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602章 拦截

第602章 拦截

  那艘【南林号】战舰,虽然体型小巧操控灵活,但在南林河段根本就不敢靠前木排,而是远远的冲在最前头当先锋。这也是没法的事,如此巨量的木排,河道又这么狭隘,一个不小心就能把这艘战舰给夹扁了。

  但这时,它也顾不得危险,小心的靠前来,李风跃到木排上,找到张仲军提醒道:“大人,前面不远就是黄吴林场了。”

  张仲军一扬眉头,向放排的几个负责人以及几个巡丁队长和捕头交代几句,点了几个实力最强,弓箭最强的手下,一同上了【南林号】,下令众人掀开毡布露出床弩,弩箭也分配下去后,立刻控制战舰提前冲入纹龙江,一路狂奔的驶向黄吴林场。

  没法,要说从南林镇到马宫镇,一条水道下来,最麻烦也最危险的就是这黄吴林场的收排码头。

  因为这儿是个大凹口,上游的水流九成要进入这个凹口停歇一下才会流出去。如果是木排数量少,靠着边,凭借那一成不入凹口的水流就可以不搭理黄吴林场的顺流之下。

  但5o万根的木头,绝对没有可能靠着那一成水流通过的,必然会有大量的木排被卷入黄吴林场收排的凹口。

  就算黄吴林场不收排了,可他喵的见到这么多上游放下的木排,他们也没可能放走的,他们可是比张仲军他们还要清楚放排到马宫镇是什么价格。

  上次把张仲军他们赶走直放马宫镇,那是因为量少,他们不在意,现在这几乎铺满江面的木排,白痴才会不在意。不管他们是因为什么缘故不再收排,但也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其他放排的人的。

  而张仲军他们自然也不会愿意黄吴林场继续收排,现在大家都瞄着马宫镇那15两一根的收购价,谁他喵的还愿意黄吴林场这一两一根的收购价!

  所以双方是绝对没可能和平共处的,因此张仲军才先驾驶着战舰开到黄吴林场这边来。

  空荡荡,寂静的黄吴林场收排码头,一个彪行大汉正在无聊的对着江面喝着闷酒,几个同款式的大汉三三两两的靠在四周,无聊的晒着太阳。

  这个喝闷酒的大汉赫然就是当初赶走张仲军他们的钟文峰老大。

  “老大,好无聊啊,三运帮里把黄吴林场转给官府,而官府又因为圣教要起事的缘故,直接就暂时遗弃了这黄吴林场,伐木工们全都被教里吸收了,就留下咱们在这儿数蚊子。”一个模样机灵的年轻汉子,蹭过来一边嘟嘟着,一边去偷吃桌上的食物。

  钟文峰还没说话,另一个懒洋洋躺着晒太阳的大汉起身,这是一个仅次于钟文峰的彪形大汉,他毫不客气的拿起边上的酒壶猛灌了一口,然后扯过一个木桩坐下,哑着声音说道:“老大,上游的那个新的水林区的什么叫张弘毅的狗官,可是收集了五个镇的木材,据说足有5o万根,一副准备放排到马宫镇卖钱的样子,咱们要不要把他给拦截了?”

  钟文峰一副百无聊赖模样的说道:“拦截他干什么,圣教又没有下令。”

  那个机灵的汉子眼珠子一转,立刻兴奋的说道:“老大,咱们把那些木头给拦截下来,拿到马宫镇去卖,这得的钱可就,呃,咱们不也能够为圣教做一份贡献嘛!到时大笔银两奉送上去,上头肯定会嘉奖老大的,说不得还会提拔老大呢!”

  “我们圣教又不在意钱。”钟文峰眯着眼很是淡然的说道。

  和那机灵小子打个眼色,那个一副彪悍模样的汉子压低声音说道:“老大,那可是5o万根木排,按照马宫镇的价格,起码是三四百万两白银啊!教里不稀罕这些,可那些香主、坛主、堂主们又如何不会稀罕啊,老大您要是有这么多钱,怎么都能弄个香主当当,而且还能得到几本秘籍几瓶丹药来提升一下实力啊!”

  钟文峰听到几百万两的巨大数字,一点心动的样子都没有,但等听到最后那句话,不由得双眼散出炙热的光芒,直接一拍桌子:“干了!把那些木排全部拦截下来!”

  “是!”彪形大汉和机灵汉子都不由得相视一笑,而且周边竖起耳朵聆听的大汉们,一个个都兴奋的舔着嘴唇,他们可是知道自家这老大的脾气,对钱财不怎么在意,所以只要满足老大当香主,搞到秘籍和丹药的需求后,剩下的银子可是都能任由着自己这些人花的哦。

  这个念头他们在查探到上游囤积了大量木头后,就开始打这个主意了。不是没想过私卖黄吴林场的木头,以前黄吴林场属于三运帮的时候,他们只是帮中低级成员,没有那个私卖的资格。

  后来三运帮丢掉黄吴林场收缩力量时,直接把他们都给丢弃了,显然知道他们是白莲教的卧底。那个时候他们还以为可以趁机私卖黄吴林场的木材大捞一笔。

  但可惜,失去工作的伐木工全部被圣教收编当了未来的炮灰,没了伐木工,他们就几个人,能砍下几根木头,能卖几个钱啊。

  而且他们几个因为是圣教中人,不可能拿去当炮灰,可又没建立什么功勋,特别是没有人接纳他们,要知道他们是教廷派遣出来潜伏的,时间太长都跟教廷失去了联系,现在自家顶头上司是谁都不知道。平时认识的头目,又各个忙着起事事宜,根本就没有人搭理他们,所以只好待在这儿无聊坐等。

  可以说他们想搞事都想疯了,现在有这个能让自己忙碌起来,还能捞到大笔金钱的活儿,他们如何能够不兴奋起来啊。

  而就在大家准备行动的时候,那个机灵小伙突然指着江面嚷道:“咦,那艘船怎么这么怪异?!”

  “那是缩小型的车船,战舰!”钟文峰冷笑道:“看来上游的那个水林区也不是没准备的啊,居然用这种小型战舰开道。”

  “哈哈,老大,那么细小的玩意居然是战舰,也真是够奇怪的啦,他们有准备又如何?咱们这地方可不是想顺流直下就能够直下的啊!”

  (本章完)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66517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