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250章 诡异的效忠

第250章 诡异的效忠

  “男爵大人,小人从不开玩笑!”刺客很坚定的说。W W.⒈.

  “可是,你这样效忠,我很为难啊,要知道你之前可是刺客,还是要刺杀我的刺客,被我逮到了开始还视死如归,现在突然改口说要效忠于我?你这变化也太大了吧?”张仲军满是狐疑的盯着这个刺客。

  脑子里开始思索是什么缘故让眼前这个刺客突然改变主意呢?对了,他可是把里亭的全名都给念了出来,难道是因为自己暴露身份后,他才改变主意的?

  这又是为什么?自己那个里亭男居然可以吸引到人效忠?开玩笑吧?而且这货前来刺杀老子的时候,知道老子是实封贵族,却不知道老子的领地在哪儿,这是骗人吧?

  看到张仲军满脸不相信的神色,那个刺客迟疑了下,像是下了很大决心才说道:“小人把小人的雇佣者告知大人,不知道能不能代表小人的诚意?”

  “我靠!之前还副打死不肯说的样子,现在居然为了效忠而暴露幕后之人?你到底是多么想向我效忠啊!你的节操呢?!”张仲军目瞪口呆,脑子里却在叫骂起来。

  不过张仲军这货倒也敏感,虽然知道眼前这刺客肯定有什么特定的原因才要效忠自己这个里亭男的。没错,张仲军确定,要是自己不是里亭男,那么这个刺客绝对不会效忠自己的。

  张仲军也是迟疑下就点头:“你说。”

  他很是好奇这刺客到底是谁派来的,毕竟自己在帝都没有的罪过谁。还有就是,张仲军那跟动物差不多的直觉,让他觉得这个刺客没有危险。

  在这个刺客被逮住的时候,就算想要自杀时,张仲军都还能从他身上感觉到危险,可在这刺客表示要效忠后,这危险的感觉就消失了。

  对于自己的直觉,张仲军可是很信任的,不然哪儿会见到大青蛙就要拜师,见到野蛮人就收为手下啊。

  刺客看到张仲军点头了,以为他接受了自己的效忠,不由得放下紧张到快要跳出来的心脏,有些思忆的说道:“来找小人的雇佣者是个整个人被披风裹住的人,说的话也经过变音,身上还带着香囊,小人可以确定,对方是宫里出来的太监,因为香味隐藏着丝的尿骚味!只有太监才有这种尿骚味的!”

  张仲军直接就傻眼了,宫里太监来找刺客杀自己?!这是皇帝要对自己下手吗?!

  不过张仲军立刻就把这个滑稽念头丢掉了,开玩笑,皇帝要杀自己,下道旨意就行了,哪儿还需要如此偷偷摸摸的。

  他又想到自己认了李慕德当义父,小德子当义兄,有这两位宫里的红人撑着,他在这帝都可以打横来走。他没有得罪什么人,但义父义兄在宫肯定有自己的敌人。

  这些藏在暗处的太监,在没法正面攻击自己时,才会想到收买杀手来刺杀。

  这样想,张仲军恍然大悟,原来是被义父和义兄连累了啊!

  自认为知道内情的张仲军,心下子放了下来。仔细想想,自己只是个领地远离帝都的亭男而已,和宫里根本没有利益冲突,那些大人物眼角都不会夹自己下,或者说自己根本就不值得他们动手啊!

  虽然义父义兄他们都是宫里的大红人,可那些轰传天下的故事里面,太监们的争斗可不比其他圈子少,而且还更加的激烈,因为太监的性子都是阴狠的,做起事来毫无顾虑不择手段。

  这样来,张仲军自然就以为这刺客是义父义兄的敌人派出来杀掉自己好泄愤的手段。或者是想要借着自己的死亡引起义父义兄激怒,然后做错事,再给天帝责罚,从而进入冷宫?

  嘿嘿,还真是做事阴狠啊,没法对义父义兄动手,居然找到老子头上来了。

  张仲军摸着下巴,自己是把这件事告知义父义兄呢,还是当做不知道?嗯,得告知他们,免得他们还以为自己很牛,纵横皇宫无敌手的样子。

  张仲军在沉思,那个刺客却有些激动起来:“大人,小人已经告知幕后指使了,您现在能不能接受小人的效忠?!”

  “别急,你效忠于我,那么有什么限制没有?就是我的命令你会不会打折扣或者不去执行?”张仲军抬手制止对方的急切,带着笑意的问道。

  听到这话,那刺客露出疑惑的神情:“大人,要是小人向您效忠的话,那小人就是您的属下,您的切命令,小人都得执行的,不然就是不忠!”

  “哦,让你去杀妇孺都没关系?让你杀大善人都没有关系?”张仲军摸着下巴问道。

  “小人成了大人的属下,自然是大人说什么,小人就做什么,哪儿有什么好挑剔的?这还有为人下属的样子吗?”刺客满脸疑惑的反问。

  “呃,那你之前不是说不杀好人的吗?”张仲军有些愣的问,现在他都有些怀疑,自己怎么会有想收下这家伙的念头,自己的信念丢的也太快了吧?

  “大人,那时小人是自由人,自然是按照小人自己的想法做事,谁都不能勉强。可小人向您效忠后,那自然就只能遵照大人您的御令做事了。”刺客副理所当然模样的说。

  张仲军有些头疼,因为眼前这个刺客,要么是非常遵守规矩的死板货,要么就是见风使舵的滑油鬼!真要收下他,那自己麾下就第次有如此鲜明性格的手下了。

  自己之前都答应说出幕后指使者就收他,现在也不好反悔,而且怎么看这刺客都是遵守规矩的死板货。

  这种人应该靠谱,而且实力还很强悍,不说派去刺杀,单单打探情报就非常不错。

  想到这些,张仲军点点头:“我接受你的效忠,行礼吧。”意念动,两侧的豆兵松开手,而那手臂有光链的豆兵,更是手摸,张仲军都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光链就消失了。

  得到解放的刺客,直接三跪三扣头的喊道:“宗浩山,福龙郡人,现年二十五岁,孤儿,现得以拜大人为主,小人万幸!臣,宗浩山,拜见主公!”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21850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