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奋斗在西游 > 第三十七章 御弟圣僧

第三十七章 御弟圣僧

  第三十七章御弟圣僧

  “陛下,选得此人,实在是上上之人选”魏征说道。

  “哦?魏爱卿可是很少见你夸朕呢”唐王笑道。

  “臣说的是实话”魏征拜道。

  刚才唐王说选人的时候,魏征就在考虑选谁,想来想去,排除所有的人,也只有唐僧出现在魏征的脑海之中,若刚才不是唐王说了唐僧,那魏征就要提了。

  “哦?说说看”唐王笑道。

  “陛下,这正如杜大人所说,所选之人必须是无人反对、有威望、有明声、足以服众才行,这三藏法师却是样样都符合。”

  “现在长安上下,谁人不服三藏法师?谁人有三藏法师威望之盛?加之前乃是陛下钦点的水陆大法师,名声足以”

  魏征举一列二陈三,反正是把唐僧往好了说,最后也提到了一点,就是唐僧乃是一个和尚,没有武艺伴身,怕是一人难以承担这样的人物,还需派人随行

  “诸位爱卿,魏征说的怎么样?”唐王笑着问道。

  这些个人各个都是七巧玲珑心,唐王的脸上没有一丝恼意,全部是笑意,显然魏征说的正合唐王的心意,自然是不会去反对,皆是说道好。

  未等唐僧差人来请唐王,七七四十九日水陆法会最后一日,唐王便带着一干人等早早的来了化生寺,在远处,也未进入寺庙之中,站在百姓之处,听着唐僧在讲最后一经,讲的乃是三藏真经。

  “古法有传,盖合三藏真经,三藏者,人也,人之真经,小乘者,便为谈天说地度鬼也”唐僧一字一句的说着,后面有很多的僧人在念着经文,十分的庄严。

  “小乘三藏者,谈天说地度鬼,魏征,此言你可知道?”唐王朝着自己的身边的魏征问道。

  “陛下,臣不知”

  在听唐僧又说道:“小乘者,乃安家立国之根本,乃是繁华之言,守之足以,然贫僧今日却说那大乘三藏真经”

  唐王听得聚精会神,只听唐僧再次说道:“大乘三藏真经,同谓之三者也,分别乃是经、律、法也,此三者与小乘三者有何不同?其实没有不同之处,只是谈天说地度鬼,实在是不上大雅之堂,故成经律法,可登大雅之堂,可远播域外,叫众生信仰”

  “说的好”

  未等唐僧说本次水陆法会结束,只见唐王直接带头鼓掌,并且直接向着走去。

  的确,唐僧说的好,说道唐王心中去了。

  唐王为什么主张走出去,要搞东西方文化交流,趁着交流,又办了“一带一路”?

  那是因为唐王已经意识到了大唐的饱和度和大唐需要向外输出,当然这种输出不是暴力的,而是和平的。

  “好,三藏法师果然是修行高深,所授经文,皆是博大精深,甚合朕意”

  唐王说了很多,最后说道:“众位在化生寺之中,为朕秉持这水陆法会的,皆是得道高僧,朕这里有一桩劳心之事,不知何人能替朕解了”

  “陛下请说”

  “正如三藏法师所言,小乘三藏不如大乘三藏也,我大唐之小乘三藏能安民立国,却不能扬威域外,今大唐与西天共商文化交流之盛宴,需派人渡这十万八千里之路,传我大唐之经律法,扬威域外,不知哪位高僧愿往?”唐王的声音响彻在四周。

  不等魏征宣旨,不等众人有准备,一干大臣怔怔大的看着唐王这临时改变主意,皆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可他们怎么能知道唐王心中所思,朕若是下旨,不论源于不愿,自是要去,现在朕将这事公知与众,去与不去,心思如何,自是一眼便能看出。

  唐王话音未落,身旁的唐僧毫不犹豫,直接俯首跪下,拜礼道:“贫僧不才,愿为陛下效犬马之劳,为陛下传我大唐真经,扬名域外。”

  唐王心中有惊又喜,惊的是唐僧竟然有如此之心,喜的是朕没有看错人。

  “法师果真是爱国忠君,但是此去路途遥远,传法甚远,法师可想好?”

  “贫僧愿往!”

  唐僧心中可嘀咕着呢,这特么还废什么话,劳资想回家,想回去见观音姐姐,赶紧的派我去,还问什么问。

  “既然如此,那朕愿与法师结为兄弟”

  唐僧没想到这唐王还是性情之中,于是只见唐王拉着唐僧,在寺庙之中,向天地四拜,喊道:“御弟圣僧!”

  唐王这么给面子,唐僧能不表现一下,这不,影帝唐僧上下了。

  只见唐僧泪流满面,情真意切的说道:“贫僧何德何能,敢蒙天恩如此眷顾?我这一去,定要直达西天,传我大唐之法,扬我大唐之威,好教众生知晓陛下之恩德!若是不能到达西天,不能扬我大唐之威,贫僧即死也不回,永坠沉沦地狱。”

  说着,便拈香作誓,唐王看着十分的开心,便让唐僧选了一个良辰吉日,发通关文牒出行。

  当天晚上,大唐电视台便报道了这件事情,一时之间,长安百姓是痛哭流涕,解释不舍三藏法师。

  第二日,长安各大报纸,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报道,千篇一律,都是报道唐王和唐僧结为兄弟,唐僧为唐王去打前站,为了东西方文化交流。

  要说,这唐王吩咐的事情,办起来就是快的不得了,上朝的时候,正式见了唐僧,唐王给唐僧发了通关文牒,盖了大印,这乃是唐僧的身份证,上面不仅盖着大唐的大印,还盖着东西方文化交流的大印,一路之上,到了什么地方,都需要盖章的,否则怎么知道你去了。

  然后又发了一个紫金钵盂,说是给唐僧在路上化斋用的,怕唐僧饿着。

  还派了俩个随从和送了一匹白马,就这样出行。

  唐僧心中则是暗叫可怜,就特么送这么一点东西,还送一匹白马,能不能送一辆宝马?

  这些东西,也太寒惨了吧?这是打发叫花子呢?

  还没等走到西天,在路上便冻死饿死了。

  还好,唐僧心道,自己早有准备。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fendouzaixiyou/79472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