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533章 府衙

第533章 府衙

  不过也没事,武基境和筋骨境只是打熬身躯发挥潜力,只要不踏入掌握元气外放的真元境,那么就可以继续打熬身躯,一直到把这身躯打熬得完美都行。这样完美身躯,根基绝对是扎实得吓人,一旦踏入真元境,那各方面的实力都远超他人。

  一般人是不可能如此做的,谁都清楚根基越是扎实越好,可让根基扎实,那必须耗费大量的天材地宝。而且是越到后面,耗费的天材地宝就越多!

  有这么多的天材地宝,不赶紧提升自己的实力,横行霸道大捞特捞耀武扬威干嘛?反正实力没上一个阶梯,身体也会自动被增加一些根基的,比如增加寿命什么之类的。

  虽然这样做肯定不如完美根基的人提升实力后获得的好处多,但整个天下,还真没几个人有这个资本如此行事的。

  而有着金手指的张仲军,可以轻易的发现遍布荒野的天材地宝,而这些天材地宝又因为世界元气充足的关系而遍地都是。

  有着这样的便利,张仲军不提升自己根基才是怪事呢。有过一次遭遇的他,是绝对不愿意让自己无法突破最巅峰的。

  虽然这最巅峰肯定是非常遥远,甚至可能是半路就给人干掉了,但有些完美主义的张仲军自然是乐意到处寻找天材地宝来对自己的根基进行增幅。

  胡思乱想着的张仲军,踏入了正堂,定睛一看,那位有着红色本命线的官员,穿着整体为绿色,衣领、衣襟、衣袖、衣摆镶着蓝边的五品官服,而且坐在首位的左边副坐上。右边的副坐上同样坐着相同装扮的中年人。而正中首位也是相同官服,但却是白胡子的老人。

  张仲军立刻恍然,红色本命线的这位官员赫然就是河源府的学正,右边副坐那个的不用说是河源府的府丞,是一位府台候选人,河源府的二把手,或正五品下,或从五品上的官位。

  而在首位正中安坐,自然就是河源府的府台大人了。

  这三人就是河源府最高级的五品官!不论是从五品还是正五品,都是五品官!

  至于掌控一府兵丁的府尉?那是六品官,而且还不大可能是正六品上下,只能是从六品上下的六品官。

  首位端坐的就这么三位五品官,两侧端坐的则是一票黄色为主,绿色镶边的六品官。而他们身后站着的这是橙色为主黄色镶边的七品官。

  至于七品以下的?抱歉,还没资格在这个时候,跟着上官们接见府里的新科秀才。

  按理七品官是可以让九品官作揖参拜的,毕竟相差两品,但可惜,这正堂虽大,却容纳不下全城的七品官啊,所以只好委屈他们不具备这个资格了。

  张仲军路上就给衙役提醒过,相信身后那六个秀才也被提醒过。所以张仲军二话不说,直接单膝下跪拱手,低头高呼:“案首张弘毅,拜见府台大人!拜见学正大人!拜见府丞大人!拜见诸位大人!”

  随着张仲军的呼喊,身后六人却是直接双膝跪下双手按地的跟着报上自己姓名的拜见诸位大人。

  把学正放在第二位称呼没有错误,而张仲军他们不同的参拜礼节也没错误。

  大陈朝官场规矩:品级差距在一品内,拱手行礼;差两品,作揖;差三品,单膝跪下拱手;差五品,双膝跪下双手按地;差七品,双膝跪下磕头。

  张仲军是从八品下,和五品官的区别,按照大陈朝诡异的计算方法不是八减五差三品哦,而是从八数到五算差四品。所以他单膝跪地,拱手参拜就行。

  而从九品下的秀才,从九品算到五品,那么就差五品,所以得双膝跪下双手按地的参拜。

  这官场参拜的规矩可是把皇庭和贵族等级算进去的:皇帝、皇后、太后超品,太子、太子妃、皇贵妃一品,王、王妃、贵妃二品,公爵、妃三品,侯爵、嫔四品,伯爵、女官五品,子爵、女史六品,男爵、女侍七品。

  贵族正妻和丈夫同品。官员正妻得在以皇后名义赐封诰命之后才有,一般和丈夫品级相同,赐予官员母亲诰命,则高一级的品级。得赐诰命,都得是非常得皇室看中和立下大功的官员,一般官员是没有的。

  在这样皇室、贵族、官员三个体系都使用同一品级的情况下,就出现了,一入内阁就是二品的阁老,见到皇帝也是只需要作揖。

  而内阁阁老要是一品官,那见皇帝也只是拱手而已!反倒是王爷见了一品阁老得先拱手行礼,不然会被弹劾!

  而把皇族和贵族也算进品级去,让最大的官员,只需向皇室顶尖的四人行礼,其他皇室成员和得先向这高品官员行礼,可谓是壮大了官员的胆气,让官员们更是削尖脑袋往上爬,对王朝的统治有很大的好处。

  起码官员们不用太在意贵族,但因为品级限制,也没法欺负高等贵族。而贵族可以欺负一下小官,却必须对高官恭敬礼貌,不然御史和皇帝是很乐意教训不知礼节的贵族的。

  因此到了一品官的地步,除非特殊情况,比如祭天地,祭拜祖宗,皇帝驾崩,请罪等,不然都不再需要跪拜任何人了,所谓的一品官礼绝天下就是这么来的。

  “免礼。”府台很是随意的摆摆手,就这么大咧咧的让7个秀才起身。

  再然后,他端起茶喝了一口后,没有介绍自己,也没有介绍其他官员,就这么大咧咧的说道:“你们算是官场新丁了,我这个府台,按照惯例给你们说说事。”

  “你们成为了官员,可以继续参与省城的举人试,这个自由报名,愿意去的就去学正大人这边报名,他会把你们的名字传递上去。”府台淡然的说。

  张仲军身后的六个秀才,自然第一时间就拱手喊道:“下官要参与省城举人试。”开玩笑,他们好不容易从一府如此多的童生中拼搏出来,成了一县唯一的秀才,如何不去省城拼搏一下成为一府唯一的举人呢?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61106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