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583章 收买人心(二)

第583章 收买人心(二)

  李风站起来,瞪着那个说话的家伙喊道:“老韩!邱文平一个月给你多少银钱,让你如此为他说话?排帮为你排了多少忧,解了多少难?让你如此惦记着排帮?”

  李风现在可是牙齿咬得格格作响,他恨不得直接就把这个老韩给杀掉了!

  妈蛋,老子故意不说叛帮就是不想要这个坏名声,要是刚才大家跟着跪下宣布效忠,这叛帮一事肯定会大家都当做不存在。

  可他喵的,这老韩这嚷一嗓子,直接就把窗户纸捅破了,让剩下那几个原本心头意动之人都迟疑起来,真真是让人火大啊!

  彭全武瞟了张仲军一眼,见他背着手带着笑容不吭声,眼珠子一转,立刻一脸正气模样的站出来喊道:“那个老韩,排帮一月给你多少俸禄?跟着我家大人出来一趟,你现在手里起码有30两白银了吧?还跟着我家大人吃喝玩乐一条龙好几次,怎么现在跳出来乱讲话啊?”

  然后彭全武又把目光转向众人:“诸位兄弟,我老彭也是南林镇的本地人,邱文平那家伙是啥底细是啥性子,不要说我,就是你们想来也是一清二楚的,你们谁不用养家糊口的?这次跟着我家大人行事,轻轻松松就30两白银到手,你们跟着邱文平得多久才赚到这30两白银?!”

  等看到众人意动不已后,彭全武再加了把火:“别忘了,我家大人可是八品官,是水林区的区长堂官!投效我家大人就是投效官府!这可和叛帮不叛帮扯不上关系!要知道就算是风武堂的堂主,如此天大的人物了,他也是有着官身的啊!”

  排帮的人浑身一震,原本有些迟疑的眼神立刻清明起来。

  没错啊,张大人可是水林区的一把手,是自己这些人的父母官!

  投效父母官,为父母官效力,可是天经地义,甚至是光宗耀祖的事情啊!自己居然在为此而迟疑?真他喵的脑子糊涂迷障了!

  更重要的,投效官府根本和背叛扯不上关系!

  就跟彭文书说的,风武堂堂主,如此一个天大的人物,不也是有着官身的吗?

  甚至那些武士,只要实力踏入【真元境】,那就都抢着去官府认证弄个从九品下的官身来,这说明官身才是正道!官府才是权威!

  于是,明白过来的,之前没有跪下的排帮众人,齐刷刷的向张仲军跪下,高呼:“小的誓死效忠大人!”

  那个之前跳出来乱说话的老韩,也想跟着跪下,但李风不给他这个机会,直接从怀里抽出匕首,迎上去直接刺了一刀。

  老韩捂着肚子吃惊的指着李风,他想不明白,只是随口说了一句实话而已,居然为这个就要杀了自己?

  李风不吭声,他几个亲信也不吭声,直接跟上来掏出匕首给老韩一下,而那几个后面跪下宣誓效忠的排帮汉子,互相对视着的迟疑了一阵,也一个个咬牙上来给了老韩一刀。

  最后李风带着人把死透了的老韩捆上石头丢到江中心去了。

  再丢下去之前,李风把老韩死不瞑目的双眼给盖上,叹口气低声自语道:“抱歉了老韩,在那个时刻,你说了那句话,就必须给我们当投名状了。放心,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我会照顾好的,一路走好。”

  张仲军一直没有吭声,就这么背着手看着,等大家处理完毕,重新回来排排站在张仲军跟前,张仲军才掏出一张银票递给李风:“李风,老韩放排的时候意外落水,尸体都找不回来,我这个这次放排的领头人实在是过意不去,补偿一百两白银给他家中,等商会成立了,他家中有合适的人将会优先招聘。”

  “属下代老韩家人谢谢大人!”李风感激涕零的接过银票,根本就没推卸一下。

  “哈哈,现在大家都是自己人,为了庆祝这次发现一条好商路,本官自己掏钱,人人奖励50两白银!彭文书,等下就来我这领钱给大家发下去。”张仲军这话一出,众人立刻欢呼连连。

  谁都知道这是收买和封口的费用,但有老韩这个榜样在前,又有谁会多话?自然一个个都喊着感谢大人赏赐的话语了。

  压手让众人安静后,张仲军气势豪迈的吼道:“本官告诉诸位,这次回去本官可是要成立商会的!而这个商会赚不赚钱你们很清楚,所以都给本官努力奋发!只要你们有功劳,本官不吝优先提拔!地位到了,分润的利益就多!到时候家财千贯算什么?甚至让你们拥有一个官身也不是难事!而这一切就都掌握在你们手中,所以诸君努力吧!”

  “是!属下遵命!”众人也一样气势豪迈的回应。

  大家都不是笨蛋,哪儿不知道自己已经是这位张大人的亲信,以后有什么好处,自己肯定是有一份,有提拔自己也肯定是优先的!

  当然,这也得自己奋发才行,不然烂泥涂不上墙,那可就不要怪别人一个个风光无限,自己却瘪三一样了。

  现在整条船上的人终于全都是自己人了,精神方面自然不同,所以一等夜幕降临,大家很是齐心协力,非常轻松的偷溜越过了黄吴林场的码头,全力施展的朝着南林镇驶去。

  南林镇码头边上空荡荡的没有什么人,倒是有渔夫在那边网着鱼。

  只是这些渔夫一见到一艘怪模怪样的船只飞速过来,吓得一个二个跑回码头,然后没一会儿,一票衙役和巡丁,就拎着弓弩弓箭长枪盾牌的涌了上来,更远的地方还有一票无聊的镇民在张望着,甚至都有人爬到屋顶上张望。

  站在甲板上的张仲军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满意的点点头,看来自家手下的警惕心是很强的嘛,看到有陌生船只出现就做出戒备状态来。

  不过张仲军也有些疑惑,难道自己不在的这几天,水林区有些不安稳了?所以衙役和巡丁才会如此警惕?

  毕竟这和平年代,一艘陌生船只来到码头,也不用如此如敌临阵一样吧?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65374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