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669章 新府台的敌意

第669章 新府台的敌意

  河源府府衙内,已经上任一段时间的府台是个清秀的中年男子,此刻他正端坐在太师椅上,慢条斯理的品茗着茶水。

  边上一个山羊胡的师爷正拿着文本小声的向他禀报着事情。

  大陈朝各地主官的师爷,真实权力是没有的,隐形权力就看聘请他的东家信任不信任。没有可能如同前朝那样的主官师爷,主官顾着风花雪月,府衙权力全都操持在师爷和下面吏员手中。

  在大陈朝,几乎任何一样权力都被官员牢牢捏在手中,吏员就只是干事跑腿的,师爷也就是帮忙补漏拾遗的,任何权力都得通过上层官员的认可才能实行。

  之所以会如此,那是因为大陈朝的官员实在是太多了!在前朝,县级的六房主事本来属于吏员级别,是当地吏员世代把持的位置,整个县也就是县令、县丞、主簿这三个人是官。其他不论是县尉、巡检头、捕快头等等,都他喵的是不入等的吏员。

  可在大陈朝,只要是一个部门头目,就他喵的是官,六房主事这些更是属于平民眼中的高官,没有品位的吏员,真的他喵的只比平民高一级罢了,甚至一些有品级的捕快都比这些吏员牛。

  所以在大陈朝,只有冗官,绝对没有狗吏,所有权利都把持在官员手中,但这样一来,官府搞的一些污亵事情,就找不到替死鬼,只能往小官身上泼脏水了。

  所以府台的师爷权力并不显赫,没法像以前那样耀武扬威的,只能憋屈的当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师爷。

  “老爷,水林区上贡了70万两白银,下面的官员以及吏员们已经在虎视眈眈的盯着,您看该怎么分润下去?”师爷小心的提醒道。

  “水林区的总交易额是780万吧?居然才上缴了70万?哼哼,也太不把我这个上级看在眼里了!上级部门只分润十分之一,哼哼,木材采购价和交易价相差如此巨大,就算上缴三成,水林区也赚得盆满钚满!”府台冷笑着说道。

  师爷心头腹诽不已:“妈蛋!人家赚多少钱关你屁事啊,肯分润上头十分之一的利润,也就是因为人家是官府出面做生意的,不然人家直接私人去做生意,给个毛你上头!”

  不怪身为府台私人的师爷都忍不住如此腹诽,那是因为在大陈朝,士绅财产神圣不可侵犯,除非是造反了,不然不会有牵连亲属的罪名,同样除非是很大的罪过,不然也只是针对当事人一家。不会有抄家灭族的罪名发生。

  而且随着官官相护得厉害,现在的所谓抄家,也只是抄了家中浮财,其他产业是不会动的,足以让犯官家人还能安稳过日。不是大家心慈手软,而是兔死狐悲,深孔自己以后也遇到这样抄家的事情,现在放一放手,以后自己真要犯事也能享受这种待遇。

  而所谓的法律,不过就是官员们制定的,所以他们私下里搞出个法外容情出来,都不需要皇族知道,全体官员支持就可以通行全国。至于这种抄家只抄浮财的事,又有那个官员不支持的?

  再狠毒再贪婪的官员也不敢乱来,真以为这官能够当一辈子?谁敢保证自己没有这么一天?所以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大家都是会做得很。

  也因为这样的心态,师爷听到自家老爷居然嫌弃下面上贡的钱不够多,所以才敢腹诽不已。

  当然,也只是腹诽罢了,师爷吃的是府台的饭,自然不会逆了府台的意愿,当然,这也是他清楚府台为何如此针对水林区的缘故,不然他身为师爷肯定要提醒自家老爷如此做会惹来麻烦的。

  想着老爷针对的只是水林区的那个张弘毅,师爷摸了下山羊胡子,小心的建议道:“老爷,不如咱把消息传播出去,就说水林区赚了这么巨大的利润,却只上贡区区十分之一的利润,让我们府衙很是不爽?并让人挡一下水林区的那些政务申请,看看水林区会不会做?”

  府台瞟了师爷一眼,有些不满的说道:“真以为本官贪这笔分润吗?这钱又不是都落在本官兜里的,还得整个府衙的人来分润,本官让水林区提高了上缴数额,府衙的人是爽了,可整个河源府靠着官府赚钱的人可就恼火了!”

  “呃,我们可以暗示只是针对水林区的啊。”师爷忙挽救。

  “哼!本官干嘛要只针对水林区?本官和水林区有什么仇吗?!传出去让世人怎么看待本官?说本官居然连本府的新科案首秀才都容不下?!”府台瞪眼了!他知道自家这个师爷没啥本事,但却没想到这么没本事,自己只是发泄一下罢了,就他喵的拼命出主意让自己的发泄落实!

  是条听话的老狗,但却不是聪明的老狗啊。不过也没法,真正有能力的人又哪儿会当师爷,早他喵的去当官了!真以为还是前朝时代,当师爷也能当出个锦绣前程家财万贯啊!

  “呃”师爷发懵了,之前不是你一副恶狠狠要搞水林区的样子吗?怎么现在又一副不关你事的样子?妈蛋,这样会让自己这个师爷很忧伤的知道不?!

  府台很无奈,自己这个亲信的脑子不够灵活,但没法,这年头想要收亲信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所以他说道:“本官刚得到消息,贵族院确定张弘毅为勋爵,领地10平方公里,位于广南府百里外靠海的鹰嘴弯。也就是说,张弘毅成了贵族,想要对付他不是那么容易了。”

  “啊?!勋爵?这怎么可能啊!他张弘毅不是才科举结束没多久,才因为案首的身份搞了个八品官,现在居然就成了勋爵?开玩笑吧?他立下了什么功勋啊?!”师爷大惊失色,紧接着就满是羡慕妒忌恨的嚷嚷起来。

  “妈蛋!老子要是知道,老子也他喵的去建立功勋了!他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屁孩都能建立功勋,老子自然更加能够建立功勋!”府台也是羡慕妒忌恨的说道,只看他脏话都出来了,就知道他心情是多么激动。

  也不怪他如此,毕竟文官想要拥有爵位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文官没有什么建立功勋的途径。所以别看他是五品的知府,但却没有爵位傍身,所以对张仲军这么年轻就是贵族,绝对是心怀妒忌的。

  “不会是花钱买的吧?”师爷很是嫉妒的说。

  “不可能,朝廷的爵位要是能买,早就不值钱了,不说皇帝不乐意,诸位内阁大臣也不会乐意,贵族院就更加拒绝这种拉低他们档次的事情。所以张弘毅这小子肯定是建立了功勋,只是这小子没跑哪儿去啊,怎么能够建立功勋的?”府台也疑惑起来。

  “老爷,那张弘毅是跑到马宫镇去卖木头的,而现在汕州府是处于白莲教动荡区域,您说他这功勋不会是攻打白莲教换来的吧?”师爷眼珠子一转就提醒道。

  “嘿,还真有可能,他居然敢抢剿灭白莲教的功勋,这是找死啊,那些驻军知道了,肯定会找他麻烦的!”府台一拍大腿笑道。

  “是啊,剿灭白莲教的功勋可是早就被驻军视为禁脔,其他人敢碰,那可是找死!老爷,要不要把消息传出去?”师爷狞笑道。

  “嗯,交给你了。”府台再次慢条斯理的开始品茗起来。

  “是!”师爷告退离去。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73337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