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180章 天帝(二)

第180章 天帝(二)

  李慕德心头抖,脸上笑容不变:“应该是来参加十天后上品阁举办的拍卖会的。小德子去巡查西北五国的时候,跟他谈到了这个,结果让亭男大人意动不已,特意跟小德子要了拍卖会的入场资格,现在亭男大人赶来,想必就是为此吧。”

  “不用叫他大人,那小子不是你的义子吗?你得表现出义父的威严才行。”天帝淡然说道。

  “是,臣还有些不习惯呢。”李慕德笑道。

  “老货,有什么不习惯的,张然峰临终请你认义子,你也答应了,可就不能顾虑这么多,不然岂不是有违张然峰为张仲军这小子请靠山的愿望?!”天帝笑着说道。

  李慕德心头又是惊骇又是兴奋,天帝这话已经表明,自己可以毫无顾虑的当张仲军的靠山了,有了这话,就算张仲军招惹到太子,自己这个天使都能给他遮挡庇护!

  李慕德不相信天帝不知道自己的能耐,却还给出这样的话,这是想要张仲军在帝都横着走吗?就算对忠勇伯张然峰再爱屋及乌也不需要宠溺张仲军到这样的地步吧?

  而且,天帝这么说也表明,自己认张仲军为义子的事终于被正面认可了,之前回京,他除了禀报张然峰去世、世界珠被抢的事外,还禀报被张然峰逼着认了张仲军为义子的事。

  当时天帝不置词,所以虽然他心头涌动,却不敢关注张仲军丝毫,小德子去宣实封里亭男的旨意时,自己还特意叮嘱他不要提起这事。

  等几个月之后,小德子前往西北五国巡视,自己也被天帝特意交代让小德子去做件事时,才让小德子提醒下张仲军和自己的关系,算是试探下天帝对自己认张仲军为义子的反应。

  但是直到今天,天帝才明确认可了张仲军作为自己义子的关系,这不仅是确定自己可以对张仲军进行管教和撑腰,还确定了自己真的可以得到个孙子!有假子没假孙!可以继承自己姓氏的孙子啊!就算死了,都有人上香了!

  李慕德可谓是激动得浑身抖,太监除了追求权势和财富外,最渴望的就是死后有个可以扫墓上香的后裔,不求多,维持个三代就好了。可惜从古至今,还真没几个太监达成这个愿望。

  “好了,那小子既然来京城了,肯定会去拜访你的,你这义父待在这儿也不定心了,干脆就放你这老货天假吧。”天帝挥挥手说道。

  “叩谢天恩!老奴告退!”李慕德连忙磕头谢恩,然后就整个人消失掉了。

  “哼哼,这老货,连臣的自称都不用,直接用老奴了。”天帝摇摇头。而这时,他身边,之前李慕德站立的地方又出现个有些年岁的太监,脸谄媚的笑道:“奴才们本就是陛下的奴才,称老奴是应当的。”

  “哼哼,都是老货了,还油嘴滑舌些什么?你们达到这个位置,不在朕面前自称臣,丢的是国家的体统。”天帝伸出手指点点这个太监。

  “老奴遵命。”这太监嬉笑着说道。

  “老货!”天帝呵斥声,然后手抬,那个太监立刻又送上份奏章,又开始了批阅工作。

  天帝的批阅度非常快,那些接到奏章去转达的小天使也同样快捷,外面的天色已经昏暗下来,但御书房依旧保持着光亮。

  趁着天帝停笔喝茶的时候,那个后来出现的太监小心提醒道:“陛下,晚膳的时刻到了。”

  “哦,还有多少份奏章?”天帝问道。

  “还有三千五百七十二份。”太监回答道。

  “嗯,还行,可以留到明天处理,都散开,朕要独自歇息下。”天帝点点头然后挥手说道。

  “是!”那太监飞消失,御书房四周也6续传来嗖嗖物体快掠过的声音。

  察觉到四周没人了,天帝手腕转,枚水晶镜子就出现在他手上,那始终笼罩在天帝脸庞的模糊光芒,开始消失,只是还没来得及看清天帝的容貌,那水晶镜就直接炸裂成粉末,天帝脸上也重新笼罩了层朦胧的光芒。

  “朕还要等多久?里湖……张仲军……”天帝用力捏了捏拳头,起身走了出去,很快,门外就响起“陛下驾临淑仪宫!”的喊声。

  淑仪宫,后宫淑妃的寝宫,说起这个淑妃,外面的臣民不清楚,但宫内的人却无不清楚,天帝最近二十年,几乎有半的晚上是就寝在淑仪宫的!

  不是皇后却胜是皇后,几乎是后宫所有宫女、太监的巴结对象。

  天帝那边才起驾,就有太监屁颠颠的跑来提前禀报了。

  淑仪宫内,名身穿华丽服饰,容貌看起来才十六七岁青春貌美的女子,很是淡然的摆摆手,前来禀报的宫女乖巧退下,第名通风报信的太监自然也会有赏赐,这已经是惯例了。

  这名年少的宫装美女轻描淡写描着眉,语气淡然的说道:“去调查下这位里亭男是什么情况,陛下为何会特别优待他。”

  “是!”屋内传来声娇应,之后就响起串远离的脚步声。

  与此同时,皇后所在的长秋宫内,头戴凤冠,模样同样年轻美貌,但却有着御姐风范的美女,此刻眼眸死寂片,像是对外面对陛下行踪的禀报没有丝毫反应。即使身处自己的寝宫,也身着只有重大礼仪时才会穿的皇后礼服,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证明她的皇后身份。

  葱白娇嫩的手指轻松的把盏银酒壶直接捏扁,还无意识的将其搓成团,里面的酒水丝毫没有溅出,直接气化。时间,屋子酒气冲人。

  嗅到了酒气,美女才反应过来,她皱了皱眉,衣袖甩,忽的平地风起,所有酒气被卷成团投掷到了外边。

  寂静了会儿,这位御姐才眼泛起哀怨的光芒,雪白牙齿咬着红润嘴唇,手指紧紧捏着衣袖,望着远处满是哀怨的喃喃道:“陛下,已经二十年了……”

  又是好长的阵寂静,美女才嘀咕句:“陛下您如此看重这个张仲军,妾身不知道能否通过他再次得到您的怜爱呢?”说到这,御姐如死灰般的眼神,竟然闪过丝光亮。

  美女起身,身上各种配饰叮当作响,她用和她容貌毫不相符的冷漠声音说道:“去,给本宫查这张仲军到底有何能耐,居然让陛下如此惦记!这么多年了,这是陛下第次为了某个人放李慕德这老货的假期!”

  “是!”同样阴冷的声音传来,分不清男女。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21275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