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534章 愿意任职

第534章 愿意任职

  要是自己成了举人,那就可以从各方各面直接碾压那个狗屁案首了!

  妈蛋,想起来真是憋屈,为毛案首的官品是从八品下?比自己秀才的从九品下,足足高了一整阶啊!

  那个十来岁的家伙,肯定是走了****运!因为秀才们的成绩都是差不多的,区别他们谁当案首的只能是气运!

  可他喵的,就是这一个气运,得花费多少年来扳平啊!

  他们这些秀才都是土著,如何不清楚一个从九品下的官员,爬到从八品下需要耗费多少年时光?

  看看自己二十郎当的岁数,再看看人家十来郎当的岁数,这六个秀才能服气才怪异!

  而想要扯平这巨大的悬殊,那么就只有去成为举人了。虽然一省秀才参与,一府才一个举人。别以为一府举人就由自己这7个秀才去竞争,七老八十的老秀才也有资格竞争的。

  所以到时举人试,一府的竞争者可是比考秀才试时的一县竞争者还要多!而且成绩不好,一府名额没用掉,参与考试的秀才绝对会被人骂上三年的!

  张仲军才懒得理会后面六个秀才如何想,他在听到杨兆飞的说法后,在参考一下帝国世界的情况,自然清楚,没有靠山,还得是天大的靠山,根本就别想成为举人。

  不说其他的,单单这正堂内这些官员的子侄参考,中举的机会就大过自己这7个新科秀才。

  别说公平不公平,大陈朝都立国五百年了,现在实行的科举制度也实行了两百年。

  在场的这些官员肯定也遇到过自己这些新科秀才的状况,人家不也是忍耐着,一步步攀爬着,一直等到自己爬上高位,然后自己的后辈子孙才能得到增加中举的机会?

  既然如此,妈蛋,去浪费这时间干嘛?还不如入职,然后慢慢爬上高位,让自己子孙后辈有个靠山,增加中举机会还更理智呢!

  要是换做一般人,绝对会碰个头破血流,才定下心来,让自己成为后代的踏脚石而努力。毕竟绝大部分的人,都自认为自己是天之骄子,自认为自己就可以爬上高位。只有遭到现实打击后,才明白,自己也就是个普通人,还是乖乖的为后代当踏脚石好了。

  于是张仲军等六个秀才说完,才拱手说道:“下官不参与举人试,下官愿意任职。”

  这话一出,原本各自想着什么事情,根本对召见7个新科秀才当一场例行公事会议的众官员,全都精神一震的看向张仲军。这一看,才很惊奇的发现张仲军的年轻,一些官员甚至现在才从衣袖里掏出一份纸张查看。

  显然他们现在这个时候,才有兴趣看一下新科秀才的履历表,之前直接就无视了张仲军他们呢。

  反倒是张仲军身后那六个秀才目瞪口呆,开玩笑啊,你这货是案首吗?如此年轻的案首居然不去省府拼一下,居然直接就要求任职了?你这不是丢我们河源府这一届新科秀才的脸?!

  有几个秀才就忍不住想要呵斥张仲军,但那府台已经摸着胡子说道:“嗯,既然这样,你们六个准备去省城参与举人试的秀才,就跟学正大人出去做登记吧,准备接受任职的案首张弘毅留下。”

  这话一出,官员们很淡定,可张仲军和六个秀才有些傻眼,正常人都觉得这话有些不对劲啊!

  因为按理,不是应该把不求上进的案首赶出去接受官员教育,有上进心的六个秀才留下接受诸位大人的夸奖和指导科举注意事项吗?怎么结果彻底反了过来?

  只是府台的话一说完,那个本命线是红色的学正,就麻利的起身向府台和府丞行礼,然后在众官员齐刷刷起身的恭送下,领着那六个不知所措的秀才离开了正堂。

  只是张仲军敏感的察觉到,那位学正离开时,用若有所思的目光打量了一下自己,那目光让张仲军有些发毛的感觉。

  而更让张仲军诡异的是,那些在正堂站立的七品官,也纷纷向大人们拱手,然后有序的离去,最后正堂内就剩下两个五品官和十来个六品官还端坐着。

  更让张仲军惊讶的事情也出现了,府台大人居然喊道:“来人,给我们的新科案首添个位置。”

  随着声音落下,立刻就有一个衙役双手捧着一张沉重的太师椅,一个衙役捧着小桌子,一个衙役端着茶水健步如飞的进来,像是早有规矩似的摆在正堂下首。

  张仲军同样敏感的察觉到,这三位差一丝就要踏入真元镜的衙役,居然对自己流露出恭敬的神态!

  “坐吧,后面事情还蛮多的。”府台大人随意的摆摆手。

  “是,谢过大人!”张仲军行礼,然后小心的坐半个屁股,但他却有些惊讶的发现,现在堂内留下的六品官和五品官,都变得随意起来。

  之前他们各个正经端坐,腰杆笔挺,边上桌上的茶水都没动一下,可现在呢,却一个二个的都把腰靠在椅背,甚至还翘起二郎腿的喝起茶来。虽然还没有说话,但一股轻松的气氛自然呈现在这正堂内。

  “人老了,没啥精力,让我们的府丞陈易超大人跟你解说吧。”府台也把腰靠在椅背上,并且还从衣袖里掏出一把扇子打开轻轻扇动着。

  “呵呵,老大人老当益壮呢。”府丞先是拱手笑了一下,然后对张仲军说道:“我先给你介绍一下在场的诸位大人吧。”

  张仲军立刻弹起来,很是恭敬的垂手而立。这个动作,让在场的官员都含笑点头,甚至还有官员出声笑道:“很懂规矩的官场新丁啊。”

  随着府丞的介绍,张仲军也在心头感叹起来:“妈蛋,敢情留下来任职,才算是真的被接纳进官场,反倒是要去省城科举的家伙,直接被屏蔽在官场之外,不把他们当作官,而是还当作学子啊。”

  “也是,这种没有自知之明的家伙,在这集中全天下精英的官场中是不受待见的。还有,他们一次考不中,肯定会想着考第二次,估计青春就这么费在考场上。而他们要是考中了,那么也属于省城官场,怎么看都和府城官场没关系。这就难怪府台他们不怎么搭理那六位要继续考试的秀才了。”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61344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