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奋斗在西游 > 第十二章 是伯乐还是勃了?

第十二章 是伯乐还是勃了?

  第十二章是伯乐还是勃了?

  “大唐文娱有限公司?口气倒是不小,好好的直播不做,跑来装文人?”

  房遗爱的仆人带着几个小弟,站在唐僧的公司外面,吐了口痰,不屑的说道。

  声音响在唐僧的跟前,唐僧咽了咽喉咙,将自己吃进嘴里的馒头咽了下去,盯着眼前的这几位爷,笑着说道:“我说几位爷,这大清早的,就在别人门前吐痰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三爷吐痰是给你面子......”其中一名小弟站出来指着房遗爱的仆人,说道。

  唐僧一愣,他看明白了,嚯,这大清早的,就有人找不愉快,自己刚到长安,招谁惹谁了?

  唐僧气的胸口此起彼伏的。

  这口气能咽下去么?

  当然能咽下去。

  作为一个高素质的僧人,作为一个曾经是有型的直播员,现在是公司老总的唐僧,这有什么不能忍的?

  唐僧漫不经心的掏出电话......

  “小子,你想干什么?想叫人是吧?”

  唐僧微微一笑,嘴角微微上扬,自己确实想叫人来着,不过特么昨天刚到长安,人生地不熟,能叫谁啊?

  “小子,你叫啊,在长安这一亩三分地上,老子想办的人,还没有人敢叫呢.......”被唤作三爷的房遗爱的仆从,恶狠狠的说道。

  “小子,你想清楚啊,打狗还要看主人呢!”小弟奉承着说道。

  “是啊,是啊,在长安谁不知道我们三爷是二公子手下的狗.......”

  原本仆从听着还没有问题,可特么越说,他脸色越难看。

  唐僧举着手机,收都在抖.......

  “小子,知道害怕了吧.......”小弟见唐僧手抖,耀武扬威的笑道。

  “给老子闭嘴,不会说话,就别说.......”仆从冷喝道。

  唐僧确实在抖,可这是实在忍不住,憋着笑的抖。

  常言道: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可这三个不知道是仗着哪个二代在背后的狗,竟然能把话说道这份上,简直了。

  “喂,是长安执法警署么?”

  “对对对,就是大唐娱乐集团对面......”

  “是的,是的,三个人呢!”

  “好好好,麻烦了.......”

  收起手机,唐僧看着三个人,三个人相视一眼,疑惑的看着白小飞。

  “小子.......”三爷指着白小飞,瞪了半天才憋出了后面三个字“算你狠......”

  临走之前,三爷不忘房遗爱的叮嘱,冲着唐僧说道:“我家二公子让我告诉你,顺者昌,逆者亡!”

  说罢,三个人纷纷跑走,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唐僧直接打电话报警了。

  “嘿嘿,三个小混子,也敢我和斗?也敢和大唐执法相斗?怕是你们没有见过世面哟!”唐僧微微一笑,大步就向自己家走去。

  “公子好沉稳,好机智,好风度.......”

  清脆柔和,静如流水的声音,响在了唐僧的耳边。

  回过头,只见一略带粉饰,面色娇容的女子站在了自己的身后,冲着自己娉娉一笑,简直是酥到了骨子里。

  唐僧身子一颤,咽了口水,不失风度、翩翩有礼的双手合十,温文尔雅的说道:“姑娘谬赞了,贫僧也是束手无策,迫不得已.......”

  “公子说的哪里话,公子这是机智,是不与宵小而斗,在我心里啊,佩服至极呢!”女子笑道。

  “死了,死了,人前越是这么说,越是这么知书达理,人后越是浪,越是......”唐僧心中嘀咕道。

  唐僧听着女子的话,抖了抖肩,平视着女子说道:“哈哈,当不得,当不得,不过贫僧的确是不想与这些人过多的交流,没想到姑娘倒成了我的知音伯乐了......”

  “哈哈哈,伯乐不敢当,不知能否进入公子这里面一看”女子一指唐僧,唐僧身子一抖,随后只见女子的手指指向了唐僧身后的公司。

  “荣幸荣幸.......”唐僧赶紧将女子请入了自己的公司之中。

  .......

  “废物,这点小事都不做好,要你何用?”房遗爱气的差点把茶杯都给砸了,一大早就听到这么不好的消息,能不气么?太窝囊了。

  “二公子,饶命,饶命......”仆从赶紧跪下说道。

  “哼......”

  “二公子,我们在离开的时候,看到了公主......”

  “公主?什么公主?赶紧滚......”房遗爱正恼火着呢。

  仆从见自己捡了条命,赶紧颤颤巍巍的就要离开,哪里敢多留。

  “慢着?是高阳公主?”房遗爱突然醒悟过来,疑惑的问道。

  “是的,小的看到公主进了那小白脸的公司里面,而且就两个人.......”

  “贱人......”

  “嘭.......”

  房遗爱直接将手中的茶杯砸在地上,吓得几个下人纷纷跪下,其中几道茶杯的碎片滚到仆从的身边,仆从身子一颤,差点没吓晕过去。

  “说,他们都说了些什么?”房遗爱怒气冲冲的问道。

  “二少爷,在下在下实在是没有听清,不敢,不敢妄加揣测.......”

  仆从还算是聪明,没有敢将自己听到的话说出去,仅仅是凭着见面,还没有什么事情的。

  一脚踢在仆从的肩膀上,将仆从踢倒,仆从的手直接按在了茶杯的碎片之上,疼的他一哆嗦,立马大声呼喝道:“我说,我说......”

  “只听到当时公主站在外面和那和尚说了几句话,然后那和尚......”

  “嗯?”房遗爱瞪了一眼仆从。

  “然后那和尚边说自己勃了,然后.....然后公主便指了指和尚,说想进入和尚的里面看看,示意两人进去交流,随后两人便消失在了街头.......小人...小人就...就听到这么一些,往后的就不知道了。”仆从赶紧向房遗爱磕头,说道。

  “勃了?进入里面看看?交流?”房遗爱有气无力的坐在椅子上,嘴中喃喃的说道。

  瞬间,眉头一扬,房遗爱咬着牙,恶狠狠的说道:“贱人就是贱人,看我不将这两人挫骨扬灰......”

  “来人,将家丁都叫上,你,前面带路,老子今天要捉奸在床.......”

  “二公子,二公子,息怒,息怒,毕竟是公主,到时候老爷知道,唐王知道了,指不定要全家株连的......”仆从还不傻,这二***了,跟他有什么关系?不能跟着二公子后面浪,死死地抱着房遗爱的大腿,不敢放开.......
  浏览阅读地址:/fendouzaixiyou/78243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