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疑问

第一百三十二章 疑问

  “我靠,小子,你这权放的够彻底的啊,什么军权、财权、人事权、处理权都给交出去了,那你不是就成了一个空有名头的领主?”蹲在张仲军头顶抽烟的大青蛙,自然听到了张仲军发布的命令,很是惊讶的大叫起来。

  虽然大青蛙可以直接通过感应来感受张仲军心底的想法,也可以把自己的感觉传输给张仲军,但嫌这样很恶心的大青蛙,不到逼不得已是不会如此做的,很多疑问和事情,它都是靠嘴巴来询问和教导。

  “呵呵,师兄,这些权利全都放下去了又如何?谁敢不服从我的命令呢?又有谁敢架空我呢?不说豆兵他们,单单我一人就能灭掉整个八里亭了。”张仲军淡然的说道。

  “嘿嘿,不错不错,有些傲气冲天的样子了。你能注意到这点很好,这世道,只要有绝对的武力,什么权力钱财都不过是随手可得之物,而没有了绝对的武力,那你就算地位再尊贵,也只是人家随手捏死的蝼蚁而已!”大青蛙满意的点点头。

  大青蛙眼珠子一转,跳到地上刷的变大,把香烟吐掉,换成一根粗大的雪茄,吐口烟雾后,盯着张仲军问道:“对了,我一直没问你为何会掉落到毒雾深渊的,是不是被人害的?现在你是练气九重,应该能够报仇了吧?”

  张仲军淡然的脸蛋猛地僵硬了一下,眼神飞速闪过一丝狰狞,但又顾虑到什么的变成了纠结。

  大青蛙静静的抽烟没有吭声,心里却在嘀咕:“妈蛋,老子在和你签订同生共死的契约时,就知道你这货是因为什么缘故掉落毒雾深渊了,老子不说,也就是想看看你小子会怎么做罢了。”

  张仲军叹口气,第一次对大青蛙说出真相:“师兄,其实我是被我未婚妻的师傅弄死丢下毒雾深渊的。”

  “啊哦!因为什么?是你资质太低会妨碍到你这未婚妻?哦,你那未婚妻就是你之前说过的月儿姐姐吧,她师傅居然害死你?还准备让你尸骨无存?这么大的仇恨,你别告诉我不恨哦。”大青蛙歪着头一脸惊讶的发出一连串的疑问。

  “是的,月儿姐姐的师傅要弄死我,就是因为我资质太差,可月儿姐姐又倾心于我,她的师傅深恐我妨碍到月儿姐姐的修炼,才下定决心把我除去。”张仲军淡然的说着自己的事情。

  “至于恨,我恨月儿姐姐的师傅,但我不会恨月儿姐姐,因为她是不知情的。”张仲军露出一副怀念的模样说道。

  “如果她知情呢?”大青蛙突然冷声问道。

  “不,不可能!”张仲军突然激烈的大吼道。

  “如果,她知情呢?”大青蛙继续冷声问道。

  “我,我”张仲军迟疑了,可是拳头却是越捏越紧。

  “你居然从来就没想到过,你月儿姐姐是知情的?居然始终一厢情愿的认为只是她师傅自行其事?”大青蛙再次冷声问道。

  张仲军闻言身子一震,神色也变得惊恐起来。

  大青蛙继续问道:“就算你那月儿姐姐不知情,那么你会放过她的师傅吗?”

  “不!绝不放过她!”张仲军条件反射的咬牙说道。

  “没错,你不可能放过她的。不说你这性子,对你好,你就掏心挖肺当个二逼都无所谓,对你坏,你就有我无敌的军人习性。如果单单只是伤害你,相信你可以为了你那月儿姐姐遗忘掉,可害你这事里面却还关乎着你父亲受伤的事,这让你根本没法原谅她的师傅。”大青蛙悠悠的说道。

  大青蛙说完就愣了一下,因为它把很多只藏在张仲军脑子里的事给说出来了,这就不由得大青蛙紧张了,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准备看怎么遮掩过去。

  张仲军条件反射的点点头,虽然他一直都没有表现出来,但月儿姐姐师傅谋害自己以及自己父亲受伤的一连串事情,都勾结得太巧合,要说没有怀疑是不可能的!

  最主要的一点,把自己杀掉,月儿姐姐怎么会对她师傅没有意见,而且他们张家又不是普通的家庭,他还是伯爵爵位唯一继承人,哪儿能允许别人如此轻易的杀掉。

  但月儿姐姐的师傅却干脆利落的毫不迟疑的干掉了自己,这怎么可能啊!她又不是没脑子的,就是把自己藏起来也好过干脆利落的杀掉吧?

  这样的疑问,在张仲军复活后,就一直在脑子里动荡着,如果不是实力低微,又有一连串的事情发生,他都准备去找月儿姐姐的师傅查探清楚了。

  看到张仲军没发现自己窥视他脑中秘密,大青蛙立刻松口气,忙转移话题:“我们现在不讨论你月儿姐姐知情不知情的事情。”

  张仲军立刻点头,之前大青蛙的几个连串问句,可是让张仲军差点心神失守,对于这种他不想去探究的事情,还是丢到一边不去搭理好了,管他畏惧还是躲避,怎么样都行,反正他现在不想去理会。

  大青蛙叼着雪茄吐口烟雾:“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为了报仇,把你月儿姐姐的师傅干掉了,你那月儿姐姐无论是知情或不知情,都将和你成为仇敌?”

  张仲军脸色一变,是啊,自己杀掉月儿姐姐的师傅,等于杀了她的父母一样,这样的大仇可能因为情.爱而放弃吗?

  大青蛙继续说道:“可以说,从她师傅为了她而干掉你的时候,你和她就几乎没有可能了。”

  “为什么?!”张仲军急切的问。

  “因为就算她之前不知情,只要你找上门去,她就会知道,而当她知道师傅为了她而杀你,不管是内疚,还是师傅恩情,都将逼得她不敢和你见面的。”大青蛙淡然的说:“你想想你月儿姐姐是不是这种性子?”

  “不会吧?月儿姐姐很有主见的啊!”张仲军有些惊恐了。

  “有主见才是如此,没主见的人,要么听她师傅的,要么就听你的,反倒没那么多事呢。”大青蛙摇摇头说道。

  “那怎么办?!”张仲军慌乱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一直温暖着自己心窝的月儿姐姐就要这么离开自己了?!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20811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