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268章 抵达福龙郡

第268章 抵达福龙郡

  宗浩山对这些状况倒是一副理所当然模样,听到张仲军的询问,不以为意地说道:“福龙郡的传送屋,是福龙郡官方三大头的外块来源,只要给钱,谁都可以得到他们签发的使用许可。”

  “给钱?使用传送阵不是要用元珠的吗?”张仲军好奇的问。

  宗浩山点点头说:“是要用元珠啊,站在控制台的那人就是三巨头派出来的人员,他们已经把这种事搞得非常规矩了,不需要其他什么证明,只要把钱交到专门设置的钱庄里,拿到凭证,前来传送屋就可以传送到外地了。钱和元珠都不经下面人的手,避免了下面这些人滥用职权和盗用资金的事。”

  “居然系统化了,这福龙郡的人好有钱啊,一人一颗元珠的话,每天都能收到不少元珠呢!”张仲军感慨道。

  只是这话刚说完,张仲军就发现宗浩山正用一种很诡异的眼神看着他,他不由得皱眉说道:“你这是怎么回事?”

  “主公,属下冒昧。”宗浩山先低头道歉一下,然后才有些迟疑地说道:“主公,没有人这么奢侈的,一颗元珠市面价起码得一万金,这传送屋的使用费用,也不过是一人十金而已。”

  “一人十金?那官府三巨头怎么回本啊?”张仲军皱眉看着那喧闹的瓦棚,这些人不用说全都是等着使用传送屋的,自己这边十个人以下就得花费十元珠,这么多人,一个十金的话,完全会赔死福龙郡的三大巨头。

  “呃,主公,官府三巨头以及他们下面的体系,借着这传送屋可是赚了不少,怎么会难以回本呢?”宗浩山有些迷糊的问。

  然后他又突然想起什么的问道:“主公,之前帝都那边你给了10枚元珠,是不是帝都的费用超级昂贵的缘故?这福龙郡哪儿能跟帝都相比呢,这边无论去哪儿都只需要一人十金的。”

  “妈蛋,都是一样的玩意,怎么可能价格差距这么大的!可为毛义兄说要十元珠呢?”张仲军皱起眉头,不过想到离开传送屋时传来的那个模糊的意念,说啥豪爽的客户,这么看来,自己应该是成了冤大头,不管不顾就塞十元珠进去。

  至于义兄为何如此说呢?估计他也只是知道个大概罢了,像他出门的话,肯定是带着天使名义,启用传送屋都不需要他付钱的,这样被下面的人打斧头了是非常简单的。

  “哎,被下面的人在费用上打斧头,应该是高高在上的代价之一吧?”张仲军摇摇头不做理会,真要说起来,十元珠对他来说就跟十文钱一样。

  任谁每次都是几万几十万的吞噬元珠,都会有张仲军这种视元珠如粪土的感觉的,特别是张仲军还经历过遍地沙子都是元珠状态。

  只是张仲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突然跪按在地上,这可把宗浩山给吓了一跳,慌忙搀扶起张仲军,有些惊恐的问道:“主公,您这是怎么了?!”

  “呜呜,我居然忘了跟义兄要影门的地址!”张仲军泪眼婆娑的仰头望天,他倒不是懊悔自己忘了跟小德子要影门地址,而是他自己居然在之前忘掉了影门的事情!这代表着他对生亲的思念根本没自己想象的那么强,这才是他伤心的最大原因。

  “影门?”宗浩山愣了愣,眼睛闪过一丝光芒。

  “哎,我真是不孝子啊。”张仲军无奈地摇摇头,恢复了一下心神,看到宗浩山在发愣,以为他还惦记着自己之前当冤大头给了10颗元珠当运费的事。

  想着这些,张仲军抛了两枚元珠过去,并且说道:“收着,每个月的福利。”

  宗浩山条件反射地接过元珠,轻轻一捏,两颗元珠就变成了一颗略微大了一点的元珠,再手指一划,元珠又变成两颗标准单位,他目光警惕的左右查看一下,手又飞速的把元珠藏入怀中。

  张仲军都看得有些目瞪口呆了,之前那流畅的动作是用来确定这是否真正的元珠吧?还有那藏东西的感觉让人觉得太不可思议,手速快得都成残影了。

  那宗浩山很显然是把元珠收起来后,才醒悟过来主公给了自己什么东西,他身子僵硬了一下,然后满是苦涩地说道:“主公,在这些地方,元珠是不能随意展露出来的,不然会有许多麻烦的,因为一颗元珠就价值万金啊。”

  说是这样说,宗浩山心头却泛起惊涛骇浪,天啊!每月的福利居然是2颗元珠?自己这个主公实在是太大方,太壕了吧?

  以前自己也就是想借着这主公属下的身份,方便在主公领地里寻找东西,现在看来,主公在朝廷关系广泛,而且自己非常的壕,对手下也那么壕,要不要真的跟着他呢?

  要知道两颗元珠可以让自己升个半级啊!两个月就能让自己轻松升一级,要是运气好,这元珠福利都能存多一点拿来冲击下一阶啊!

  自己当杀手当了这么多年,存下来的钱连一枚元珠都买不到,现在区区一个福利就有两枚元珠!实在是让自己不知道说什么好啊!

  更重要的是,自己现在才刚拜主公,还没建立功勋,就有这样的福利,要是以后自己资历深厚一些,建立的功勋大一点,主公一时高兴会不会直接拿一把元珠砸过来啊?!

  呜呜,好期待被元珠砸得满头包的感觉啊!嗯嗯,不管怎么样,自己已经拜了主公,自然得全心全意为主公效力,所以没说的!奉公尽职才是正理!

  张仲军都觉得奇怪,他只是丢了两个元珠过去,怎么宗浩山就给人一种更加恭敬的感觉了?

  虽然张仲军对两颗元珠并不以为意,但宗浩山的劝告也是好意,所以张仲军只是点点头,然后就变出月舞扇,刷的打开扇动起来,背着手大摇大摆的走出了这个被扩大的传送屋大门。

  宗浩山看看天色,又看看大部分人都穿着秋衣,甚至一些怕冷的已经裹着皮子的行人,再看看张仲军,哦,现在应该称为张浩然秀才,身形瘦弱,一身白色的文士服,还打着扇子,真真有那文士要风度不要温度的感觉啊。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22018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