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232章 生存之战

第232章 生存之战

  那黑袍人一开始就把攻击目标放在豆兵身上,但结果却让张仲军这货都目瞪口呆,因为黑袍人施展出来的那些表面上看起来很牛逼,威力很大的攻击,落到豆兵身上时,豆兵以及他们坐下的坐骑却连动弹一下都没有,只是那元气铠甲略微冒出的一点光芒,才显示出它们确实将黑袍人的攻击都化解了。

  别看豆兵身边被各种招式攻打得火焰飞溅、火龙环绕、狂风肆虐,但对豆兵来说一点伤害度都没有,反倒是那些想要借此一举攻下小绿世界的异界精锐们,被他们主人的攻击波及得不要不要的,一时之间惨叫连连。

  张仲军眨巴下眼睛后,有些不屑的嘀咕道:“呸,居然连天兵一重的实力都没有,就敢来入侵?真真是找死啊!”

  然后扭头对围在自己身边的豆兵嚷道:“喂喂,你们一定也感受到了吧?他们最牛的也不过是练气九重而已,对我来说一点伤害都没有,让开让我上场厮杀一番好不?不然以后老子不召唤你们出来干架了啊!”

  只是不论张仲军怎么威逼利诱,豆兵们还是只当没听见,十来个豆兵牢牢的把张仲军堵在后面,贴得最近的小甜、小清,居然还把武器变成扇子给怒火冲天的张仲军扇凉。

  给自家豆兵这么一搞,张仲军真的无语了,现在这状况又不能真的把他们全都给收回来,他可以断定,真要现在就把这些豆兵都给收了,那些虽然战斗力不怎么样的异界兵,绝对会凭借人数优势蜂拥冲过这条七彩通道,入侵小绿世界的。

  等他们冲到小绿世界后,再想要剿灭,就得多费上好一番功夫了。为了想要亲临一线作战而引发这样的麻烦,对张仲军来说实在是不划算,所以这点委屈也就只能他自己忍着了。

  黑袍人也发现了,自己的攻击根本没法给这一百多名恶魔精英带来任何伤害,惊恐万分之下,他强压着逃窜的念头,转而把攻击放到宗教武装那边去了。

  这一下,宗教武装那边就倒了血霉了,一大票的火球、风刃、火龙飞扑过来,直接就让一些实力低微的人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一声就变成了焦炭。

  可是黑袍人这样的威风并没有持续多久,之前豆兵已经开始疯狂的杀戮那些异界精锐了。既然是精锐那数量肯定不多,黑袍人才攻击了宗教武装两轮而已,就惊骇的发现顶着元气铠甲的豆兵,都已经杀到他的身前来了!

  这个黑袍人,虽然运气逆天得到了一块世界珠碎片,但是,从他得到世界珠碎片后,第一件反应竟然是想着躲藏在世界珠里,舒舒服服过一生,就可以看出他在异世界里也只不过是个小角色罢了。

  所以当见到豆兵凶神恶煞的朝他扑过来时,他顿时吓得心肝都跳出来了,下意识的就往后跑想进行躲避。当然,他也不是蠢蛋,在凭借权杖附带的能力飞行起来的时候,他也冲着手下连连吼叫着。

  张仲军虽然听不懂他在吼些啥,但他可以明显的看到,那票被杀得节节后退的手下听到吼叫后,突然奋发起来,原本陆陆续续添油一样慢吞吞冲上前线的后续异界兵,突然狂暴地迅猛涌了上来,一时间倒也把宗教武装给打得节节后退。

  要不是有他那一百多个豆兵堵在中央,拦住了这股狂潮,恐怕宗教武装早就被这突入期来的狂潮给冲垮了。

  虽然豆兵战斗力强悍,但相比异界那三十万大军,人数上实在太少了一些,而且随着战线的往前冲,七彩通道竟然变得越来越宽广,倒是让异界兵能够投入的人数也更多了起来。

  本来还一直跃跃欲试想要冲到前头的张仲军,见到这么多异界兵蚂蚁一样的涌上来,甚至还全都疯狂到,隔着好几米就直接割开脖子的血管,喷洒着黑血,狂吼着扑向豆兵。

  就算是张仲军这货自诩见多识广,也被这惨烈的打法吓得忍不住缩了一下。特别是看到豆兵的元气铠甲虽然已经达到天兵八重地步,可依然被这如同泼水一样连续不断泼过来的黑血,腐蚀得嗤嗤作响,白烟都冒了出来,张仲军就更是心惊肉跳了。

  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元气铠甲再牛,也没法牛到浸泡在异界人硫酸般的黑血中都安然无恙的状态。

  这让张仲军不由得有些惶恐的喃喃道:“他喵的,真是蚁多咬死象啊!他们这么疯狂,是不是早知道两个世界吞噬中,只能有一个胜利者?而失败者将会是彻底灰飞烟灭?这么说,那个黑袍人刚才喊的,是不是就是这个?”

  不怪张仲军感慨,因为他也才从小绿那边获悉,像这种世界珠碎片的吞噬,胜利者将吞噬掉失败者的一切。比如现在小绿赢了的话,对面那个异世界的土地、海洋、空气、以及里面的所有动植物甚至细菌,都将被小绿彻底碾成最细小的微粒,然后吸收过来后,再按照小绿世界的法则要求,重新凝聚出陆地海洋这些资材出来。

  到这个时候,被吞噬的世界唯一能够留下来的,也就是那个世界珠意识中的一些本能,而这样的本能或许有或许没有,而且小绿也不一定会吞噬这些本能,它也有可能会直接放弃这些本能,将其转化为世界资材。

  总之就是被吞噬过后,失败者毛都不会剩下一根,整个世界都是如此,那些生存在世界内的生灵就更不需要说了。

  所以一旦遇到这样的吞噬行动,两个世界的生灵都会全力以赴不死不休的。

  只是张仲军看看那源源不断涌过来的异界人,再扭头看看身后,不由得脸色一黑,忍不住冲着小绿喊道:“小绿,你这个世界的生灵有些恶劣啊!这种关乎到他们生死存亡,世界晋升的大事,居然到了现在依然是只有宗教武装在战斗?那些割据势力没有派出人来?他们是想干什么?坐享其成吗?!”

  ...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21718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