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251章 效忠的理由

第251章 效忠的理由

  张仲军目光闪耀,福龙郡他知道啊,那是整个帝国扣除京畿和几个矿产之都、港口之都外,最为富裕的郡府啊。

  也可以说是帝国一票沿海郡中,面积最大,人口最多,同时贵族也最多的一个郡。

  据闻这个郡的历代郡守和县令,几乎没有任满一任就晋升离开的,不是被竞争对手弹劾下台,就是犯了事被逮捕入牢,更多的是一上任就自己寻求外调的。当然,也有不少在任上直接当到老死的。

  这个郡的郡尉、县尉呢,要不是一任圆满,晋升离去,要不就是老死在任上,要不就是剿匪遇难因公阵亡,反正就三个款式。

  反倒是沿海郡府特有的福龙水军中的军官,还严格按照四年一任,两任调换的规矩行事。

  这里面的猫腻,整个帝国都知道,但奈何皇帝不发话,宗廷没吭声,各郡之间没有上下级关系,所以福龙郡成啥样,外地人都只能靠猜测。

  不过想想,连张仲军这种内陆小县城的人都听到过这个福龙郡的情况,就知道他们已经嚣张到什么地步了。

  而且更让张仲军目光闪耀的是,这个自称为宗浩山的家伙,跪拜礼节非常古老,一起一拜之间都有着特定的动作。

  这些动作,要不是受过宗廷礼仪教育的人,是根本不知道的。

  这不是帝国当前的礼节,而是帝国未建立之前上几个皇朝的礼节,而这种礼节,只有周边几个历代臣服帝国的藩属国才保留着。

  也就是说,这个叫宗浩山的祖辈其实是藩属国的贵族出身?然后不知道什么缘故来到帝国的福龙郡定居,再然后不知道遇到什么事家破人亡,逼得宗浩山走上自由合约刺客的道路?

  只是这种沿海边疆藩属国出身的家伙,干嘛要拜自己当主公啊?你要是西南西北地区的外国人,跑来拜自己这个八里亭男当主公还讲的过去,毕竟距离近啊!

  可你这是万里之外的沿海地区出身的人啊,拜一个内陆西南角落的实封领主当主公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他是听到自己八里亭的名称才转变态度的,难道老子那个封地还有什么诡异之处?

  应该没有吧?不就是周边都是大沙漠,中间一个大大的淡水湖,然后湖底还有……

  呃,自家领地还真有些诡异呢!

  先不说那个被他们挖掘一空的上半圆是水系元石,下半圆是火系元石,中间还有悬浮植物存在的空心圆,再下面还有小白这货掌控的骷髅神殿存在!

  而且自己区区一个荣誉伯爵的世子,居然被天帝亲自册封到八里亭当实封男爵,这八里亭没古怪才是怪事呢!

  想到这,张仲军直接就开口问道:“宗浩山,既然你是我属下,不知道你能否告知,为何你在听到我是八里亭男后,就决定效忠呢?”

  宗浩山没有丝毫迟疑,直接开口说道:“主公,属下一听到主公的全称,就很自然的涌起一股,只要跟在主公麾下,属下就能达成愿望的念头,而属下的第六感是非常灵敏的,所以属下直接就请求效忠了!”

  “我靠!你还真敢说!你这话骗鬼啊!你以为本爵爷有那么蠢吗?!”张仲军大喝道。

  宗浩山有些发愣,他都没想到张仲军居然如此直白的反驳,不是说贵族都是要脸面的吗?私底下恨不得干掉对方,脸上都得保持笑眯眯的。按理不应该是心底不相信自己说的话,脸上也要装出一副相信的模样吗?

  “主公,臣所说句句皆实!确实是臣的感官!”宗浩山跪下磕头喊道。

  “妈蛋!看来你这家伙是有什么秘密不能说出来!好,本爵爷也不探究你的秘密,你就实话跟本爵爷说,你是否真心投效本爵爷!”张仲军绷着脸说道。

  “臣确实真心效忠主公!”宗浩山磕个头斩钉截铁的说。

  “你愿服从我的所有命令?!”张仲军再次冷声问道。

  “如实履行,绝不违背!”宗浩山继续磕个头坚定的说道。

  张仲军皱了下眉头,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宗浩山,他都觉得自己奇了怪了的,明知道这货来路不明,而且之前还准备刺杀自己,可为毛自己听到他效忠的话语,觉得心情很舒畅呢?而且还有种吃了大补丸的感觉!

  仔细想一下宗浩山给自己的感觉,如果不考虑他的来路和奇怪的表现外,单单凭感觉,这个人对自己没有一丝恶意呢。

  张仲军是相信自己感觉的,所虽然这货神秘得很,用的借口也很诡异,但既然没有恶意,那么就把他真的当手下吧,反正他藏着的秘密,以后总是会暴露,自己也总是会知道的。

  张仲军直接展露笑容的搀扶起宗浩山,并且拍拍对方的肩膀说道:“好,我相信你!那么你有什么要求没有?比如月俸,比如假期之类的。”

  “对于俸禄,臣和其他人一样就行,只是臣每月的十五需要休假一天,还请主公允许。”宗浩山再次跪下说道。

  “你这可不算条件,咱领地里和帝国规矩是一样,每旬的头天就是休假,一个月足足放三天假,你现在只要求一天,可是少了呢。”张仲军笑道。

  “臣就只需要每月十五放一天假。”宗浩山恭敬又坚定的说。

  “好吧,随你。”张仲军摇摇头,然后丢出十个金饼说道:“这是你的安家费,你先去处理一下个人事务吧,需要多长时间?”

  “臣只需要一天即可。”宗浩山不客气的一模地上的十块金饼,金饼立刻消失,显然这货也有储物法宝之类的玩意。

  这让张仲军不由得眉头一扬,感觉这储物法宝好像不值钱了的样子,义父义兄有,断门五虎两兄弟有,眼前这个新收的手下都有啊!

  宗浩山向张仲军行了一礼后,整个人突然消失,张仲军忙意念四放,豆兵们也故意随意走动,但就是没有察觉到一丝情况。

  这不由得让张仲军感慨:“真是牛啊!”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21856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