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605章 飞空舰(三)

第605章 飞空舰(三)

  张仲军也搞不明白,为何自己每次紧要关头都会胡思乱想呢?甩头丢掉这些有的没的,抖了抖手中的拴着钩头的绳子,往上一甩,嗖的直飞十数米高的飞空舰上。

  能够听到哐啷几声,拉扯一下绳子,稳固了,张仲军自然飞的攀爬上去。

  在快到船沿的时候,张仲军用力一扯,整个人就这么猛地往上一蹿,就这么踩在了飞空舰的甲板上。

  或许不能说是甲板,平坦坦的,没有丝毫凸起的建筑,看起来其实和底部差不多,但幅度没有底部那么凸。

  张仲军本来还有些奇怪,这飞空舰居然没有甲板和掌舵室、瞭望台?这是怎么驾驶呢?不过想到这艘飞空舰之前是沉在江河底的,不由得怦然心动,难道这艘飞空舰不但可以在天上飞,还能在水底游?那可就真是厉害啦!

  张仲军还在感慨,他那几个实力不错,可惜却也还没有达到真元境的捕头,却也已经顺着那绳子爬上来了,特别是李风这个南林号的船长,也跟着上来了。

  他见到张仲军在沉思,以为张仲军不知道这飞空舰的底细,忙跑到甲板后部一侧一块脸盆大的金属舵盘上,一边旋转一边嚷道:“大人,这就是这飞空舰的入口!”

  “里面居然没有锁死?”张仲军飞掠过来满是疑惑地问道。

  “一般会锁死的,但属下想来,那钟文峰应该考虑不到这个。果然,开了!”李风兴奋地咧嘴笑道,然后抓住铁舵盘往外掀开,铁舵盘带着一整块的铁板就这么被打开了,露出一条木质的梯子。

  张仲军自认实力最强,自然二话不说抢先跃了进去,都不去爬梯子,进去下边一看,是个只有两米长的通道,尽头又是一个铁舵盘,张仲军自然立刻学着李风的样子,开始旋转打开。

  就在这时,突然感觉到飞空舰开始往下沉,张仲军就感觉到头顶传来喊叫声:“大人!飞空舰要沉了,我这就把门关上,你也把里面的门关上!”然后听到轰的一声闷响,视线变暗,空气都变得浑浊起来,声音一下子消失掉了,显然的上面那扇门被关了。

  张仲军忍不住皱了下眉头,这李风也太大胆了吧?现飞空舰要往下掉,那不是应该第一时间就叫自己出去吗?怎么敢直接就把舱门给关上了?

  再仔细想想,李风这货好像对这飞空舰非常熟悉啊,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进来,他居然就直接跑去舱门的位置开门了。

  这可是军舰啊,是他一个区区南林镇放排的小头目能够知道的?

  这么做是想干嘛?想要谋害自己?不可能吧,之前自己开启金手指扫视四周,实力最强的也就是那个钟文峰是真元境,其他的全都是筋骨境状态,而且四周又没有人潜伏,如何谋害自己呢?

  对此,张仲军只是迟疑一下,然后就打开通道的铁门,进去、关上,里面门上也有一个铁舵盘,把它旋转一下关紧。

  这是一条弯曲的通道,全是金属铺就,而且边上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镶着小型铁舵盘的铁门。

  张仲军没有第一时间去探究,反而满是好奇的看着通道顶部,因为那顶部隔断距离就有一个闪着白昼光芒的珠子,不会耀眼,但却让这不见天日的地方白得跟白天一样,就是地上有根毛都能看的清楚。

  这些应该不是夜明珠之类的宝物吧?这种飞空舰是配给军队使用的,不可能用到这样的宝物出现,恐怕是一种可以军用,但还没法开放给民间的玩意呢。

  摇摇头,张仲军就这么大摇大摆的顺着通道往前走,他没有去碰通道两侧的房门,就这么往前走,因为通道侧边居然还有全船舱的示意图,很是清楚这艘飞空舰的指挥室在何处。

  就在张仲军说快不快,说慢不慢的度下,即将要抵达指挥室的时候,突然天花顶的珠子齐刷刷的暗了,然后感觉到轰的一声闷响,这艘飞空艇好像是在抛上抛下,把张仲军给颠得够呛,要不是有实力,恐怕就因此撞得头破血流了,四周可全是金属板啊!

  “妈蛋,看样子钟文峰不再坚持维持飞空的姿态了!”张仲军叫骂一句,现在虽然伸手不见五指,但张仲军不以为意,直接按照之前的记忆朝前掠去。

  几个转角后,感觉空间突然变大,张仲军屏息以待,不是怕钟文峰偷袭,而是怕这飞空舰有啥自毁装置,怕钟文峰这货觉得没有希望直接自毁,所以得小心的潜伏进去一下子把这家伙给制住。

  只是张仲军竖起耳朵聆听一下,啥声息都没有,正迟疑时,突然忍不住想给自己一个耳光,连忙开启金手指。

  只是让张仲军出乎意外的话,开启金手指后,入眼还是一片漆黑,根本就没有想象中的气运线出现在视线内。

  挠挠头,无奈的张仲军摊开手掌,意念一动,一招掌法欲未的样子,直接让自己手掌呈现出红色光芒。

  虽然光芒细微了一些,也黯淡了一些,但起码能够看到四周的模样了。

  只要有丝毫光亮,张仲军夜猫眼就能起作用,自然很快看清四周情况,这是一个跟自家战舰控舵室差不多的地方,但却复杂许多,有了许多看不懂的拉杆和铁舵盘。

  而一具尸体就趴在这个指挥室的角落,双手握着两个刀柄一样的玩意,僵硬在那儿。

  像这样有着两个把柄,以及一张椅子的位置,在这指挥室内有八对,左右各四対,那具尸体就是趴在其中一个位置上。

  张仲军走前去打量一下尸体,用另外一只手检查一下,不由得满脸的愕然:“我靠,元气耗尽而亡?这是怎么回事?都没人逼迫这个家伙,他怎么会因为强行输出元气到元气耗尽而亡?而且他脸色的神色怎么这么怪异?居然保持着一脸纠结神态的挂掉?!这是怎么了?”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66711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