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518章 诡异的功德

第518章 诡异的功德

  于是杨兆飞这货就开始潜藏起来,亲自盯着张仲军,为了确定张仲军的功德变化,他可是花血本的用着秘技让自己时刻处于灵眼状态。

  虽然那施法引子的叶子非常难得,使用灵眼也会伤害到自己的眼睛,但相比起得到张仲军为何能够拥有如此浓郁的功德,以及为何不会消减反而会增加一倍的事情,这些代价绝对值得付出!

  不是宗教出身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功德代表着什么,在世人眼中,或许权力、地位、财富、实力这些玩意就是一生的追求,可对于宗教人士来说,功德却远远比这些东西强上无数倍!

  以前为了追求功德,却因此走错路,从而一个宗门死绝的事层出不穷,也就是大陈朝平静太久了,使得大部分人都去争夺世俗权势,沉迷于万丈红尘的诱惑,不然追求功德的人绝对会膨胀十倍百倍。

  但就是如此,任何一个懂行人只要遇到自己遇到的这一状况,那也会立刻拼尽所能的想要获得结果!

  杨兆飞开始盯着张仲军,由于杨兆飞的实力比张仲军强悍许多,而且张仲军又没有开启可以看到气的金手指,所以根本就不知道杨兆飞紧跟在身边监视着,因此张仲军照样是该怎么过就怎么过。

  杨兆飞盯着张仲军几天,这几天跟自己那手下说的一样,张仲军这货非常有规律,早上起来是负重奔跑,然后俯卧撑、仰卧起坐、引体向上、下蹲等等这些诡异动作的进行锻炼身体。

  锻炼身体完毕,吃早餐,歇息一阵,打坐大半个时辰,再然后就开始看书背书。然后午饭,饭后歇息半个时辰,起来后又是一阵的锻炼身体,接着又是打坐,再然后是练习书法,最后是晚饭,在最后是打坐,结束就歇息然后到第二天进行这样的重复行为。

  对于打坐这样修炼的行为,杨兆飞根本就没去探究,因为这是一个任何人都能感受到气的世界,稍微有点年头的家庭都会传下一两套的练气心法,虽然绝大部分都是只能增加感应气的作用,但也是心法。

  所以在杨兆飞想来,这个镇级少爷出身的张弘毅,有个家传心法也是正常。

  而最主要的是,修炼功法不可能增加功德,和杨兆飞的探究目的没有关系,所以他是不可能去注意的,特别是张仲军打坐后,身上的气息并没有增加多少,更让实力强悍的杨兆飞直接无视掉了。

  监视没发现丝毫的问题,可就是这三天时间,张仲军的功德硬生生的又增加了一成!这就让杨兆飞百思不得其解了,甚至都开始怀疑,是不是张弘毅有什么嫡亲手下以他的名义在做好事?所以才会让他增加功德?

  可做好事没这样的啊!都一天增加一点,天天如此增加,这是多么让人羡慕妒忌恨啊!

  正在杨兆飞苦恼时,张仲军习惯性的叫喊一声,但是没有人应,他只好嘟嘟嘴的亲自拿起一大叠练字后的宣纸来到屋外点火烧掉。

  烧废纸是读书人的习惯,除了不想自己不满意的作品流传出去外,更重要的是不想自己的笔迹流传出去,所以几乎所有能够随意使用宣纸练字的读书人,都会把不做收藏的字全部烧掉。

  张仲军自然也有这样的习惯,只是之前都是有侍候他的嘉德殿的弟子拿去或当引火之物,或直接烧掉肥地,可今天不知道怎么的,就没有弟子侍候,所以才由张仲军亲自拿去烧了。

  杨兆飞当然知道侍候的弟子为何不在,因为今天是嘉德殿一月一次的功课考核时间,所以他对这事一点都不在意。

  可就在这事,随着火焰的点燃,张仲军身上的功德就蹭的开始上涨了!等那一叠的宣纸烧完,张仲军身上的功德又上涨得跟昨日差不多!

  杨兆飞呆滞的看看那袅袅飞舞的纸灰,又看看一副毫无擦觉神色的张仲军,整个人斯巴达了。

  对于张仲军烧文字会涨功德的事!世人或许隐约有着这个念头,但是宗教人士却清晰万分!因为焚烧就是对上天的祭祀,不论是上至皇室还是下至奴隶,逢年过节的时候,都会烧东西敬奉上天和祖宗。

  不说其他烧香、烧纸钱、烧纸人、纸屋什么的。单单说,一族大祭的时候,会有族老照着一张纸摇头晃脑的念叨,然后会把这张纸烧掉。而皇帝祭天的时候就更不用说,请最好的文人做文,皇帝用最好的笔、墨、砚台、纸,亲笔书写祭文,然后亲口念叨,亲手烧掉奉天。

  可以说从古至今,烧掉文字奉天就是一种规矩和习俗,因此张仲军烧掉宣纸,居然可以获得功德,杨兆飞是能理解的,但他却震惊区区一个镇级少爷,区区一个还没有功名的14岁少年,写得文字居然能够得到上天嘉奖?!

  这开玩笑啊?!天下最牛的文宗,国教中最牛的道长,也就是在做出超级牛逼,对国家、对宗教、对民俗、对文化、对人心有着与众不同的教导作用的文章,焚烧祭天后才能得到一点功德。

  而现在,他喵的区区一个镇级少爷,区区一个连童生资格都没有少年,平时随便练字就能得到上天嘉奖?而且他喵的天天如此?!要知道那些文宗、尊上,一辈子能够写出两篇得到上天赏赐功德的文章,都足以含笑而逝了!

  杨兆飞心跟猫挠一样,恨不得拥有时光回溯的伟大法术,立刻把那些变成纸灰的宣纸恢复原貌,好好看看这位神奇的少爷到底写的什么内容,居然一烧就有功德降身,实在是太过迅速了!

  要知道他有幸见过一次文宗烧文章奉天,那是全卷文章烧完后才有一丝功德降身,可就是那场面都让观礼的人各个眼珠子妒忌羡慕得通红通红的。

  而现在这位少爷却是一烧就开始降功德,一直降到烧完成灰为止!这两者的区别绝对是天壤之别!要是让人知道了,估计什么事情都会发生!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57306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