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461章 天王实力

第461章 天王实力

  不过这个慢只是张仲军吃元珠的速度限制了时间而已,只要体内元气足够,他晋升也就是一个念头的事情,谁让他对《玄天真武功法》熟悉到是完全修炼过千百遍的样子呢。

  不过张仲军也在晋升到天帅后,才感觉到元珠的缺陷,那就是单独一颗元珠内蕴含的元气,对天帅来说已经是脚盆中的一滴水了。要知道之前天兵时期,体内的元气需求是一个茶杯,而一颗元珠则是一勺水的区别。但到了天将则是体内元气需求是一个海碗,一颗元珠是一小杯水的区别。

  但没想到到了天帅,却变成升级的元气需求成了脚盆,而一颗元珠蕴含的元气却变成一滴水。那么到了天王呢?不会是一个水塘和一滴水的区别吧?而到了天尊,那岂不是变成一条河和一滴水的区别?

  天哪!自己之前还以为最多就是张嘴几万下的样子,现在看来,要想晋升到天尊,恐怕要张嘴几百万下才行啊!

  难怪在修士高层,这元珠会被当做铜钱来使用了!对于天尊这样的存在来说,这些元珠还真就是铜钱而已,因为他们想要恢复元气,都不知道得吞噬多少颗元珠,而这元珠必须一颗颗来吞噬的诡异个性,恐怕没有几个天尊会愿意耗费这么多时间来恢复元气,有这个时间,都不需要打坐,身体自动恢复元气的功效都比吞噬元珠来恢复快得多!

  哎,就是不知道天王以上的那些强者们,有没有特殊的可以像元珠这样一吸就能立刻恢复的宝物呢?

  应该有吧?既然会有天尊这样实力的人存在,肯定会有相配应的宝物出现,等自己出关后,找师兄问问吧。

  张仲军就是这么一边胡思乱想,一边麻木地给自己嘴巴塞着元珠。他都不知道自己塞了多少元珠进嘴巴,也不知道自己张嘴抬手了多少次,反正就麻木了。

  只要想想,凭借他实力越来越强,居然都还因为这样简单的动作而感到麻木,就可以明白这次数到底有多少。

  终于,张仲军都不知道自己费了多长时间,吃掉了多少颗元珠之后,让他填满了天帅九重巅峰的元气。

  张仲军下意识地再次运行父亲传授的心法,心头才刚冒出一个:“这功法能够让我从天帅九重巅峰突破到天王一重吗?”的念头,体内元气就毫不迟疑地突破了屏障,抵达了天王一重!

  这下子张仲军就真的呆滞住了,之前他用这家传心法,突破到天兵,再从天兵突破到天将,然后又突破到天帅,心头一直没有疑虑,可现在还是能继续用这心法突破到天王,他就真的后知后觉地发现到,这事太诡异了!

  没错!太诡异了!他的家传心法,怎么看都是普通的练心功法,让自己的心能够坚持下去,但效果却很恶劣,要知道张仲军再炼体三重可是停留了好些年,根本就没有多少效果!

  但现在看来,这心法却是突破屏障的利器!根本就是一抵达屏障,运行这功法就能毫无障碍地突破!而且这心法还毫无限制,不但可以突破天兵屏障,后面的天将、天帅、天王都能突破!那么,恐怕对于天尊屏障也能突破了!

  单单这个性质就决定这心法的非凡绝伦,因为就算张仲军有着《玄天真武功法》的所有经验,也清楚地知道,想要突破屏障,那也得元气充足才能试着突破屏障。就是张仲军跟修炼过千百遍一样的人了,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够一次就通过屏障,只敢保证自己多尝试几次,一定会突破屏障。

  但家传心法却能保证一次性突破屏障!

  这让张仲军忍不住怀疑自家老爹这么个区区练气九重的伯爵,是如何得到如此非凡绝伦的心法的?绝对不会是祖传的,因为张家也是从张仲军父亲那一辈才发达起来的!

  想着这些,张仲军只能无奈地叹口气,父亲已经去世多年了,族人也全灭,自己想要知道这心法的秘密也没可能,或许找到假死不知藏在哪儿的母亲,才有可能知道一些吧。

  略微恢复一下精神,张仲军再次抓了把元珠塞入嘴里,结果他又一次呆滞了。

  因为这一次的晋级元气需求居然是八里湖般大,而一颗元珠蕴含的元气,却是一滴水!

  张仲军看着手中抓着的元珠,再感应一下那八里湖一样大的气海,无奈地摇摇头,看来自己之前的猜测是错误的。

  以前自己万漏之身的时候,还以为亿颗元珠就能让自己晋升到天尊,现在是无漏金身,了不得百万颗元珠就能让自己晋升到天尊。

  现在看看,自己就算是无漏金身,那也得百亿颗元珠才能从天王一重晋升到天王二重!

  想想这里面蕴含着的恐怖含义,张仲军清楚,自己小瞧了天尊这个称号所蕴含着的恐怖了!

  张仲军摇摇头把元珠收回储物戒指内:“哎,看来元珠对我的增幅没效果了,以后得自己辛苦打坐吸纳元气来慢慢增加体内元气来升级了,就是期待我的十二倍修炼速度不会缓慢下来。”

  嘀咕着,张仲军开始闭关以来的第一次正统吸纳元气的动作。

  大青蛙戴着硕大的墨镜,叼着硕大的雪茄,端着一杯鲜红的美酒,敞开白色的肚皮,惬意地半躺在玄天门正殿的屋顶晒着太阳。

  不怪大青蛙如此得意,因为他的屁股下面,就是玄天门正殿正堂正厅上,悬挂着一副画像,画像上是一个怎么都和帅气、威严搭不上勾,怎么看都是普通人的中年人。

  而这个中年人就是玄天门的祖师爷,也是大青蛙和张仲军的师父,大青蛙只给出一副画像,连名字都没有告诉张仲军。

  可就是如此,能让自己的师父光明正大的成为了一个宗门的祖师爷,大青蛙还是万分得意的,至于屁股坐在师父头顶,会有什么大不敬的问题,大青蛙却又不以为意,自家师父可不是会在意这些的人,嗯,没错,自家师父就是那么的不拘泥于礼节,随便怎么来都行。不然自己哪儿胆敢代师收徒,又哪儿胆敢直接把他变成一个宗派的祖师爷啊!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35582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