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552章 乔迁之喜

第552章 乔迁之喜

  这事张仲军懒得理会就直接交给管家处理了,而他就开始和杨兆飞商量着乔迁之喜该宴请什么客人。

  同时,张仲军也现人手不够用啊,不说其他的,单单跑腿的人就不够,只好再次买了1o个少年男仆来增加人手。

  同样,张仲军也给杨兆飞、欧阳山水两兄弟,一人又送了一颗聚元丹,让他们惊讶张仲军如何能够拥有这样丹药的同时,也万分满意张仲军的大方。

  本来想让张仲军写两卷功德金书给欧阳山水兄弟道谢的杨兆飞,也因此没法把要求提出来了。

  管家当然知道自家老爷在准备着乔迁之喜,所以对后宅的修建那是越快越好,于是直接在后院的墙给破开一个大门,数个工程队开始连轴转,各种材料络绎不绝的送了进来,工匠们也开始忙碌地修建起来。

  这里面自然少不了到了益德宫这个地头蛇的鼎力支持,不支持才是怪事,益德宫分馆的正副馆主现在可是赖在张仲军府邸不走呢,益德宫的人哪儿还会迟疑,自然是帮忙收罗大批建筑所需物资过来。

  也就是有益德宫这根脉渗透到各行各业的地头蛇帮忙,再加上谁都知道这是官场新贵张弘毅大人在修建后宅,城内的各个部门都是非常宽松的放行,于是物资集结度和工匠修建度都快得不可思议。

  期间两位馆主曾现有诡异的家伙在工地里搜寻着什么,但赶过去却没现什么,明知道那诡异的家伙肯定潜藏在工匠中,但又不可能把这些工匠全部赶走。欧阳水曾气得在工地蹲点,可一直蹲到建筑几乎完工都在没现,只好愤愤然地离去。

  张仲军自然清楚这一定又是黑衣人在搞事,他们肯定是想知道校场内还会不会藏着什么东西,但想来应该是没有吧?毕竟自己可是开启金手指把整个宅子统统扫描了一遍。

  不过张仲军也奇怪,李大人都消失了好几天了,怎么还没把黑衣人给全部灭绝?还让黑衣人跑到自家身边来晃悠?

  难道李大人只是把几个主事的,亲手干掉他亲属的罪魁祸干掉就不做理会?妈蛋,要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可就倒霉了,说不得残存的黑衣人会来拿捏自己这个软柿子啊!

  不过想想,黑衣人撞了铁板后,应该不敢太过嚣张,倒也暂时放下心来。

  就这么样,张府的后宅被飞的修建妥当,然后在新建筑内堆上木炭烧一下暖房,去除怪味和虫蛇后,仆人们麻利的给这后宅装饰起来,再次是各种被褥蚊帐衣柜座椅什么之类的用品络绎不绝的涌进去。

  至于后宅的花园假山这些之类的,就只有一个大概的形状,得园丁慢慢整理了。

  张仲军以及贴身侍女搬入后宅,这地方就不能安排其他人居住了,内院的拱月门都有专门的健仆守卫。

  搞定后宅后,仆人又忙碌起来,把中进和前进都布置得喜气洋洋,仆从们又开始拿着请柬满城乱跑。城内几个高档酒楼的管事也赶过来视察布局,最后决定借用厨房,只负责几座贵人的席位,其他席位的酒菜就只能从酒楼那边运送过来了。

  一切准备妥当,长长的鞭炮挂了起来,点燃,噼里啪啦声中,河源府的官员几乎全员抵达,就算是之前因为只拿了一枚聚元丹而不满的府尉欧阳富,在知道情况后,也是满脸笑容的接下请柬,领着仆从挑着礼担的前来。

  既然府城的府台以下除非外出公干赶不回来的官员全都来了,就算没来的也送上了礼物,那么下面各县的官员们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河源府官员大聚会的机会,也纷纷提前涌到府城来吃酒宴。

  而既然官员都如此给面子,益德宫更加不许要说,身在惠源府的益德宫宫主,都亲自赶过来祝贺,风武堂的堂主自然也不能不给面子。

  原本风武堂的堂主是根本不可能来的,毕竟张仲军这货怎么说都只是个八品官,而且之前还他喵的是闲汉而已,还是差点被弄死的闲汉!

  但是,益德宫的宫主大张旗鼓地前来参加乔迁之喜,这种非常普通的事,直接被弄成好像什么大好事一样。

  这么震动的事情,风武堂没法不去打探一下,结果在知道张仲军的职权后,直接就警惕起来,因为张仲军的职权可谓是和风武堂占据乡村后的职权重复了!

  要是张仲军只是个从九品下的秀才,说不得风武堂就找机会把张仲军弄出城去消失掉。

  可张弘毅是从八品下的案秀才,还是府城任职的案秀才,在加上府台、府丞、通判、府尉等等这些府城顶级官员全都跑去参加张弘毅的乔迁之喜,说明人家官场人脉充沛!

  要是把这样一个官员弄死了,说不得城卫队会冲出来剿灭风武堂呢!而且扣除官场这个刺猬窝,还有益德宫都表现出和张弘毅关系非凡!

  在这样的情况下,风武堂堂主不亲自上门祝贺,那得罪的可不单单是张弘毅这个官场新丁一人了。

  很简单的道理,我都来庆祝,你居然不来?你是不是比我牛?比我牛那自然不吭声,不比我牛,哼哼,等着瞧!

  所以风武堂那位被世人认为很桀骜不驯而又卓尔不凡的堂主,就这么领着堂内亲信来到河源府参加张仲军的乔迁之喜了。

  陈毅峰这个风武堂的舵主级人物,其实是真正得到请柬的人,他自然是陪同堂主前来。

  路上他没少小声告知堂主,张弘毅还曾有个隐蔽的风武堂弟子身份,而且还约定考中秀才后担任紫金县南林镇长的事都给说了出来。

  当是堂主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来到河源府城,见到密密麻麻几乎把街道堵住的官车,在看看已经摆在街另一头的一担担礼品,堂主突然叹口气:“毅峰,之前你和张大人约定的事,不要再说了,他已经不是我们风武堂能掌控的人了。”

  本章完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63119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