰台的办事程序很熟悉的样子?”张仲军一边疑问,一边开始在玉简的任务栏里寻找起来。

  “你问我我问谁啊?老子我也奇怪呢。”大青蛙没好气的嘀咕道。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20320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