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又见面了

第一百六十五章 又见面了

  山南郡城府衙某个很偏僻的角落有着一栋全青石垒建的房子,原本这地方几乎没人会来,这次居然有几个郡守的亲信以及郡尉的亲信来到这儿,他们分成两排的站立在边上,像是等待着什么似的。

  不过显然不像是等待上级驾临,反倒像是却不过情面的模样,几人脸露不耐烦的神色互相闲谈着:“靠!他们可是越来越过分了,居然敢为这样的事动用传送阵!”

  “嘿,谁让他们有钱有关系呢,而且就算咱们这边不同意也没用,人家那边认可传送了,咱们就只能接收,这点面子上面的大老爷自然会给的。”

  “也是,反正是咱们这边也就派人招待一下,其他又没啥花费。”

  “嘿嘿,得到消息没有,那位被通缉的可是位爵爷呢,那帮土豪想要欺凌爵爷,恐怕有好戏看了。”

  “嘿嘿,早就传遍了,估计土豪那边还不知情,咱们不吭声,就边上看热闹好了。”一时间,贼笑声低沉的响起。

  叽里咕噜中,那石屋突然冒出一阵光芒,众人立刻闭上嘴巴,脸上也恢复了严肃的神色。

  铁门吱喳作响被推开了,几个人跨步走了出来,当头一位,一身白衣,手里抓着一把长剑,一脸傲然模样。

  郡守郡尉的手下,略微瞄一下,就知道这个白衣青年就是这次的领头人物了,而且让他们暗自心惊的是,不但看不出这些人的实力,而且这些人目光扫视过来,都让自己皮肤刺痛,显然实力都非常高。

  看来那位通缉犯是把他们得罪死了,不然不会这么多人赶过来的,要知道多一个人,这传送费用就贵上一倍呢!

  只是接下来让郡守郡尉的这些手下傻眼了,最后居然有一匹高大俊美,全身雪白的白马从石屋牵了出来!

  山南郡这边的众人额头都冒出了黑线,不是紧急任务根本不可能动用这传送阵,现在倒好,人家居然连坐骑都给传送过来,这也有钱得太败家了吧?

  不过这个发现自然让山南郡这边的官府中人心头冒起各种念头,白衣青年翻身骑上白马,在那几个高手拥簇下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郡守那边的手下,突然出声说道:“这位公子,据说通缉令上的那一位是位爵爷!”

  白衣青年向这位郡守手下拱了下手,然后一副傲然模样的用剑柄轻拍了一下胸口,笑道:“我也是爵爷,熊烈伯萧西风就是我。”再然后冲着这些官府人员团团一个拱手:“谢过诸位,日后自有回报。”

  原本还脸色严肃冷眼相看的众人,立刻满脸笑容的拱手客气应和:“公子客气了。”

  一开始他们是不爽土豪来欺凌贵族,所以绷着脸,心头等着看好戏,现在知道对方也是爵爷,还是有名头的爵位,自然开始往这边倾斜了。

  这是很正常的事,一边是豪气的爵爷,一边是没接触过的爵爷,自然就会往豪气爵爷这边倾斜。

  萧西风策马缓步离开府衙,朝广场那边走去,嗤嗤笑道:“没想到啊没想到,那小子不但没在我血咒术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还能向我叫嚣?”

  “少主,那小子大半个月没有丝毫声息,显然是藏起来消除那血咒术了。”走路跟在白马侧边的一个中年汉子出声说道。

  “嗯,应该是这样,虽然没有把血咒术彻底消除,但这削弱的方法可得拿到手才行,不然对掌控血咒术的我们来说可是一个障碍呢。”萧西风点头说道。

  “少主,要是拿到这些方法,相信会里面不会再有反对者的了。”跟在白马旁的另一中年人也跟着说道。

  “没错,我一得到消息就通过传送阵赶过来呢,不就是感觉到血咒术并没有在那小子身上发挥力量嘛。”萧西风笑着说道,接着扭头问跟在马屁股后面的一人:“老三,还没有查出那小子的根底吗?”

  “少主恕罪,因为不知道那小子的姓名,所以就算有图形画影,却也没法找到什么蛛丝马迹,以他出现的地点为中心的附近几个郡府都没有他的信息。”这青年立刻低头请罪。

  萧西风沉默了一下,然后摆摆手说道:“算了,反正等下把他给逮住了,什么情报不能得到,到时再去打探他的根底吧。”

  “是,谢少主宽容!”这青年忙一脸感激的说道。

  一行人就这么大摇大摆,慢条斯理的前往郡城的广场。

  广场面积非常巨大,帝国帝都、郡城、县城都有这样的广场存在,而且全都是在城内的中心位置,这是专门为集众而修建的,但只有特殊的节日庆祝或者战事爆发时才会使用,平时就空着。

  没错,就是空着,这地方准许普通人在这儿晃悠闲逛,甚至帮派在这儿打架斗殴都没有关系,只要事后打扫干净就行。但就是不能出现固定的摊位,更加不能出现固定的建筑,始终得保持可以一览无遗的状态。

  也因为这样的要求,很多城池的广场大多数时候都显得空荡荡的,毕竟谁闲得没事干在这啥都没有的空地上晃悠啊!

  所以当萧西风他们踏入广场的时候,第一眼就见到张仲军的存在。

  看到张仲军居然躺在躺椅上,拿着珍贵的水晶杯喝着酒水,头顶居然还有一把大伞,整个一副享受的模样,萧西风就气不打从一出来,策马冲了过去。

  只是勒马停在张仲军面前时,他却忘了叫嚣,目光全都集中在张仲军身后的那匹元气坐骑身上。

  张仲军虽然恨不得立刻干掉萧西风,但现在人就在眼前的时候,又没有这么急切了,反倒是学着大青蛙,翘着二郎腿,慢慢的品尝从它那边讨来的果汁。

  这匹元气战马不论是耳朵、鼻子、脸型、眼睛、脖子、身躯、蹄子什么的,全面碾压萧西风坐下这匹坐骑,他第一时间就被牢牢吸引住了。

  萧西风痴迷的打量着这匹元气战马,好一会儿才惋惜的摇摇头:“真是可惜啊,不是纯白色的毛发。”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21177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