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527章 战斗

第527章 战斗

  明白到这点后,张仲军也不知道自己是失望还是庆幸,这样复杂的心态,恐怕和自己之前见到排云掌的异像出现,以为这个世界太过强悍而忐忑不安有关吧。现在结果就是,因为这个世界元气太充足,所以稍微能够引动元气的招数都能带来异像。

  知道这点后,张仲军有些感慨,恐怕随着自己实力的提升,接触面广度的增加,这种异像横飞的场面会越来越多了。

  想想以前怎么拼杀都是刀剑血肉横飞的场面,再看看这当下的场面,张仲军不由得感慨一声。

  杨兆飞的排云掌虽然威力不如何,一掌只能轰飞一人,但这排云掌对杨兆飞来,也就跟普通人拍掌一样,威力虽弱,但挡不住可以拍个不休啊。

  而且那场面真是好看得很,一次两个一次两个,连续不停的无数个乳白色,一米高的元气白掌飞出来轰向那票白莲教徒。

  白莲教徒一开始还能哇哇怪叫着的倒飞数米,然后骨碌爬起来,继续吼叫着冲上来。

  但随着持续的排云掌拍打在他们身上,连续几次被拍飞后,终于把他们头顶那根既是吸取他们身体力量,又是护着他们的气柱给拍散了。

  气柱一散,这些白莲教徒浑身一抖,然后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壮年变成老人,乌黑的头发瞬间白掉,并且无声无息的飘落下来,光滑的皮肤跟老树皮一样,整个彪悍的身形也飞速的变成只有骨架支撑一张皮的样子。

  白莲教徒见到伙伴的变化,再看到自己的变化,原来桀骜的神色全都变成了惊恐,可他们只来得及惨叫几声,就因内脏全部跟着老化,生命力耗尽而直接干尸一样的栽倒在地,彻底挂了。

  杨兆飞呸了一口口水:“妈蛋,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所谓神上身的诡异玩意,都必须把他们的生命潜力耗光才能弄死他们!”

  听到这话,张仲军忍不住想要吐槽,妈蛋,是你这笨蛋始终一直在使用排云掌,直接用刀劈砍他们,恐怕一招就让他们没有反抗之力了。哪儿还会像现在这样都拍出数百掌才把这十来个白莲教徒弄死。

  当然,这话不能,谁让自己现在是处于益德宫的保护下,或者更准确的是处于杨兆飞的保护之下呢,所以还是忍住吧。

  张仲军虽然没法看出杨兆飞的气运线上的实力颜色,被功德金光挡住,但却能确认,这是个比风武堂陈毅峰还要厉害的高手,而这样明显超过一县舵主的高手,居然只是益德宫的一名宫士?

  从这可以看出那些宗教势力的底蕴内涵绝对不是帮派能够相比的,只是就是不知道,为何拥有如此实力的宗教势力,居然从不侵犯帮派势力的乡镇地盘。

  乡下虽然也有烧香的地方,但那些庙堂里的主持可都是普通人,而且有点能耐的人,想要烧香,那都是前往县城以上城市的各大寺庙宫殿的。

  其实凭借这些宗教势力,随便拿出一名宫士就强过帮派的一县舵主,而且凭借信仰的作用,绝对是非常轻松就把乡镇给占了下来的。

  可这样唾手可得,明晃晃的大肥肉就摆在嘴边,却硬生生的不下嘴,还不是一个两个,而是所有宗教势力都不对乡镇下手,这里面肯定有着一般人不知道的事情。

  只要想想,大陈朝的朝廷,居然坐视乡下被帮派割据,信仰被各教派收拢,他们就守着城市优哉游哉的过日,完全没有一个大一统皇朝的态度,真是诡异得让人发毛。

  张仲军把这些有的没的丢到一边,定睛朝那个借伙伴生命力直接把实力提升到所谓的洗髓境初段的家伙看去。

  这个之前白莲教徒的首领,在实力提升后,就一直站在边上,像是感受着自己实力提升的快感,根本就无视了自己那帮手下的送死行为。

  张仲军朝对方的头顶看去,那一大团的云气,经过之前的折腾,已经缩小头颅那么大,并且还在持续缩小,看那模样,最后肯定是直接依附在那位首领的本命线上。

  可是让张仲军诡异不已的是,现在这个时候,不但捆绑那团气运的功德金线消失不见,就是那个首领原本就有的和堕落之气交杂着的功德气息也消失了,现在这位首领,完全就是邪魔状态,浑身上下都给堕落之气笼罩着。

  妈蛋,这功德金气这是飞走了吧?绝对是飞走了,之前都没见到有消耗的样子。

  还有,这功德金气飞走的话,那么会到哪儿去?这玩意就跟市面上流通的布匹一样,只要不是裁衣使用,或者不消耗掉,那么就会一直存在着的!

  正思索时,杨兆飞已经和那位白莲教徒首领开打起来了,杨兆飞好像没有其他招数,依旧是排云掌乱飞,而那个白莲教徒,也有着手段,却是一个个漆黑的拳头到处乱轰。

  这次比之前的战斗还要凶猛,因为黑色拳头和白色掌印对轰的时候,都会炸裂出狂风,声光效果非常不错,甚至道路两旁的泥土都会被炸得翻飞,两旁的植物也跟着倒霉的拔根断折。

  两人打的效果很好看,但打了这么长时间都只是消耗力气而已,两人身上都没有什么伤痕。

  而眼尖的张仲军还发现一个不得了的事情,杨兆飞和那白莲教徒开打的时候,互相咒骂着对方,可张仲军却发现,在他们停歇的时候,他们嘴巴会偶尔轻微张合着,好像再用唇语着什么。

  张仲军倒是能看懂唇语,毕竟这是贵族基本功能好不,可他们很多时候都是背对着自己这边的只给对方看,要不是他们打斗的动作逼得他们必须转身过来,张仲军还没可能发现到他们在互着唇语。

  一旦有这个发现,张仲军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想想这位头目坐视教徒被干掉,想想他借着遇到敌人启动吸收教众的精气来提升自己。再想想杨兆飞和他演戏的事,妈蛋,这个世界的水真他喵的深啊!区区一个府级地区,居然就有这么多诡异的事情,那要是上升到全国,岂不是更让人不寒而栗?!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58059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