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721章 黑鹰佣兵团(3)

第721章 黑鹰佣兵团(3)

  依靠张仲军对之前双方战斗只会虐杀农兵,对真正的部队却不怎么下狠手的战斗场面来看,这两方贵族战斗其实是很有默契的,那就是不对对方的真正实力下狠手,想要人头自然有一票农兵随意收割。

  可原本双方都有的默契,在到骑士对战的时候出现了意外,或者不是意外,而是一方储意为之,而且还是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底细,连绝大部分自己人都不清楚的阴谋。而另一方却还以为跟以前一样,所以一个照面就中招,直接就挂了五个骑士。

  张仲军不知道一个绿色云气的骑士在这个岛屿上有多牛逼,但看看双方加起来也才不到三十个的绿色云气骑士,河那边直接就少了五个,想来对和那边领主的损失应该是超级惨重的,不见对方领主的脸色已经铁青得不成人样了吗?

  那边损失了五个骑士的领主直接指着这边破口大骂,可惜张仲军没有掌握这地界的语言,根本听不明白,但想来就是暗算啊,卑鄙啊什么之类的语言了。

  听不懂话语,只能看众人面情表现来猜测,真是有些不爽,但却也是能够猜出下面场景演变的。

  河这边的贵族,显然只有那些骑士是知情的,看看那些跟对面一样呆滞的轻骑兵、弓箭兵、步兵就可以明白。

  但一个势力何为一个势力,那就是会自然而然的朝着自己这边阵营的立场去想事情,也会照着自家阵营的利益方向去做事情,因为谁都清楚,自家阵营有好处,自己也会获得好处的。

  所以河这边的轻骑兵、弓箭兵、步兵很快就醒悟过来,自家这边阴了对方一次,而且一次就阴掉了五名骑士,不但成了真正的死仇,而且还让自己这方占据了有利局势,在这种不可能退让的情况下,自然不用考虑其他,用尽全力去厮杀才是正理。

  然后首先发威的就是那些弓箭兵,瞬间数十道被光芒包裹着的箭矢就飞射而去,直接穿透了对面的步兵,而对方的弓箭手也早早全力报仇,光芒箭矢早就飞射到这边的步兵身上了。

  看到这一幕,张仲军眨巴下眼睛,弓箭手不应该是全力攻击敌方的弓箭手吗?只要把敌人的远程攻击力量消灭了,己方就能得到强大的远程攻击力量的增持啊!怎么双方的弓箭手都是只瞄准对方的步兵来发泄啊?

  没错,就是发泄,因为那些只穿着皮甲,拿着木盾牌的步兵,根本就没法挡住发着光芒扑射而来的箭矢,绝对是一箭一个!

  而且现在是骑士骑兵对战,步兵只能围在外围吆喝助威,攻击他们对战场的胜负没啥作用,还不如直接拿箭射那些骑士,虽然凭借骑士的强悍肯定没有效果,但骚扰妨碍一下敌方骑士,给己方的骑士增加胜算不也是很好吗?

  就算攻击骑士没有多少效果,但攻击那些轻骑兵应该没问题吧?张仲军都看出来了,这些所谓的轻骑兵应该都是那些骑士的侍从骑士,一名骑士都带着两三名侍从骑士,每每骑士遇到危险或者没有注意到的地方,侍从骑士就会不畏生死的冲上去帮忙。而骑士有空闲的时候也会帮忙解决侍从骑士的危险。

  所以这一名骑士加数名侍从骑士就组成一个非常强悍的战斗小组,只有同样的骑士战斗小组才能挡住,其他战力是根本没法阻挡的。

  所以只要把敌方的侍从骑士干掉,孤身一人的骑士实力再牛也挡不住同等级骑士小组的围攻啊!

  而弓箭手们为毛没有这么做?

  张仲军观察了一阵后,觉得这是弓箭手们对同行们的惺惺相惜,所以他们不攻击同样是弓箭手的敌人,同样,不攻击轻骑兵,是因为轻骑兵的等级比他们高,所以不敢轻易冒犯。

  而现在又是战场上,那么唯一能攻击的敌人自然就是对方的步兵了。想来等步兵杀得差不多的时候,才会攻击轻骑兵的,而等轻骑兵杀得差不多,那就不知道他们这些弓箭手是攻击同是弓箭手的同行呢,还是去攻击骑士。

  不过张仲军也从这种攻击顺序中明白到,这个世界的等级制度应该是非常严格的,甚至都严格到让人下意识的会去遵守,不然根本没法解释为毛在这生死战场上,居然还会按照等级制度来杀敌!

  当然也有更重要的一点是,领主对麾下的控制力并不严密,因为张仲军可是见到河岸两边的领主,都是连续数次派侍从去弓箭手那边呵斥着什么,显然是想弓箭手去攻击有价值的敌人,但两边的弓箭手都是依然如故,专心射杀着步兵,一副不把步兵杀光不转移攻击目标的专一模样。

  他喵的,自家麾下的武力居然不听从自家大人的命令,这是要造反呢?只是,弓箭手连续几次不做更改的攻击行为,不但没有得到处罚,反而是两边的领主都不再派出侍从的默认,这点显然是助长了手下的自把自为之心啊。

  不过根据张仲军对这种有骑士的世界的了解,上级和下级之间并没有绝对的权威,不会是上级说让下级去干嘛,下级就会乖乖去干嘛的。更像是一个商铺里大小不一的股东们一样。

  大股东只能用利益或者大势来驱使小股东去做事,而小股东乱来,大股东只能联合其他股东共同讨伐那个闹事的小股东,而且搞定对方后,还得顾虑重重的不能随意做出过重的处罚。

  这种大家虽然不能平起平坐,但却能够发出自己声音的格局,和大陈朝的贵族体系很像,就是不知道大陈朝的贵族体系是不是学到这样子的体系,还是这样的体系本来就自形体系,转而覆盖到无数个世界中去的。

  就比如如同帝国世界那样的上级权威赫赫,能够随意驱使下级的体制,想来各个世界也会有相同体系的。

  想着这些,张仲军摇摇头,然后看看已经越来越火的战场,示意自己这五百个战兵做好准备,因为他清楚,打到这样的程度,双方都肯定会想起边上还有五百雇佣兵虎视眈眈着呢。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79356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