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645章 修炼烈焰狂拳(2)

第645章 修炼烈焰狂拳(2)

  看着这震撼人心的场面,张仲军却撇撇嘴:“妈蛋,这烈焰狂拳发大招居然是群攻招数,还以为能够增加我单打独斗的威力呢。虽然这招数群战的时候好用,但主要的还是得提升独战威力,看来收集普通秘籍的事不能停,因为这烈焰狂拳看起来五品好像很高级的样子,其实也只是让我体内的经脉增加了四条罢了,其中三条还是在原有的基层上扩张一下,真要说起来也就增加了一条而已!”

  嘀咕到这,张仲军感受一下体内元气的恢复,不由得皱皱眉头:“妈蛋,威力大是大,可元气消耗也非常惊人,而且随着我修为提升到液丹境后,以前几个呼吸就能填满丹田的行为,现在却做不到,起码得一刻钟的样子。虽然丹田因此变得更大,元气也更多,但这恢复速度慢了下来,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以前单单用真元境的气刃可以不停息的用个不停,现在实力提升上去了,却没法做到这点,实在是有些不爽呢!”

  张仲军在这边纠结不已,但很快就被灼热给惊醒,抬头一看被吓了一跳,因为原本方圆只有三百米的火焰现在已经被扩大到方圆千米了!而且火势越来越大的样子,再延迟一下,说不得会把整个山林给烧掉!

  这可把张仲军吓得立刻蹦跳起来,直接冲入火焰中,双掌乱飞,轰隆隆开始去压灭这火焰。而看到张仲军行动了,隐藏着的母鸡小鸡们也连忙冲出来帮忙,它们的帮忙很是诡异,居然在吞噬火焰,而且还吃得欢天喜地的模样!不过真说起来,灭火的能力倒是比张仲军用掌风压灭高太多了。

  至于树妖?它还藏着呢,起码它这种植物妖对火可没有多少能耐,所以还是藏着不出来,以便预防万一吧。

  看着被烧得秃了大半的山林,张仲军吐吐舌头,慌忙跃入河中梳洗一番,然后穿戴整齐的不停歇的冲向马宫镇。

  张仲军一溜烟的回到城里,这次一路来也就遇到一些他放出来的猛兽,那种妖物的存在却没在遇到过,甚至连人类都没遇到。

  进入城池的时候,他还想遮遮掩掩的进去,但可惜,城池对出城的人不做理会,但对进城的人却是严格审查,搞得他只好掏出腰牌展示。

  而城卫做了登记后很是严肃的提醒他:“这位大人,在亲王殿下十日期限未到之前,您只能在城内待三个时辰,十天时间总共三个时辰,要是过了,我们会将您的名字上报给亲王殿下,同样,我们不会派人跟在您身旁,所以您只能从这个城门离去才会被确定时间,如果您从其他城门离去,那只能是不好意思了。”

  “呃,好的,我只是进城办理一下事情,用不了三个时辰的。”张仲军忙解释道,不过他的解释城卫并不在意,反而是直接示意他可以进城了。

  张仲军也没想着在城内多待些时间,自然是第一时间就朝最近的钱庄走去,一进钱庄大门,张仲军就大咧咧的掏出那一叠的金票晃着嚷道:“快快,帮我把钱给存了!我还赶着呃”

  说到这张仲军就哑口了,因为钱庄内正呈现出一股寂静而严肃的气氛中,一个二十郎当岁,一身低调奢华衣服,腰间一个白玉玉佩,长头发用一根玉簪插着,除此之外全身就没有其他饰物,干爽得很的帅气青年,正翘着二郎腿端坐在一张椅子上。

  而这青年身侧站着四名穿着紧身劲袍的中年男子,全身上下同样干爽得很,但给人却是一种侍卫的感觉,他们的目光正在紧紧盯着张仲军的同时还用余光注意着四周。而这个空间内,除了张仲军和那青年以及四个侍卫外,其他的全是钱庄的伙计,此刻正都乖乖的低头束手站立在角落。

  张仲军心头警铃大作,他可是知道这联合钱庄有多么牛气,就是当初河源府的府台出面,钱庄的人最多恭敬行礼,却根本不会停下这钱庄事务,做出一副随时待命姿态的。

  而眼前这位青年明显是有着一种反客为主的味道,在联合钱财反客为主,这只能代表着这个青年牛逼哄哄的。

  张仲军自然下意识的开启金手指,第一时间是查看他们的实力,这一看让张仲军有些发愣,觉得这个世界好像有些不怎么友好了。

  因为他见到五团浓郁得吓死人的蓝色云团出现在那青年和那四个侍卫身上。就是说,这五个家伙都是液丹境巅峰的模样。

  看看那青年二十来岁的样子,张仲军有些无语,一直以为自己很牛,现在却被打击了,人家年纪轻轻就成了液丹境的存在呢。

  而张仲军同样切换金手指,想要看看这五人的命运线,结果又是吓了张仲军一跳,四个侍卫的命运线居然是橙黄色的存在,这可是张仲军附身这么久以来,见到的唯四的橙黄色本命线的人物!

  这还不算吓着张仲军,真正吓着他的是那个青年,他的命运线居然是淡紫色的!

  妈蛋!按照颜色划分,紫色应该是最顶级的了,命运线居然出现紫色,就说明拥有这命运线的人绝对是成王成霸的,而现在大陈朝又没有处于乱世,没有草头王出现的可能,那么不用说了,能够拥有紫色命运线的人自然是只有这个大陈朝的皇室成员了。

  既然确定对方是皇室成员,那么眼前这个青年,不用说就是停留在马宫镇的十三皇子。

  当然,张仲军心中知道眼前青年的身份,可却不敢表露出来,反而是继续保持举着金票的模样呆滞着,然后假装反应过来,立刻把金票收回怀里,并且皱眉对边上鹌鹑一样的钱庄伙计喊道:“你们掌柜呢?!”

  伙计们有些苦涩,按理钱庄的规矩是,就算天大的事情都得先为顾客服务,但奈何,遇到不可抗力,所以没有一个人动弹和吭声。

  (本章完)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69368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