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586章 两位土豪(一)

第586章 两位土豪(一)

  “这个自然,张大人可是咱们的父母官,身为水林区的乡绅,如何能够不拜会一下?我这就让家人准备礼物!”几个老财立刻会意的说道。

  “哈哈,约定时间,同去同去。”众人哈哈笑了起来。

  张仲军在这建了一个壳的区衙里,接见了一票地主沈富贵和大商人,让投靠张仲军的那些文书有些疑惑,不是说张大人被府台大人冷落的消息早就传遍河源府了吗?怎么这些地头蛇们反倒是更加热情的涌上来?

  要知道上次张大人一人开始组建区衙的时候,可是受到上任府台大人青睐呢,那个时候这些地主沈富贵都还没有这么热情啊。

  和他们同样想法的自然也有跟着凑热闹的地主土豪,拜访结束出了区衙的人群中,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地主土豪,偷偷拉住一个有五十多的地主土豪问道:“沈富贵老哥,咱有些不明白,之前青睐张大人的上任府台在的时候,咱想来拜见,老哥还拦住不让呢,怎么现在那位张大人被新上任的府台大人针对了,咱们却屁颠颠的跑来巴结他?”

  “呵呵,陈三万老弟,上次张大人来履任的时候,水林区的官员可是众多,而咱们大陈朝的规矩,堂官可是没法做到一言堂的,所以既然这样,咱们何必巴结他?反倒是他得巴结我们,不然他这水林区的政务别想履行。”沈富贵笑道。

  陈三万疑惑:“呃,这老哥上次就说了,那么咱们现在来拜见送礼又因为什么?不会是因为水林区的官员全都调走了,只有他这个堂官一个官员存在,所以水林区成了他的一言堂的缘故吧?”

  “有一丝这样的理由在,但更重要的是,新上任的府台大人,确实很明确的对外发声说水林区的存在不适合,也确实把水林区的官员都给调走了,但只要看张大人的四个职位没有一个被免除,就知道府台大人奈何不了他。”沈富贵摸起来胡子。

  “呃,是奈何不了,只是这样我们就需要给面子他了吗?我们可是扎根多年的地头蛇啊,就是帮派都得给面子我们,我们在官场上又不是没依没靠的人啊!”陈三万满是不解。

  “哎,老弟,你脑子可得转多几个弯啊,现在是府台大人看水林区不顺眼,却又奈何不了张大人,可想而知,以后这水林区将会等同被遗弃的区域一样。”沈富贵指点道。

  “被遗弃的区域?那不是更不需要巴结张大人吗?”陈三万张大嘴巴。

  “嘿,谁说不需要巴结张大人,不需要巴结的话,咱们这些地头蛇干嘛蜂拥而来啊?告诉你老弟,水林区虽然被官方无视,但怎么都是官府来的,张大人怎么都具备官府的权威,特别是没有上官监督着,张大人只要不是竖旗造反,就算把这水林区搞得天怨人怒也没事啊!所以这样的情况下,咱们这些地头蛇不赶紧过来拜会送礼,难道还等着以后被张大人当猴子杀掉啊!”沈富贵冷笑道。

  “呃,有没有你说的那么恐怖啊?张大人只要不竖旗,就是把水林区弄得天怨人怒都没事?”陈三万有些惊慌。

  沈富贵叹气:“哎,没法啊,谁让我们水林区的五个镇都是紫金县最穷的镇,而紫金县又是河源府最穷的县,就是说我们这水林区是河源府最穷的区。按照我们这些土鳖都不放在官府眼中的习惯,张大人只要不造反,真是可以随心所欲的乱来啊!以前还有帮派制衡,现在风武堂收缩了力量,这水林区还不就是张大人一人说了算啊!”

  “不可能吧!张大人手下才150个衙役和150个巡丁,再加上那数十个文书,这点力量有资格在水林区乱来吗?咱们这些地头蛇谁家的家丁不超过这个数字?”陈三万有些不服气的说。

  “哎,衙役这边倒不需要在意,怎么都得给一些面子我们,可是那巡丁是我们能招惹的吗?张大人的巡丁可没有名额限制的,只要他乐意,又有钱,把现在闲着没事干的伐木工全部招揽来当巡丁都没有丝毫问题,数万的巡丁,而且还是能合法装备盔甲弩弓的巡丁,就算我们五镇所有地主土豪的家丁合起来也是废材啊!更重要的是,只要有人敢跟张大人硬着来张大人就敢直接出兵灭了!别忘了现在我们上头不是帮派说了算,而是张大人这位官员说了算啊!”沈富贵感慨道。

  “呃,小弟明白了,小弟之前送的礼物实在是轻薄了一点,我这就让人回家准备一份重礼送回来。”陈三万一副恍然模样。

  “呵呵,老哥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早早派人去准备了。对了,不知道你刚才听到没有,老哥可是听见张大人吩咐吏房刘典吏去通知五镇的所有伐木场主和林场主来明天赶来开会,你以为这里面有什么事吗?”沈富贵一副疑惑语气的问。

  “老哥,这还不简单,张大人十数日前压着一千多根木头去贩卖,现在回来就召集林场主和伐木场主,肯定是重新打通了贩卖渠道吧?”陈三万肯定的说。

  “哦?那你说张大人是打通了哪儿的渠道?黄吴林场的渠道还是……”沈富贵有些疑惑。

  “老哥,你没看到码头上张大人拿出来的那一叠银票,还有一艘崭新的明显是微型战舰的船只嘛,张大人肯定是打通马宫镇的门路了。不然就黄吴林场那边的吝啬收购价,几张银票就解决了,更加买不了那艘缩小版的战舰。”陈三万卖弄的说。

  “那是战舰?我还以为是比较精致的船只呢!”沈富贵一脸惊讶。

  陈三万得意的说:“嘿,老哥,这我可不会看错的,别忘了小弟年轻时也曾在马宫镇厮混过,一眼就看出那时缩小版的车船呢,可以靠人力逆风逆水而上的车船!船头船尾搌布挡着的绝对就是两床床弩!”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65561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