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680章 白莲圣主

第680章 白莲圣主

  瞬间,包括那两个老顽童一样的老头在内的所有人,全都身子一抖,他们身形一闪,回到自己的位置,并且手忙脚乱的整理起衣服、头发,然后标准的端坐,摆出一副威风的模样来。

  而其他人,却是比这两个老头更早摆出一副肃穆的神态和姿态来,宫殿瞬间就进入了寂静状态。

  然后在一片寂静中,小孩蹦蹦跳跳的脚步声响起,再然后,宫殿背后转出一个身穿小号公主服饰,模样精致可爱,大概三四岁的小女孩,就这么满脸笑容蹦跳的走了出来。

  而在她身后,一位身穿宫廷太监服饰,面白无须,脸上满是皱纹,一脸小心侍候着的老年人紧随身侧。

  小女孩在进入大殿后,先是扭身对着老太监做出一个不要出声的手势,然后蹑手蹑脚的朝着黄金宝座那边走去,并且一边走还一边偷偷窥视着大殿内的众人。老太监自然脸上带着笑容,慈爱的跟着小女孩,同样一副蹑手蹑脚深恐被人发现的模样。

  这种害怕被人发现的样子,看到的人自然会发自内心的笑,毕竟小女孩那样子实在是可爱,而老太监那样子却实在是让人发笑。

  但是,宫殿内上百个放到外面各个牛逼哄哄,功力深厚的人物,此刻却像是一个个失聪失明一样,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两人一样。

  殿下站着的那两列黑白人,全都低头肃手以待,而坐着的黑白袍老中女,也一个个面色严肃,很有气概的说着:“嗯,这几个月的天气还算可以,可谓是历代圣主庇护,风调雨顺,可以判断不久咱们圣教掌管的田地收成应该很不错。”

  “有几条水渠需要重新挖掘修补一下,不然水利问题会出现大问题的。”

  “仓库方面也得维修和新建,到时候我们的粮仓可跟不上收成。”

  “放心,人力物力钱财都已经准备妥当,绝对不会出现问题的。”

  这八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一副朝堂阁老议论着天下政务一样的模样,言行举止都非常的高端,如果不知道他们之前的表现,现在看看,绝对会认为他们是一心为了组织发展的伟光正人物。

  小女孩偷偷摸摸的来到最高位的那张黄金铸造,上面镶满各色宝石,巨大到足以让两个成人躺着睡觉的黄金椅前,个头矮小的她居然只有下巴以上高过椅子的座板,两只小手往上面一搭,蹭掉鞋子,然后满脸通红的爬了上去。

  期间那个老太监弯着腰张开手虚虚护着,一副想要帮忙又不敢的样子,直到小女孩爬上宝座了,才跟着松口气的直起身子来。

  小女孩在这宽敞得可以打滚的宝座上,径自走到正中央,然后坐了下来,一双白嫩的小脚垂下,活泼的晃动着,而她脸上则是一副狐狸偷到鸡的窃喜模样,歪着头看了一下那几个正义正言辞讨论着国家大事模样的黑白袍人,然后才从老太监点点头。

  一直等着小女孩回应的老太监,立刻转身,然后腰杆挺直,面容也绷紧,一股凛然的气息直接就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没有丝毫感觉的小女孩还在晃着小脚丫,下面那些讨论的家伙却声音都迟钝了一下,而那两列站着的更是身子都颤抖了一下。

  “圣主到,诸位恭迎!”老太监用很是洪亮又非常威严的声音喊道,声音响彻了这个大殿。

  在声音落下,几乎是所有人都齐刷刷的蹦跳起来,一脸惊讶的看向宝座:“啊?!圣主来了?属下有失远迎!”说完立刻跪下大礼参拜。

  只是他们的神情实在是太过浮夸了,让在边上站着的老太监极为不满,不过正要出声呵斥的时候,那小女孩已经泉水叮咚一样的欢笑起来:“咯咯咯,你们又没有发现到我啊,起来吧都起来吧。”

  “谢圣主!”满殿上百人哗啦啦的起身,然后他们在作揖行礼:“拜见中护法!”而这次他们的面容和语气却是发自内心的恭敬,不像之前完全演戏浮夸一样的样子。

  只是不论是参拜圣主还是拜见中护法,那两个跟雕像一样的,袍服遮住全身的家伙,却始终端坐在第二华丽的椅子上,一动也不动。但不论是那个小女孩,还是那个老太监,又或是其他人,都没有一个觉得奇怪,像是真的把他们当成雕像来对待一样。

  老太监只是威严的嗯了一声,然后转身非常柔和的对小女孩说道:“圣主,您来这儿有什么要向他们宣布的啦?”

  正兴致勃勃左脚打右脚,然后右脚打左脚的小女孩,闻言立刻缩腿回到宝座,然后直接在宝座站起来,小脸兴奋难耐的,用着萌萌的声音喊道:“我要出去玩!我要出去玩!我要出去玩!”

  老太监脸色一变,显然他没想到圣主来大殿居然是为了这事!眉毛眼睛都变成八字形,愁眉苦脸的哀求到:“主子啊,外面好危险的,没什么好玩的啊!”

  “不要!我要出去玩!我要出去玩!心梅都说外面好好玩的,有好多好多的人,有好多好多的小孩子,有好多好多的小动物,有好多好多的花儿,有好多好多好吃的!我要出去玩!”小女孩直接在宝座上打滚撒欢起来。

  老太监一边哄着小女孩,一边微微扭头朝下面的人看了一眼,就这么一眼,所有注意着的人全都心头冒起一股寒气,那两个黑白袍的老头更是在心底破口大骂:“他喵的!这个新梅是找死啊!居然敢跟圣主说外面花花世界的情况?!他喵的,中护法可是把气给放在自己这些人身上了。真太喵的倒霉,这内廷不是咱们能进去的啊!但没法,只能做样子表态了!”

  想到这个,白袍老头,立刻用非常容易被截听的传音吼道:“都听了吧?!把这个该死的心梅给找出来,把她给弄死……”

  黑袍老头忙制止:“等等,不能弄死,谁知道这位小祖宗下一刻就去找这个心梅啊!嗯,得用外表看不出惩罚的手段,好好虐她一顿才行!”

  白袍老人也醒悟过来,连忙说道:“对,用不见外伤的手段好好拷问!不知道现在圣教大业就在紧要关头,正要圣主留守的紧要时刻吗?!居然敢怂恿圣主出外,简直就是居心叵测!必须得好好拷问一番!”

  下面的众人也立刻跟着传音应了声是,但却谁都没有离开,全都提心吊胆的看着中护法在哄着哭闹的圣主。

  在场的人都知道自家这个圣主的任性,也知道中护法对圣主的宠溺,全都在心头喊着:“拜托,您老人家一定要把圣主给哄住了啊!不然圣主想一出是一出,咱圣教大业什么时候才能完成啊?!”

  在众人的目光下,那个老太监打扮的中护法,哄了好一阵,圣主还是满宝座打滚吵闹着,中护法迟疑了一下,一跺脚,无奈的说道:“哎,我的小祖宗啊,您可以出去玩了。”

  一听这话,下面的人齐刷刷的一拍额头,抹了一把脸,整个人都没有了什么精神气的叹息一声。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74830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