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519章 探究

第519章 探究

  杨兆飞突然打个寒颤,立刻按死了把这诡异事情禀报给自家靠山的念头。不是怕泄露,更不是怕背后靠山私吞灭口,而是这种一烧字就能得到上天功德嘉奖的人,完全是属于天之眷属,胆敢谋害他,那跟天作对没两样!

  宗教人士最怕的就是得罪这种天之眷属,因为被天厌恶了,那绝对是防不胜防,怎么死都不知道的!

  所以杨兆飞决定,这事就直接湮灭在自己记忆里,谁问都不说,其他人发现是其他人的事,反正自己死了都不说。

  同样,杨兆飞也决定,以后就把这位大少爷当主子侍候得了,和一位天之眷属关系好,运气都会跟着好起来的!不说其他,遇到那种诡异的,无法躲避的灾难,往这位大少爷身边一躲,绝对是安全无虞!杠杠的!

  当然,杨兆飞不会放弃探究张仲军书写的文字是啥,只要想想,焚烧的文字就能得到功德,要是认真通读理解这文字的内容,不敢说功德,起码自己道基会稳固得让人害怕吧?!

  至于如何探究?那太简单了,直接待在张大少爷身边侍候着,等他写字的时候,自己就在旁观看。看这位大少爷淡然烧纸的模样,显然他不清楚自己的文字具备何等的能量,只要自己侍候得殷勤,他肯定不会赶自己走的,到时不就可以轻易见到那些文字了吗?

  想着这,杨兆飞一阵的得意,偷偷潜伏出去,他这次是偷偷来的,必须重新光明正大的来一次才行呢。

  在他离去后,张仲军拎着一小桶水来到灰烬处,随意的泼洒一番,用水把灰烬弄到边上的一颗树根下,拎起水桶离去了。

  寂静的庭院,那颗很巨大,很有年岁的松树,微微抖动了一下,树根的泥土翻动着,飞速的把大半的灰烬给卷入泥土下。

  等泥土停止时,灰烬和水迹存在的样子却没有多少变化,不注意的话,根本就没法察觉到灰烬已经少了九成之多。

  庭院又是一片寂静,但很快就有一只母鸡咯咯以及大票小鸡唧唧的声音响起,一只油光华亮而且肥硕漂亮的大母鸡,领着一群毛茸茸的小鸡跑了过来,围着这一块灰烬处,笃笃笃的啄食起来。

  当母鸡带着小鸡离去后,这一处地方早就被弄得一团糟,黑色的液体变成点点滴滴,不过任谁看到都知道这是被一群鸡糟蹋过的,根本不会去探究其他。

  杨兆飞冲到外面,然后大摇大摆地一路招摇的朝张仲军所在的庭院走来,在他大咧咧的想要踏入庭院时,突然有些愕然,因为一群小鸡在一只油光华亮的芦花母鸡率领下,正在庭院门口啄食。

  杨兆飞没有在意,准备绕一下路,但可惜,不管他绕到哪边去,那群鸡仔都刚好堵住了他的通道,而且还都是不怕人驱赶的!

  几次下来后,杨兆飞真是又气又好笑:“妈蛋,跟老子我耗上了?”然后不管不顾的直接踏入鸡群,直线行走。

  之前他要不是怕踩到鸡屎,哪儿需要绕路?几次下来,反倒是让他心定下来,也就无所谓踩鸡屎不踩鸡屎的。至于直接施展武力把这只母鸡和这些鸡仔干掉?杨兆飞自认为自己还没暴怒到这个程度。

  虽然这鸡肯定是嘉德殿养的,自己绝对有权处置,但现在却是养在院子里的,张仲军现在住在这院子里,算是这鸡群的半个主人,直接杀了,怎么都有点打脸的样子。

  现在他巴结张仲军都来不及呢,哪儿还会做这些会被认为打脸的事情呢?这也是他就算踩着鸡屎前进,也不杀掉这些驱赶不走的鸡仔的缘故。

  不过杨兆飞倒也觉得奇怪,这么不怕人的鸡仔还真是少见,要不是它们会躲避自己踩下来的脚,他还真以为它们是傻鸡了。

  杨兆飞也只是奇怪一下,根本没有特别注意,所以没看到,那只大母鸡和鸡仔眼眸里急切又迟疑的神情,它们显然想是要堵住通道,但却做不到,又畏惧着什么的不敢攻击,只能拼命咯咯咯、唧唧唧唧的叫唤着。

  听到这吵杂的鸡叫声,杨兆飞不由得皱皱眉嘀咕道:“这么吵,不知道会不会吵到弘毅少爷读书呢?要不要把这些鸡都给送走?但又怕失去这种生趣会让这个庭院太过寂静,算了,等下问问弘毅少爷的意见吧。”

  大母鸡在杨兆飞说这话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惊恐,叫唤声都忍不住降低了许多,到了后面,更是领着一群小鸡咯咯咯的跑掉了。

  杨兆飞进入院子,先在树下蹭干净自己的鞋底,掉头朝屋子走去。

  而这时,一根如同钢针一样的松针悄无声息的落下来,就在即将刺中杨兆飞头顶的时候,三根手指突然出现的朝着根松针捏来。

  就在这手指即将捏中松针的时候,钢针一样的松针瞬息失去了坚硬锋利的特质,重新变成一根普通的松针,然后就被这三根手指捏住。

  杨兆飞看着手中捏的玩意,疑惑的嘀咕一句:“松针?”抬头仰望,不知道多少年的松树正随着微风晃动这,一蓬蓬的松针哗啦啦的飘落下来。

  杨兆飞皱眉打量了一下这颗松树,好一会儿才摇摇头嘀咕道:“我实在是太多心了,也就是年岁长一点的古松而已。”

  已经察觉到外面动静的张仲军,站在门口,含笑拱手说道:“杨宫士你来了?”

  “见过弘毅少爷。”杨兆飞也拱手行礼。

  两人一路哈拉着走进屋子,此刻是张仲军练字完毕的时候,所以文案上的笔墨都收拾起来了。杨兆飞也不在意,反而和张仲军闲聊着各地风情人物。

  张仲军对这是非常感兴趣的,因为他这具身躯的记忆也就是龙窝镇和县城的一些记忆,除此之外就只能是书籍里面窥视到的,现在有这么一个熟悉各地风情人物的人给自己讲述,当然是求之不得,所以张仲军都懒得理会这杨兆飞因为啥跑来见自己,专心聆听和询问。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57306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