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独步天途 > 第802章 圣光教上门(1)

第802章 圣光教上门(1)

  一开始两个教廷还会憋着气的在下面拼命建设教堂,你建一家,我建两家,而且还是门对门的抢夺信徒。

  但随便一次遍及整个西南地区的圣战,甚至随便一两个王国的宗教冲突,就足以把这些美伦绝伦的教堂给摧毁成废墟。

  后来不知道是哪一方先占据对方教堂,只是把旗帜更改一下就当做自家教堂使用的事情出现后,互相拼命建设教堂的行为就消失了,都变成了去抢夺一个地区的唯一一栋的教堂来当做战功。

  其实也不怪教士们会毫无心理障碍的占用别人家的教堂,谁让他们双方的至高神都他喵的一样,甚至很多仪式都是一模一样的,唯一有区别的就是宗教名称和旗帜以及服饰而已。只要把对方教堂内的这些有区别的玩意换上自己的,就算总廷来人都分辨不出来。特别是占据教堂后,在拥有教堂的时候都会进行修缮,搞得教堂自然而然的具备双方的风格后,更是难以分辨这教堂到底是谁的了。

  因为如此,整个西南地区,几乎镇镇都有教堂,但这教堂上空的旗帜却会是时常变化。老百姓可不会注意教堂上空的旗帜,反正祷告的时候就是去教堂就行了。

  这样随意的行为,也确定了当地老百姓对参与圣战的行动不怎么在意,不可能因为一句杀光异教徒就把自己邻居给杀掉的。

  所以西南地区的圣战,很多时候都是平民在边上围观,看着两个教廷那些受尊敬的主教、当地强悍的贵族、还有他们的教徒和骑士们互相厮杀,然后等胜利者出现了,平民一窝蜂的跑去教堂祷告庆祝的诡异情况。

  也因为如此,两个教廷除了招揽死忠的狂信徒,就是威逼利诱着西南各地的实权人物。

  而这些左右摇摆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实权人物,理所当然的是谁给的好处多就跟谁作战。

  可以说除了几个王国、公国这些大牛不会轻易的跳反,他们下面的贵族们可真是随时会跳反的。因为这和背叛王国没有关系,就算同一个王国的人打生打死,国王也没权利去指责和处罚,所以西南地区明面上看,这些王国和公国的势力是固定的,但他们下面的贵族地盘却是时时变化的。

  对这种事情,两边的教廷是极度不满,恨不得能把自家麾下的势力捏成牢牢一团,不要在随意出现跳反的事情。但因为各种各样的限制,这种想法却始终没法实行。

  而对于其他人来说,对这样可以随意跳反的事情却是维持乐观状态的。跳反分子的顶头上司,那些国王和国公们,之所以暗地里支持,那是不希望下面统一了,这一来自己有被架空的危险,二来会被教廷往死里用,到时出血的和倒霉的都是自己。

  所以还不如上面保持平稳,下面乱来,这样教廷还得依仗自己,自己的王国也才能持续的传承下去啊。还有,下面的人出血出多了,也没能耐挑战自己对吧?对自己的统治权可是很有好处的。

  对于外面的其他势力,那就更加不要说了,西南地区越乱越好,免得统一起来统一全世界啊!

  诸多世界级势力,对这两个宗教势力可是非常警惕的,不说鼓动人心这些牛逼哄哄的手段,单单凭借他们偏居西南,而且还是两个死对头整日干架拖后腿,下面还一票人来回跳反搞事,这样的情况下,换做其他势力早就崩溃了,可人家两大宗教势力居然还他喵的能够成为世界级势力,这还不让其他世界级势力警惕才是怪事呢!

  而现在圣光教和光明教,又进入了要进行一次遍及全西南地区的圣战,两个宗教以及他们下面的贵族势力也开始进入了战争准备。所以圣光教才会对这嘉德岛的事情反映缓慢。

  不过张仲军也奇怪哦,你他喵的不是在准备开战中吗?怎么突然有闲心来找自己了?按照之前得到的情报每次圣战开启,嘉德岛上的圣光教领上的主教骑士会有九成调回圣恩大陆参战的。

  虽然张仲军脑子里想了很多,但在外人看来也只是一个愣神,然后就让手下把人请进来。

  当一名穿着绣着红边,主体为白色袍服的圣光教主教走进来,张仲军只是起身捂胸行礼,周边护卫更是动都没动一下。

  大家之所以如此随意,很简单,圣光教在嘉德岛的地位不怎么样,而且这岛上北边的人都是属于泛滥信徒,就是啥宗教都去信仰一下,可却从不会成为无脑狂信徒。所以想要大家对这个在嘉德岛上来说,属于弱小势力的圣光教主教露出发自心底的敬畏,显然是不可能的。

  而岛上南边的那些人却相反,绝大部分都是虔诚信徒,还有不少的狂信徒,但可惜,南边那边不信仰圣光教。人家信仰的是岛上的本土海神教,这个教派势力不错,甚至北边,以及圣恩大陆沿海地区都有不少人信仰的。甚至可以说,但凡靠海的地方就能找到海神教的信徒。

  这位看起来眉目非常慈祥的老人,对在场众人的轻慢神色一点都不在意,不但是他,就是他身边跟着的两名教廷骑士,也是一副不在意模样,脸上和主教一样都带着温和的笑容。

  其实各个势力的外交时刻,除非是想着找借口开战的,不然从来不会因为对方轻慢或不礼貌而勃然大怒的。开玩笑,你对外的时候,代表的是整个组织,组织没表态,有你乱来的可能吗?

  就算是太子啊官二代啊这些之类,都他喵的不会在外交场合因为对方不给面子而立马炸刺,不然这些二代们的教育也太失败了。

  那种一旦不爽立刻发飙的,一个是人家是最大的头,想干嘛不用和手下商量,为所欲为。二个就是早就等着找借口开战了,不然岂会有如此白痴的人出现在外交场合?

  红边白袍主教同样行了一个宗教礼,很是温和的说道:“初次见面,我是圣光教在嘉德岛教务领的莱温斯特。”
  浏览阅读地址:/dubutiantu/86205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