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355章 心情复杂

第355章 心情复杂

  这样的实力,碾压自己的手下绝对是轻而易举的。战斗中的死伤,一般都是在势均力敌的状态下才会发生的。当然实力相差过大,对方若是要屠杀弱者也是能够出现的,可青云宗不是还想找自己吗?那肯定不会屠杀,反倒是直接用强大的实力差距威压住众人,因此自己的手下伤亡肯定不多。

  唯一担心的就是投效自己的那帮野蛮人和青云宗死扛不肯低头投降。

  如果不是担心这些野蛮人遭遇不幸,张仲军在知道自己姐姐没有危险后,肯定第一时间就赶紧回到福龙郡,才不在意自己八里亭给青云宗占据,免除一切税费呢!

  你青云宗有本事一直守在这八里亭啊,老子又不靠领地的税费过活,而且自己义兄是知道自己这个张浩然的身份的,义兄发现八里亭不能去,绝对会把姐姐护送到福龙郡来找自己!要是自己名声远播的话,说不定他们现在就已经在前往福龙郡的路上了!

  所以如果不是担心自己那些忠心耿耿的属下情况,自己绝对一得到消息就跑回福龙郡专心自己的黑虎堂建设!哪儿还会能够像现在这样装着没事的样子准备深入八里亭查探情况啊!

  至于为啥能忍着?妈蛋!自己姐姐又不在这儿,自己身份又没暴露,还有自己又打不过青云宗的人,不跟孙子一样缩着,难道还直接立刻跳出来高呼老子张仲军在此?!白痴也不会这么做吧?!

  压住心中不爽,张仲军依旧保持着笑容跟着商队群进入了八里亭。

  确实,免除一切税费后,八里亭变得繁荣昌盛了不少,不要说货物的种类变多了,就是人口都比张仲军离去时增加了两倍多!八里亭原来的营盘硬生生的给这些多出两倍的人口弄得也跟着扩大了两倍。

  同样八里湖的扩大并不是张仲军错觉,因为八里亭管理方,或者就是那些青云宗的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使得原本平静的八里湖水如潮水一样朝外涌去,涌入周围新挖的沟渠里,开始灌溉着八里湖周边的土地。

  因为有水滋润,跟以前相比,绿地也自然扩大了足足一倍多的样子。这也是张仲军远远眺望的时候,会产生八里湖变大了的错觉的原因。

  张仲军看着八里亭的变化,有些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因为不收税,八里亭的商贸一下子变得好了许多,各地各国的商人都在沿街叫卖着他们不远万里运来的货物,生意还非常的火爆。有心人靠上前去,基本上三言两语就能完成一笔交易。

  更难得的是,这么繁华的地方,秩序也很稳定,没有混混痞子之流出现,因为那些巡逻的兵丁全都是憋着气,一脸凶神恶煞的,但凡谁敢做坏事,那绝对是扑上去死抽一顿以后才来分辨原因。

  看着这些衣着破旧,但神情彪悍,而且还红光满面,精神气都上升了一层的兵丁,张仲军再次无语。

  因为这些兵丁就是以前他的手下,里面没少见到熟悉的面孔,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们的实力都比自己离去时最低都增加了一倍有余。

  显然青云宗的人虽然俘虏他们并且强行要求他们巡街维持秩序,而且还不给他们置办装备,但在吃和修炼方面却没有缺少他们的!

  这让张仲军的心情有些复杂,一开始他还以为青云宗会怎么虐待自己的手下呢,现在看看,除了不给他们新衣服新装备外,其他的好像都不缺,而且显然还指点了一下他们修炼。不然这些兵丁不会一身破旧衣服,但神情却又那么彪悍的。

  面对这样的情况,张仲军对青云宗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张仲军知道,只要青云宗还惦记着自己的姐姐,那么双方就绝对没有和好的可能,甚至最后还会成为死敌!所以见到青云宗如此对待自己的手下,张仲军反而有些不舒服。

  因为没有受到虐待的手下,在自己和青云宗为敌时,说不得还会反过来对自己这个原主人有意见呢。

  看到自己这些手下,特别是那几个自己从故乡带出来的手下,正兴致高涨地领着部下巡逻,非常义正言辞地教训那些闹事的家伙们后。

  张仲军只能叹口气,只要看他们发自内心的精神气,张仲军就知道这几位自己故乡郡守转送过来的兵头的意思了。

  自己以前对他们确实厚待,甚至可以说是领主中对待手下最为优厚的了。而相对的,他们当时也是全心全意的为自己这个领主效忠着。

  但这所谓的厚待和忠诚,只是限于凡界,凡人之间的关系,当青云宗这个名声响亮的仙门出现,并且对他们这些凡人表现出善意后,这些只是社会底层的兵头,会有什么表现,真是用脚趾头想都能明白过来。

  不要说他们,就是换做张仲军,如果没有师兄做靠山,遇到青云宗向自己招手,那张仲军也绝对会丢下男爵身份,屁颠颠的跑过去,一头磕在地上,愿意舍弃俗世的钱财和权势,只为一心修行求仙的!

  因此张仲军只能叹息,之前还想偷偷和他们几个打招呼,现在却丢掉这样的念头了,各人有各人的缘分不是?

  至于背叛的感觉?那是没有的,不是故作不在意,是真的没有这种被人背叛的感觉。

  张仲军很清楚,自己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大过天的恩德,真要说起来也就是一种被聘用和聘用者的关系罢了。

  再说了,面对青云宗这样强悍的敌人,自己又早早的脱离了他们身边,到现在加起来已经快脱离两年的所谓领主大人,让这些才投靠没多久的人誓死效忠,那简直就是笑话。

  所以自己这个领主都没有做到和领民同生共死,哪儿还敢奢求他们莫名的为自己这个陌生领主誓死效忠?他们没有在自己离开时,一窝蜂的把八里亭给瓜分了就是对得起自己付给他们的酬劳了。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26363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