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549章 玉牌

第549章 玉牌

  张仲军很是无语,自己这是得了一张护身符?只是因为当告死乌鸦的把对方在意女性的死讯确定了?

  不过张仲军对这有些无所谓的心态,毕竟他不觉得有需要求到这位巨牛的地步,而且自己的目标是离开这个世界,而不是真的在这个世界让张氏这个姓氏传宗接代的流传下去啊!

  不过这种心态张仲军没表露出来,反而故意装出一副惊喜万分,小心翼翼神态的把名帖收入怀中。

  名帖看不见了,众官员才清醒过来,在众人就要向府台告退的时候,府尉领着那两位弱鸡官员回来禀报情况。

  而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外面的骚动消失了,而四周也出现了一根根火把照亮,显然场面得到了控制。

  有了这么多火把照亮,光亮度足够,而大家也在这个时候惊讶的发现,那三十八个装着“聚元丹”的盒子还在完好无损的大厅地板上摆着。

  那个之前被李大人拿去的扁长盒子也落在地上,可以看到耳环和戒指消失了,就留下一把黑色匕首和一块白玉牌在那扁长盒子边上躺着呢。

  看到那匕首和玉牌,众官员都把目光移开,转而火热的盯在那三十八枚丹药上,并且大量的眼色朝张仲军丢了过去。

  不等张仲军出声,府台就摸着胡子说道:“这些东西都算是脏物,而张弘毅是有着搜出脏物可以自理的权力,所以这些脏物都属于张弘毅的。”

  这话一出,大家的脸色都变了变,特别是府尉那三个之前去了外面,不知道后续情况的官员,但他们见到大家都不吭声,一副默认的模样,也忍住不吭声。

  “不过,大家都因此受了惊吓,所以大家都拿一枚聚元丹压压惊吧,张弘毅你觉得如何?”府台的一个转折直接让大家眼睛都亮了起来。

  张仲军连忙行礼:“下官一切唯大人命是从!”

  府台满意地点点头,起身走到堆积聚元丹的地方拿了一个盒子,一边掉头朝内走,一边说道:“现在也夜了,就不留诸位了。”

  “是是,我们也得回去安歇了。”众官员自然一个个喜笑颜开的拿起一个盒子,向张仲军打个招呼:“张大人,乔迁之喜可别忘了我们啊!”

  “是是,绝对不会忘了大人的,还请到时莅临啊!”张仲军自然只能如此回应了。

  府尉眼角抖动不已,因为在场的官员加起来也才十二的样子,一人三颗聚元丹都能做到,可为何要限制一人一颗呢?反而剩下二十六颗给张弘毅这个新丁?

  要知道这可是价值千金的聚元丹啊!这二十六颗就是两万六千两黄金的价值啊!就这么白白给这个八品新丁?不过不明白状况下他也不敢跳脚,只是绷着脸拿了一个盒子就走了。

  反倒是那两个弱鸡官员,笑眯眯的拿起一个盒子,再和张仲军哈拉一阵后才离去,一副心满意足模样。

  身边没人了,火把也慢慢移动过来,再不走就妨碍人家清理废墟了。所以张仲军麻利的把剩下的聚元丹给包裹起来,想要走的时候,突然掉头去捡那把匕首和玉牌。

  虽然不在意这匕首和玉牌,但怎么都是红色宝气和橙色宝气的宝物,以前不敢留,是怕惹麻烦,现在给大家过了一眼,自己就能够合法的贩卖换钱了,所以当然就得带走啦。

  拿那匕首没事,把它丢到盒子里去就行,可拿白玉牌的时候,张仲军之前倒霉弄得满手是伤痕,血液直接粘到白玉牌上。

  张仲军立刻吓得要去擦拭,不开玩笑,单单这渗了血丝的缘故,这白玉牌卖的价钱都能够打对折了!

  可他才往衣裳上擦拭的时候,突然发觉这白玉牌变得烫手,拿着一看这白玉牌居然把血液吸了进去,并且那些血液像是活了过来似的,形成一条条细线的在白玉牌内乱窜,眨眼睛的功夫,一副血色的山水画就这么在这块白玉牌上出现了!

  张仲军死死的瞪着眼看着这个山水画,这是一幅山势险峻的峭壁图,峭壁上居然有一棵松树,而松树的根部有一个红点在一闪一闪的发着光亮,像是要提醒注意这个地方似的。

  再然后,玉牌开始越来越烫,跟滚烫茶水泡着的茶杯一样根本捏不住,张仲军现在的实力可挡不住这个温度,只好用衣襟兜着。

  只是随着玉牌温度的上升,那血液形成的山水画却开始慢慢变淡,最后彻底消失,白玉牌又重新恢复成了毫无雕刻的白板玉块一片。

  张仲军试着再把血液染上去,但不知道是玉牌功效过了还是温度还没完全降下来的缘故,血液也就只能粘在外表,没有如同之前那样被吸入玉牌内。

  脚步声和吵杂声越来越近,张仲军连忙把玉牌塞入怀里,再把那扁长盒子和丹药放在一块,领着包裹就往外走。

  走出还完好无损的府台官邸大门,之前的官员早就被家人接走了,除了赶来站岗的城卫队外,也就自家的张友管家带着两个青壮,很是焦急的在门外踱步。

  一见到张仲军的惨样,张友管家立刻神色大变的跑过来:“老爷,老爷,您没事吧?”

  “没事,咱们回府。”张仲军说着就领着大家往外走,而管家也忙屁颠颠地把马车叫过来。

  登上马车后,张仲军朝外张望了一下,看着就只剩下一扇墙壁和大门还完好的府台官邸,又摸摸怀里温度开始降下来的玉牌,不由得叹了口气。

  “妈蛋,那五个黑衣人肯定是来抢夺这块玉牌的,而听李大人爆发前喊的那一句,这玉牌应该是和那位女性有关联,可那位女性却因为这样的玉牌而遇难。”

  “至于这玉牌为何会被李大人所遗弃,应该是厌恶的缘故吧,毕竟玉牌本身这种东西对于李大人来说只是个垃圾,而那为不知姓名的女性却因为这样的垃圾而遇难,李大人没有失态得滥杀无辜已经算是心性非常稳固的了。”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62903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