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我是实封贵族

第一百六十四章 我是实封贵族

  一见到张仲军出来,这些官府捕快衙役,齐刷刷的停下,明晃晃的刀刃全都对着张仲军,一个拎着快刀的捕头绷着脸的上前一步,用刀刃指着张仲军大喝道:“该死的杀人犯!立刻束手待擒!否则格杀不论!”

  说完还把刀高举起来,然后就听到哗啦啦的声响,数把上膛的弩箭从人群中探了出来的对准了张仲军。

  “居然出动了军弩?还真是够大阵仗的,不过这位捕头,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可是犯法的啊?”张仲军笑吟吟的说道。

  那捕头脸色变了变,略微打量一下张仲军,然后出人意料的居然直接收起佩刀,转而拱手,不卑不亢的说道:“这位公子,小的这里有一份外郡的协防通报,而下面的眼线恰好发现公子和那份协防通报上的白描影像相似,小的职责所在,所以前来探究一下,有所得罪还请见谅,只是能否劳烦公子出示一下身份证明?”

  捕头的手下大部分都傻眼了,都眼巴巴的看着自己上司,画风怎么一下子变了。

  不过当中一些有些年岁的捕快、衙役,却也跟着收起兵刃,并且还一副义正言辞的呵斥同僚:“都把兵器收起来,没看到这位公子非常配合吗?咱们只是怀疑而已,没有定论可不能乱来!”

  能当上捕快、衙役的,那就没有一个蠢蛋,因为这种面对最底层社会的基础官方人员,见多识广不敢说,但油滑奸诈却是标配。

  现在一见上司和几个老人都如此发话,那肯定是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所以就顺着话头,纷纷收起兵刃,那几个操控弩箭的更是取下箭矢,松开弓弦。

  张仲军打量了一下这个保持着不卑不亢神态的捕头,不由得笑道:“你很聪明,过来,给你看看我的身份证明。”说着就从储物戒指中变出了一块玉牌。

  没有丝毫戒备状态走过来的捕头,一看摊在张仲军手中的玉牌,不由得浑身打个冷颤,脸上下意识的涌上谄媚的笑容:“爵爷”

  “叫我公子就行了。”张仲军制止他的称呼,然后一边收起玉牌一边淡然的说道:“我也不问你背后是谁,反正你通知上去,我在郡城的广场等一天,一天过后,来帝都找我吧!”说完施施然的拉过拴在店门的坐骑,翻身上马。

  那些捕快、衙役,不用等捕头示意,就直接让开通道,目送张仲军策马奔向郡城。

  刚才捕头那一哆嗦,全都落到他们眼中了,而且看着捕头那比在大老爷面前还谦卑的笑容,结果是啥还用说?

  目送张仲军离去后,几个老人自然靠前来低声问道:“头,是啥来头?”

  捕头一脸庆幸的说道:“实封贵族。”

  几个老人也是脸色一变,但也跟着庆幸的拍拍胸口:“万幸万幸,也多得头平时敦促,不然可就出大祸了。”

  “哼哼,现在知道我的好了吧?当初耳提命令的时候,还一个个不以为意呢。”捕头得意的说。

  “那是那是,咱们哪儿有头见识广啊。”几个老人忙奉承着捕头。

  “其实我说的都是正理,咱们捕快、衙役看起来可以在辖区内横行霸道,那是因为辖区内啥人能惹啥人得避,咱们都一清二楚,所以怎么闹都不会出事。”

  “而面对陌生人就得小心谨慎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是正理。因为咱们根本不知道对方是啥来头的。”

  “那些说书人说的那些扮猪吃老虎的故事,你们也是听过的,听得还蛮兴奋的。可咱们要是成了那头被吃的老虎可就悲催了。”捕头满是感慨的说。

  “是啊是啊,咱们帮人做事弄点外快没问题,但要是把自己搭落进去可就悲催了,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的还都靠着咱养活呢。”一个老人跟着点头迎合。

  另一个老人也跟着笑道:“其实咱觉得那说书人说的故事都是臆想的比较多,咱就不信天下的捕快、衙役会有这么白痴的,会逮住一个不知道底细的陌生人就欺凌。咱们这些人哪个不是眼力超好又油滑不粘手的,怎么会做这样的蠢事呢?”

  “呵呵,正牌出身的捕快和衙役肯定不会中招,也就是那些和大老爷沾亲带故占了位的家伙们才会,据说隔壁郡就有这么一票白痴,居然欺凌投奔帝都天使的亲眷,结果害得他们身后的大老爷也落马进了监牢。”捕头笑道。

  “不会吧?那天使亲眷不会表明身份吗?”老人都一副不可思议模样的惊呼。

  “人家天使想给这些亲眷一个惊喜,只说自己在帝都做生意发达了,连太监身份都没泄露。可坏就坏在这儿,天使亲眷都不清楚,那些想要捞油水的捕快又如何知道啊!结果自然就悲催了,据说那天使赶来后,那些捕快衙役被虐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呢。”捕快说到这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老人们也跟着打个冷颤,他们清楚,在那些平民眼中,自己这些人很牛逼,可在那些权力眼中,自己和平民一样是蝼蚁而已。

  比如这次,如果不管不顾的直接冲杀,伤到那实封贵族一根汗毛,自己这些人全家老小都得完蛋!

  这不是夸大言辞,外人可能还分不清荣誉贵族和实封贵族的差别,他们这些半个官场中人会不清楚?!可没少听说那些系统内流传的不长眼的同僚们得罪贵族被虐死的实况转播啊!

  至于假冒?那更是开玩笑了,这天下有人胆敢假冒贵族?特别是假冒实封贵族的事吗?

  “头,那我们怎么向上传递消息?如实传递吗?”一个老人低声问道。

  “哼,差点被害死全家,还想咱们如实传递?咱们就说没围上,人家进了郡城,在广场晃悠,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咱们没法在郡城动手。”捕头脸色闪过一丝怒火,同样低声回道。

  “明白,确实得给他们一个教训才行,区区土豪居然敢招惹贵族,看来他们已经狂妄得不知所以了,这种事咱们还是不去掺和好了。”老人纷纷点头迎合。

  确定事宜后,那捕头招呼众人:“兄弟们辛苦了,咱们去喝酒吃肉!”得到一阵轰然叫好,这一百多捕快、衙役就此离去了。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21172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