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一百一十章 土著

第一百一十章 土著

  这是一支人数只有百来人的小部队,男女老少都有。而且这群人中,最高的也不过一米五的样子,一个个又黑又矮的,骨瘦如柴。

  他们大部分人只有一件破旧的袍服,还是那种只遮住上身和屁股的对开袍服,腰间一根麻绳当腰带勒住。脚下连双草鞋都没有。

  也就只有前排的几个略微壮点的汉子穿着竹片编织的竹甲,然后他们手中的武器,全都是削尖了头的竹枪。

  唯一能见到的金属武器,也就是最后面那个穿得稍微体面点的首领,拎着一把有些弧度的单刃长剑,似乎是在表示警告,那首领还在不停的挥舞着那把长剑。

  “冲他一阵,别杀人,把那个拿刀的首领逮过来。”张仲军淡然的说道,他发现自己的豆兵现在是越来越灵活了,只需要在召唤他们的时候以及维持他们存在时消耗自己一点精神力,其他时候,直接用语言就能命令它们了。

  这并不是说豆兵本身增加了多少智慧,他们看起来还是傀儡兵的样子,至于为毛会听懂语言?

  张仲军猜测可能是因为自己的语言命令本身就结合到了精神波动,等于用精神控制它们,所以它们才表现出能够听从语言命令的感觉。

  至于真实情况,张仲军也懒得去追究,自家豆兵能够更加灵活的指挥,这可是好事,既然是好事,那就不需要探究那么多了。

  豆兵骑兵听到张仲军的命令,兵刃都没抽,就直接策马冲了过去。

  这些组成小部队的居民哆嗦着握紧手中的竹枪,眼睁睁看着这些从没见过的比屋顶还高的巨马,托着同样巨大的骑士突然冲了过来。

  虽然这些骑士和战马都没有着甲,但那种如墙一样推过来的感觉,让这些几乎都没怎么见过骑兵的土著,各个的脚都抖动了起来,竹枪也变得越来越重,几乎抬不起来的样子。

  那首领舞动着兵刃面色狰狞哇哇大叫着,鼓动着士气,只是不等这些老弱妇孺壮起胆子,十二名骑兵已经到了他们眼前。

  前排那些穿着竹甲的壮汉,胆气确实比身后的那些老弱妇孺大一点,见到骑兵已经近前,直接咬牙握着竹枪朝着战马的胸膛狠狠的刺了过去。

  他们或许是想要刺骑兵,然后把他们的巨马给夺下来,但巨马实在是太高大了,竹枪又不够长,根本够不着骑兵,所以只能朝高大的战马刺去。

  换做一般情况下,就算是久经战场的战马,看到锋利的玩意朝自己刺来,动物的天性也会促使它们躲避。

  但别忘了这些都是元气马,除了体型不一样外和元气大蜥蜴没啥区别,它们的本质都是豆兵的延伸!

  所以看到这刺过来的竹枪,战马那明亮的大眼睛不但没有丝毫畏惧,反而还流露出不屑的神情。

  战马那灵性的目光,让攻击它们的土著们都愣了一下,然后让这些土著们目瞪口呆的一幕就出现了。

  竹枪刺到战马胸膛,土著们只感觉自己刺到坚韧的牛皮上,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巨力就直接将竹枪反弹过来,要不直接崩断,要不直接弹飞。

  而这票所谓的精壮,也全都随着巨力被弹飞出去,还不单单如此,他们还把自己身后的那些老弱妇孺给撞飞了,一时间惨叫连连。

  十二匹高头巨马根本不做理会,一路横冲直撞到那个傻眼的首领面前。

  然后不等他反应过来,一名骑兵就弯腰一把揪住他,提起打横的按到马鞍上,集体掉头朝张仲军这边跑来。

  这下子那些原本惨叫和躲避的土著,见到自家首领居然这么轻易被逮走了,出乎张仲军意料的,不但没有直接四散而逃,而是全都跪在地上,额头贴着泥土,就这么乖乖的跪着,惨叫声都压了下去,只剩下压抑着的呻.吟声。

  张仲军不由得冲大青蛙问道:“师兄,这是怎么回事?怎么逮到他们的首领后,这些人就全都跪下了,逃都不逃?”

  “笑话,这一看就是生产力还极度落后的地方,脱离族群活都活不下去,能逃到什么地方去?而且他们又不是蠢货,你都没杀人只是抓住他们首领,说不定认为你想当他们首领,所以不跪地等待发落还能干什么?”大青蛙不屑的说。

  “这应该算是生存的智慧吧。”张仲军感慨道。

  感慨中,豆兵就把那个首领给丢在张仲面前了。

  那是个又黑又矮,身着布满补丁,仅可以遮住大腿,腰间用布带当腰带的漆黑袍服,脚下穿着草鞋的男人,先是抬头看了一下张仲军,再看看环绕在四周,面无表情,神情冷漠看了一眼自己的骑兵,最后再看看丢在一旁的属于他的佩刀。

  之后,他缓缓整理一下衣服,摆出一个看起来很标准的姿态,跪伏在张仲军面前,叽里呱啦的喊了几句话。

  张仲军眨巴下眼睛,什么都预料到了,就是没想到这些土著说的话自己听不懂!

  大青蛙拍一下张仲军的脑袋:“笨蛋,你是这个世界珠的主人,在这个世界,有不懂的就去找小绿。”

  “哦哦”张仲军立刻去询问小绿了。

  在一愣神之间,张仲军同样就呱啦呱啦的冲着那个跪伏的土著喊了起来。

  因为契约关系,也一样立刻能听懂这话的大青蛙不由得感慨一句:“妈蛋!世界珠的主人就是牛逼,居然一瞬间就能掌握世界珠内的语言,记得其他世界珠内的语言可是得自己慢慢学的,一些受欢迎的公众类世界珠,还为此产生了专门教人土著语的生意呢。”

  “你想臣服于我?你连我是谁都不清楚,居然就想臣服于我?难道你是独立的领主,没有上级的吗?”张仲军用土著语问着眼前这个土著,因为之前这土著表示愿意臣服张仲军了。

  “殿下,臣虽然有着上级,但那只是每年奉上一些贡品,接受对方保护的上下级关系,现在殿下如此威风,如此强大,就算我之前的上级肯定也无法打得过殿下的十二名武士,所以我们臣服殿下一点问题都没有。”这又矮又黑的首领一副理所当然模样的说。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20548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