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747章 师兄留下的玩具(1)

第747章 师兄留下的玩具(1)

  此刻的蛤蟆人全身绿油油的,是那种顶级翡翠的绿,让人看着就喜欢,不像是之前让人看着恶心嫌弃。

  其他人只是惊奇绿皮怪的皮肤变漂亮了,但张仲军可是惊讶万分,之前这些蛤蟆人那身上的疙瘩,被火焰烧掉后,也就消失了,可以说根本不是疙瘩,而是污垢。

  而失去了那些疙瘩的绿皮怪,哪儿还能称得上是蛤蟆了?反倒是像青蛙。

  不是像,而是真的是青蛙人,因为失去了衣服的遮挡,可以清楚的看到它们从脖子到胯部的皮肤都是一片雪白雪白的。

  整个看着去就是像有着人形的大青蛙,而且还是绿得漂亮,白得无暇的青蛙人!

  看到这一幕,张仲军眼珠子直接就瞪出来了,他喵的,刀枪不入,怎么都弄不死,而且外形还跟青蛙差不多,这些蛤蟆人,哦,这些青蛙人不会和自己的师兄有关系吧?

  只是不大可能啊,自己师兄不是说过,它是灵魂附身到一只青蛙身上,所以才具备这样的青蛙身躯,大师兄一开始可不是青蛙来的。

  想是这么想,张仲军忍不住向约翰问道:“制造这些绿皮怪的神叫什么?”

  约翰还为这些被烧得干净起来的绿皮怪居然皮肤这么好看而呆滞着,等张仲军询问了两次后,才反应过来,他皱眉想了一下摇摇头:“想不起来,好像关于那个神,从来就没有丝毫的记载,恐怕只有这些绿皮怪才知道,但是绿皮怪的语言,从来就没有人能听懂,就算使用最高级的语言通用法术都没用,因为这些绿皮怪免疫一切的魔法。”

  “也没有形象留下?”张仲军好奇的问。

  “好像有,据说在大陆上,这些绿皮怪最大的聚集地有着神像,而且根据探险者的禀报,好像是青蛙形状,不过大家都不怎么认可,一只青蛙怎么能够成神啊。”约翰随口说道。

  张仲军听到这却心头怦然而动,青蛙形状的神像?不会真是自家师兄吧?师兄怎么可能来到这个世界?

  不过想到自己都不知道流窜了几个世界,自家师兄莫名的提前几百年年来到这个世界厮混了一阵,然后溜走了,倒也正常。凭借师兄的性子本来就是如此行事的。

  这下子张仲军可是兴奋难耐了,直接翻身下马,快步朝这些捂着屁股哇哇叫的绿皮人走去。

  经过之前绿皮人和农奴的战斗,张仲军的卫队们已经知道了这些绿皮人的战斗力是如何的,虽然惊讶于这些绿皮人免疫魔法的牛逼,但也没有在意,因为之前他们把这些绿皮人驱赶在一起的时候,就知道这些绿皮人力量虚弱得很呢。

  所以他们只是护在张仲军四周,并且太过于紧张,任由张仲军接近这些绿皮人。

  原本臭熏熏的味道,已经被火焰烧没了,那些垃圾跳蚤什么的同样被烧没,所以现在这些绿皮怪反倒是比那些农奴干净,甚至说夸大点,还比张仲军干净,毕竟张仲军赶了这么多天的路,还战斗了好几场,都没有梳洗一下,没法和这些全身光溜溜,油光华亮,一看就干净得很的绿皮怪相比。

  张仲军抓起一只捂着屁股叫的绿皮怪仔细打量,首先让他感受到的是手感,就像是捏着一块玉石一样,虽然捏一下,能够察觉到绿皮怪皮肤的弹性,但却真的像是捏着一块玉石,而不像是捏着一个生命。

  还有就是,这被烧得很干净的绿皮怪,居然隐约的发出一股淡香,不是花香,也不是木头的香味,反倒像是太阳暴晒衣服后,衣服上面的香味。

  张仲军都不由得忍不住的扬扬眉,妈蛋,要是这些绿皮怪始终保持着身体的干净,恐怕也不会被人厌恶驱赶,反而会被人养在家里当个玩偶吧。起码小朋友就一定很喜欢的,而且它们也伤不了人,可以放心它们和小孩相处。

  不过凭借它们不会打理卫生的习惯,凭借之前它们那恶臭远扬的味道,要是能杀死它们的话,早就被人杀死了。

  这个被张仲军强行揪起来的绿皮怪,也没有捂着屁股嚎叫了,反而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张仲军。

  看看这绿皮怪的眼睛,看看它的嘴巴,看看它的面容,张仲军更是多了一层的把握,这些绿皮怪很有可能真的和自家师兄有关联,因为不看绿皮怪那人的身躯的话,只看脑袋,那完全就是大师兄的面容而已。

  虽然要说青蛙的面容有区别,还真是个怪事,但这一连串的巧合,那就不是巧合了。比如青蛙面容,青蛙的皮肤,那诡异的杀不死人也不会被杀死的属性,还有据说是青蛙形象的神像,那么想来除了自家大师兄会搞这些东西外,应该就没有其他的神会有这个兴趣了。

  那么怎么确定这些绿皮怪和师兄有关呢?怎么确定这些绿皮怪是师兄制造的玩具呢?

  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会非常麻烦,需要去查询各种古老的资料,还得去探索一下那个据说是青蛙外形的神像遗址。

  但对张仲军来说,这种事情很好解决,只见他把手向侧边一伸。约翰、张仲军的卫队、农奴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而那曽帮张仲军割破过手指的百夫长,还在思索着,自家大人这是想要拿什么东西吗?等想到之前自己好像做过这样的事情,忙抽出匕首走上来。

  但这个时候张仲军已经不需要自家手下的帮忙了,因为那一直悬浮着的鸟人,它可是第一时间感受到张仲军需要什么,它只是迟疑自己到底要不要做这件事,因为这可是伤害主人,违背了自己的限制啊。

  但诡异的,鸟人却又清晰的知道,做这种事和伤害主人无关,而且主人这种命令和让自己攻击其他人同样无关,按理自己绝对不会服从这个命令的,但诡异的是,等它反映过来时,它已经抽出佩剑,轻而快的在张仲军的手指上划破一道血痕。

  (本章完)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81549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