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647章 被迁怒

第647章 被迁怒

  “起来吧,没想到你一个小小新科案首秀才,居然能够一跃成为掌控一地的军政官,地方治理得还如何?”那陈秋墄很是淡然的说道。

  正在道谢起身的张仲军有些懵了,按理来说,皇子过问地方军政是大忌讳啊,这十三皇子怎么一开口就是这个?是随口的还是有意的?

  不怪张仲军想这么多,自己来城里存钱居然就遇到十三皇子,这就由不得他深思这皇子是不是特意等着自己的,因为皇子要取钱和存钱,哪儿他喵的亲自来钱庄啊!与民同乐都没这样的!

  而且这个皇子对自己的事情非常熟悉,虽然可能是因为自己卖掉金珠的缘故,可就是因为卖掉金珠的缘故,张仲军才会猜测这皇子是不是特意等着自己的。

  很简单的理由,大陈朝的官员是皇室这个东家为天下这个店铺聘请的伙计,而贵族却是天下这个店铺的小股东!

  一个店里的小伙计,因缘巧合之下可以成为店里的小股东,可他喵的这个小伙计居然把这样的机会卖掉换钱?!他喵的这是什么心态?说得阴暗点,这个伙计是不是觉得这家店铺要倒闭了,所以把当股东的机会拿来换钱安全点啊?!

  追究起来,一个居心叵测就可以干掉张仲军了!所以他不小心翼翼才是怪事!当然,这些理由也不是事后想起来的,有过完整贵族训练的他如何会不懂这些?只是当初他给四方强悍势力逼着,不把金珠拿来拍卖,那就等着被干掉吧!所以他等于是两害取其轻了。

  张仲军迟疑了一下,不回答肯定会出问题的,所以他还是有些大略的说道:“多谢殿下垂问,水林区一切安好。”

  陈秋墄皱皱眉头,妈蛋,这话等于是没有回答,他有些不耐,直接问道:“你为何把得到的金珠卖掉?不知道金珠是本殿下姑姑,淑英亲王悬赏的物品吗?!你这样转手卖掉,是认为淑英亲王给你的好处不如那一叠金票?还是你以为金珠代表着的功勋不如那一叠金票实在?”

  “妈蛋,终于问出来了。”张仲军暗骂一句,然后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说道:“殿下,当时那情况,下官要是不把金珠卖掉的话,下官恐怕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哦,这么说,是黄姚军巡检,李云文李师爷,陈金荣会长,罗文峰会长,在威胁你了?没事,大胆说出来,本殿下会为你做主的!”陈秋墄一副鼓励模样的说道。

  张仲军沉吟了起来,心头却在暗骂,妈蛋,这可是个陷阱啊!老子要是回答是被他们逼迫,那么看这个殿下的模样,肯定会大张旗鼓去找事,还是拿着自己当借口的去找事,结果不用说,四家肯定和自己死过!

  而要是说不是,那么自己就是居心叵测之徒,居然情愿要钱都敢不相信亲王的悬赏,不相信国朝的功勋,这可是找死呢!

  妈蛋,这样一来,自己不论怎么回答都是一个死字?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个十三皇子啊!居然一得到消息就他喵的给自己找了两条死路的等着自己上门?!实在是太过分了吧!自己只是个区区八品官而已,你个皇子有必要这么样来谋害自己吗?!

  看到张仲军脸色已经阴沉起来,陈秋墄满意的一笑,端起茶杯慢条斯理的品茗起来,而之前那个说话的侍卫,则等皇子喝了几口茶后,才直接对张仲军冷喝道:“怎么回事?殿下的问话没听明白吗?回话啊!”

  张仲军纠结了一下,最后还是无奈的说道:“殿下,下官没有受到迫害。”他没法,得罪马宫镇的四大地头蛇,对自己水林区开设的店铺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

  而选择得罪皇子,或许会被虐得很惨很惨,但对于其实已经不怎么需要官府这面皮的张仲军来说,算是两害取其轻吧。

  起码得罪四大势力,被人干掉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而得罪了皇子,了不得被罢官免职,起码卖金珠这事,说起来有些蔑视淑英亲王,但也不是死罪。毕竟谁都清楚,被四大势力虎视眈眈盯着的时候,卖出金珠是最佳选择。

  真要因为这个自己被皇族问罪的话,肯定大把大把的人会给自己说话的。

  开玩笑,官场的人可是非常敏感的,谁敢保证自己以后不会遇到这种要么得罪大户要么冒犯皇族的事情?真要遇到这种事情,给皇族一逼就得死罪,那谁还敢玩官场游戏?那些大户们,比如那四个势力,肯定也会站出来说话的。

  张仲军能想到这些,陈秋墄又如何想不到这些?本来还只是想要戏弄一下张仲军的他,心头一股怒火就这么直接冲上脑门,因为张仲军的这个行为,摆明了更加重视那四个本土势力,摆明了不怎么在意皇族的权威了!

  这种贬低皇族权威的事情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旦传出去,自己在皇族中的威望,自己在父皇眼中的看法,绝对是直线下降!

  而且陈秋墄敢保证,不用一会儿,这个自己逼迫一个乡下八品官选边,准备显示一下皇族威望,以及准备打压一下马宫镇本土势力,结果反倒让自己出丑,人家八品官还真就选择了站在本地土著那边的打脸故事,立马就会传遍所有应该知道的人耳中。

  他都不敢保证自己这四个侍卫会不会说出去,更加没法保证在场的钱庄伙计会不会说出去,可以说这个打压自己威望的故事肯定会传出去,根本无法避免隐藏的!

  陈秋墄那可是恨啊!恨张仲军这个土鳖怎么就不配合自己!难道皇族的威严已经低到这种程度了?自己堂堂皇子出面逼人站边,人家居然抛弃皇族站到地方势力那边去了?!

  他可从来不会考虑这一切都是他逼迫出来的,上位者根本不会去考虑这些问题,更加不会去考虑自己的错误。只会在一不合自己意的时候,就认为自己给人冒犯了自己给人打脸了!

  (本章完)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69510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