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675章 守护兽升级(2)

第675章 守护兽升级(2)

  张仲军正兴奋的时候,那帮鸡仔正雀跃不已的时候,房间突然变得阴暗了起来,抬眼看去,让张仲军不由得一愣,因为树人就这么耸立在窗前完全把窗户的光芒给遮挡住了。

  看到树人流露出渴望的神情,张仲军不由得笑道:“进来,看看我的血夜对你有没有效。”

  话语刚落,树人就嗖的一下子缩小数倍的闪到张仲军身边,同时一个女性谄媚的声音也响起:“主子是天眷之子,在主子您心甘情愿下,您的血液比任何补药都要补。”

  张仲军闻声望去,见到一只狐狸甩着漂亮的尾巴,眯着眼,一副雍容姿态的蹲在墙角。而它边上还有一只几乎变成狗一样伸着舌头,拼命甩着尾巴的大灰狼。

  看到这狐狸、灰狼,再看看戴在自己手指上的盆景戒指,张仲军展颜一笑:“少不了你们的。”

  “谢主子赏赐!”狐狸欢喜的两只小爪子缩在腰侧,蹲着低头行礼说道,而大灰狼则直接整只的趴在地上粗声粗气的喊着:“谢谢主人!”

  它们本来不怎么想时常在张仲军面前露面,就是张仲军去挖宝,它们都没有跟着去,因为在它们看来,自家这个天眷之子又没有做什么大事,自己根本没有显示威风的地方,还是躲起来修炼才是正道。

  对于树人和鸡仔整天出现在张仲军面前的行为,它们是有些暗自不以为意的。因为对身为一只守护兽来说,护卫主人,以及为主人建立功勋才是最根本的,全天候侍候主人的那不叫守护兽,而是贴身奴仆!

  当然,这心态只是它们两只暗地里嘀咕的,根本没可能表现出来,毕竟它们也是清楚资历这玩意代表着什么意思。

  不过它们最懊恼的不是没有比树人鸡仔它们早跟在张仲军身边,而是张仲军让它们等在山林中,它们就等在山林中,让最适合新人立功的机会就此放过。它们集合后,可是没少听小鸡它们炫耀帮助主人逮住白莲教那些逃犯的事迹。

  这就让它们后悔不已,要是那些逃犯是被它们逮住的,那么它们在主人心中的地位肯定比那帮老人强悍许多。

  所以在回到主人老巢后,它们查看一阵,发现主人得停歇一段时间,自然是开始藏起来专心修炼。

  而这次突然冒出来,是因为它们被势力范围内突然多了只凝丹境的妖而震惊,慌忙赶过来后,却惊愕的发现这只凝丹境的妖,居然就是之前心中万分瞧不起的小鸡仔!

  而且更让它们震惊和后悔的还在后面,那就是剩下的十一只鸡仔和那只母鸡,居然轻松的提升到凝丹境!特别是那只母鸡,仗着吃得多,居然直接提升到凝丹境巅峰!

  看到这一幕,真的想要骂人了!他喵的,自己辛辛苦苦修炼了不知道多少年,才达到液丹境高段的地步,而那帮家伙呢?据说前段时间只是普通的家禽,就是运气好享受到天眷之子,献祭苍天的经文纸灰,然后他喵的就成了妖。

  而且他喵的一成妖就是跟自己这个苦练多年的妖实力差不多,然后他喵的就整天跟在天眷之子身边卖萌耍宝。就那些鸡仔和树妖的智慧,狐狸、大灰狼都不认为它们能有多少能耐,鸡仔树妖它们建立的所谓功勋都是因缘巧合才得到的。

  可是让它们吐血的是,这帮只会卖萌的家伙居然得到了天眷之子的鲜血赏赐!

  这赏赐的效果也是惊人,就他喵的一滴都不到,就足以晋升一阶的实力!而且仔细感受一下,根本就没有吃了什么天材地宝后升级的那种根基不稳的感觉出现,反而给人一种修炼多年根基稳固的感觉!

  这如何不让这一狐狸一大灰狼羡慕妒忌恨啊!只是这是天眷之子,自己的主人自行赏赐的,想抢都不敢抢,因为它们下意识的觉得,天眷之子心甘情愿赏赐的血液确实是至宝,可天眷之子不愿意赏赐的血液,那么绝对是剧毒,碰一下恐怕就是死的下场!

  就是因为这种效果只在天眷之子一念之间的状况,所以从古至今就没有妖会去惦记天眷之子的血液,只会想着跟着天眷之子身边得到一丝天眷之功德来顺利自己的修炼。

  可是现在见到居然有妖,还是这种只会卖萌的妖居然能够获得天眷之子善意的血液赏赐从而得到实力晋升,你让它们不幻想着也得到一份赏赐,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在树人一脸渴望看着的时候,它们自然溜进来也跟着一脸渴望的看着。结果没想到,自家主人也没忘记自己,居然就这么也赏赐下来了,自然是五体投地的感恩戴德了。

  张仲军对于自己出几滴血就能让自家守护兽变得更强的事,没有其他不值得的想法,反而觉得自己是赚翻了!

  如果不是平白无故进行赏赐,不是为上者该干的事情,张仲军这货恐怕是敢每只守护兽给上一碗血液,想要看看它们能够提升到什么地步的念头都会出现了。

  当然,张仲军对于狐狸说的天眷之子,只是记在心中,没有直接询问,或许也是为上者的心态在发作,不愿意让自己的手下知道自己是那么的无知。

  张仲军这次是把手伸向华丽变身为野鸡的母鸡,并且说道:“帮我弄个伤口就行了,悠着点,别把我手给弄没了!”

  “咯咯!”母鸡叫唤一下,然后迅雷不及掩耳的在张仲军手指啄了一下,伤口再次出现,血液又冒了出来。

  张仲军这次就挤了三碟子的血液出来,别看数量很多,但血液的总额加起来也就是比之前母鸡、鸡仔它们舔的多一点点而已。

  张仲军分别把三个碟分给树人、狐狸、灰狼,树人的手指在碟子上一抹,血液就消失得干干净净。而狐狸、灰狼它们,更是舌头猛舔了不知道多少遍,碟子都被甜得发光发亮了才停下动作。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74091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