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550章 潜伏者

第550章 潜伏者

  “不过这些脏物怎么会埋在原府尉官邸后院?然后那些黑衣人却跑到府台府里来抢夺?难道原府尉和黑衣人不是一伙的?又或者他们只是合伙作案,结果府尉发现惹了大祸,直接藏了贼赃,还没告知同伙就给逮了?然后那些黑衣人虽然看到我挖掘东西,但却不能确定是啥,一直等到在府台官邸展示出来后,他们才发现我挖出来的是他们需要的东西,然后才冒险抢劫?”

  “应该是如此吧?只是他们没想到撞正铁板了,人家李大人正愁找不到发泄的目标呢,他们居然就这么巧合的撞上来,真是时运衰到极点了。”

  “而且想来,李大人肯定不会放过黑衣人幕后势力的,以李大人那武道最高巅峰的实力,相信这黑衣人背后无论是什么样的势力都会被李大人灭掉的。”

  “玉牌地图蕴含着的宝物,李大人不在意这样的垃圾,那个在意的势力又百分之百会给李大人灭掉,这样一来,那宝物岂不是没人跟我争?就等着我去拿了?嘎嘎,当了次乌鸦,不但得到了李大人的名帖,居然还捞到一份宝物,我的运气还真是好呢!”

  想到这些,张仲军忍不住有些得意,没人争的宝物就是好啊,自己也就等着玉牌再次恢复作用,显示地图的时候,自己描绘下来再去寻找一番的事了。

  想着这些,张仲军回到府邸,还没下车,杨兆飞的声音就响起:“贤弟贤弟,你没事吧?”

  “有劳大哥关心了,我没有事。”张仲军心头一暖的连忙下车说道。

  而这时,张仲军也发现不但杨兆飞来了,他身后还跟着两个居然散发着黄色实力光芒的道士!黄色光芒可是代表着【聚魂境】,比【洗髓境】高,比【液丹境】低的【聚魂境】。

  没说的,这两位【聚魂境】绝对就是益德宫分馆的顶梁柱,杨兆飞居然把他们给带来了,这份情谊,真的没得说啊。

  一看张仲军朝自家两位师叔张望两眼后,就一脸感激模样,杨兆飞先是一愣,因为他都没想到张仲军的眼力如此厉害,一下子就看出自家两位师叔的不凡,要知道自己都还没介绍呢!

  不过他也立刻欢喜异常,张弘毅自己看出来了更好,这样人情卖得更加彻底啊。

  所以杨兆飞先是打量张仲军一下,见他都是皮外伤,啧啧好奇张仲军遇到什么,就连忙给张仲军介绍:“贤弟,快来见过两位尊长,这两位是大哥我的师叔,是益德宫……”

  张仲军一边听着,就一边做出作揖行礼的姿态,就等着杨兆飞介绍出名字就马上行礼的样子。

  而就这时,那两位一脸矜持模样等着张仲军拜见的道士,左边那个比较年老的突然皱眉,而那个比较年轻点的则是冲着张仲军身后的马车怒目吼道:“大胆!居然敢在本座面前潜伏偷袭?!”

  说着,那个年老的道士身形一闪,一手一个把张仲军和杨兆飞拉扯到身后,而那个年轻点的道士则直接一掌轰向了马车。

  轰隆一声闷响,还懵逼中的管家、车夫,以及几个跑过来迎接老爷归府的仆从,全都尖叫着四散而飞,看他们在空中手舞足蹈的样子,以及听他们中气十足的惨叫,显然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可那匹拉车的马和刚采购的马车就倒霉了,马匹直接嘶鸣一声趴在地上,马车则是四分五裂。

  而在这四分五裂当中,有着一道黑影闪身而出,有些艰难的闪过道士的掌风,然后迅猛的几个闪身朝外奔驰而去,那个年轻点的师叔道士,自然怒吼一声:“在本座面前还敢跑?”直接一跺脚跟了上去。

  张仲军有些无语,他没想到还是给黑衣人盯上了,只是这货是怎么躲过李大人感应的?凭借李大人的实力和对黑衣人的仇恨,黑衣人一旦露出点声息,那就别想跑!

  还有对方又是怎么盯上自己的?他就确定白玉牌会在自己手中?难道之前赶来清理废墟的人中有对方的耳目?如果这样倒能理解,因为只有他们才能看到自己的动作。

  张仲军可不信李大人才刚大发神威离去,这些黑衣人就敢潜伏进来监视了。

  而要是他们以为这原府尉府还藏有什么秘密才来监视自己的话,那可就麻烦了,因为白玉牌还真在自己怀里呢。

  不过张仲军比较无语的是,好像黑衣人一直很倒霉,之前冲进府台官邸抢劫,就算没有李大人存在,府尉大人也能虐死他们。

  因为那五个黑衣人都只是【洗髓境】的,府尉这个【液丹境】虐他们轻松自如。

  而现在这个潜伏在自己马车底部的黑衣人也是个倒霉催,他也是【洗髓境】的实力光芒,但却遇到杨兆飞带来两个【聚魂境】实力的师叔。

  相差一个境界的实力,想来也是得给那个脾气火爆的师叔虐啊。

  而更加倒霉催的是,张仲军认为那伙黑衣人是没怎么渗透官场的势力,不然只要对官场有所了解的话,绝对不会派出这么低微实力的人来袭击官员的!

  虽然官员中,特别是科举官员中很多都是实力和官位不符合的,绝大部分都是靠资历、靠山、人脉、功绩提升上去的。但不是科举的官员,可全都是靠着实力来获得官位的!

  别的不说,捕头、巡兵头目、城卫队军官,他们的实力可都是和他们的官位相符的,这么一大票的官员都挤在城市里,居然有人敢跑到府台官邸去打劫?

  真是想想都为他们的智商捉急啊。

  同样,这也表露出,黑衣人和原来被革职抓走的府尉不是一伙的,如果他们是一伙的,黑衣人行事不会如此猖獗的。

  “贤弟,你这是惹了什么事啊?府台官邸被毁,现在又有黑衣人潜伏在你车底下!”杨兆飞心有余悸地问道。

  他可是万分庆幸,自己幸好一接到张仲军家仆的通知,就直接跟分馆的两位支柱师叔言明张仲军的特殊意义,领着两位师叔屁颠颠地赶过来。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62969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