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请登录注册 哇!繁體版
全本免费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浩瀚馨语 > 夫妻无间道

第251章 依依惜别 文 / 浩瀚馨语

(全本小说网?www.yznnw.com\|m.yznnw.coM\?)
    再说郭浩东今天确实主持了公司每周的例会,但他完全心不在焉,开会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杨楠楠就要离他远去了,假如自己今天中午回家,就恐怕再也见不到她了。免费全本小说(www.yznnw.com)所以,他在短短几分钟讲话中,不仅吞吞吐吐,还居然发生了数次口误,引起了众员工的一片哗然。

    “郭总,您这是怎么了?”坐在身边的副总轻声问他。

    郭浩东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赶紧表示:“我感觉身体有些不舒服。这个会议还是由您来支持吧?”

    副总点点头:“那好吧。您需要去医院吗?”

    郭浩东轻轻摇摇头:“不用了,我回办公室休息一下,喝点水就好了。”

    “哦,那您就请便吧。”

    郭浩东点点头,又向属下们讲了一句“不好意思了”的道歉话,就起身匆匆离开了。

    桂玲和李顺喜同时参加了会议。他俩对郭浩东的失态,都有些莫名其妙,不由对视一眼。桂玲随即醒悟到,他一定是被杨楠楠吵着要出国的事情而闹的。

    郭浩东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仰靠在自己的转椅上,内心的忧郁依旧难以释怀。他今天不想亲自送别杨楠楠,就是怕自己会当面失态,会让道格拉德更加得意和看不起自己。唉,既然自己输了,就该坦然承认,何必要自寻烦恼呢?

    可是,他越是这样想,就越平静不下来,突然感觉自己不看杨楠楠最后一眼,必将是自己终身的遗憾。

    他一看时间不早了,终于在办公室里坐不住了,立即起身飞奔出去——

    结果,他的手机落在了办公桌上。

    当他开车赶回家里时,已经晚了一步,道格拉德已经把杨楠楠接去机场了。

    李素琴刚刚迈着发软的腿返回家里,郭浩东后脚就开门而入。

    “妈,楠楠呢?”他一看老妈的失落表情,不由披头问道。

    李素黯然道:“你咋才回来?楠楠已经被那个外国男人接走了。”

    郭浩东一看时间,不由质疑道:“楠楠不是说在上午十点从家里出发吗?现在才九点四十呀。”

    李素琴苦笑道:“那个男人来得早,她不得不提前走了呗。”

    “可恶!”

    郭浩东恨恨地诅咒一句,心里清楚那个道格拉德是担心迟则生变。

    “浩东,他们刚离开不久。你现在去追他们也许还来得及。”

    “算了。”郭浩东颓丧地摇摇头,“就算追到了,又能怎么样?目前已经留不住她了,只能让自己徒增伤悲。”

    李素琴一看儿子沮丧的样子,也黯然叹了一口气。

    郭浩东感觉自己浑身无力,心里更是空落落的。不由环视着这个家,当感觉到再也见不到那个欢声笑语,那个撒娇卖萌,那个悲伤流泪,甚至是那个装疯卖傻的女孩时,一股莫名的悲伤又油然而生。

    “浩东,你怎么了?”

    李素琴一看儿子的高大身躯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不由扶住了他。

    郭浩东强打精神摇摇头:“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哦,那赶紧坐下来,再喝点水吧?”

    李素琴亲自把儿子扶到了沙发处。

    郭浩东摆动胳膊,先甩开老妈的搀扶,然后慢慢坐了下来。

    可他还没等把头仰靠在沙发上,就突然眼前一亮——一个精致的小锦盒赫然摆放在他跟前的茶几上。

    他振作精神,立即俯身过去,把小锦盒拿在手里,并打开了它——那些曾经熟悉的小石子又呈现在他的眼前。

    也许是睹物思人,郭浩东有不禁想起了当年呵护小楠楠的情景,不由潸然落泪。

    李素琴也注意到了这个小锦盒,不由讲道:“这一定是楠楠找出来的。她最近总是爱摆弄这些小石子,也许想把它带走,结果忘记拿了。”

    郭浩东难掩内心的激动,立即振作精神,突然站了起来。

    “浩东,你这是?”

    “妈,既然楠楠喜欢它,我趁她还没有登机,亲自追到机场,当面送给她。”

    李素琴听了儿子的话,黯淡的眼神,突然焕发一种光彩,立即点点头:“那好,你赶紧去吧。”

    郭浩东再也不能迟疑了,立即手捧着小锦盒,大踏步奔出了家门——

    再说杨楠楠乘坐出租车,跟同乘的道格拉德有了简短的交流——

    “楠楠小姐,东西真到手了吗?”

    杨楠楠望着他一副谨慎而又做贼心虚的样子,心里充满了鄙夷,但为了自己能顺利出国,立即从挎包里取出一个纸包:“诺,这就是关于那种抗癌新药的配方和所有资料的U盘。”

    道格拉德顿时激动起来:“这···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不得不佩服你们的情况十分准确,它就插在浩东的电脑主机上。我拿走它之前已经在电脑上检验过了,准确无误。”

    道格拉德小心翼翼从杨楠楠的手中接过来,心跳突然加速,几乎不敢相信杨楠楠会这么顺利把他梦寐以求的东西搞到手。

    杨楠楠看出他的难以置信的神情,于是故意讲道:“你如果不相信,可以找一台电脑试一试。”

    “不用了。”道格拉德连连摆手:“我难道还信不过您吗?楠楠小姐,您可要发大财了。”

    杨楠楠鼻孔一哼:“我倒不稀罕自己会有多富,只希望能顺利申请绿卡就行。”

    “哈哈哈,那是必须的。您很快就成为光荣的美洲公民了。”

    杨楠楠眉宇之间露出一丝苦笑,把脑袋往后一靠,不再跟道格拉德交流了。

    就快接近机场的时候,她的手机响起了铃声,于是就把手机从女包里取了出来。

    当她一看来电显示,眼神不由一变。原来,这个电话又是万里之外的陈兰兰打来的。

    她下意识地瞥一眼道格拉德,对方要比自己还紧张。她心里清楚是怎么回事,便向他淡然摇摇头。

    此时的美洲正处于午夜,陈兰兰因为心里郁闷,本来早早地躺下入睡了。由于她前几晚都是失眠,所以,今晚从医生那里讨来两片‘睡宝’服下了,可却让她做了一个噩梦——杨楠楠因为不从道格拉德,而被他残忍地杀害了。

    陈兰兰立即从噩梦里惊醒了,但回想起来,依旧是有些毛骨悚然。

    她的情绪逐渐平静了下来,不由暗想,楠楠是自己的亲妹妹,自己之前做过太多对不去她的事情,现在不能眼看她往火坑里跳,而无动于衷吧?

    于是,她鼓起勇气,拨通了杨楠楠的号码。

    杨楠楠看着她的来电,稍微迟疑一下,还是接通了:“喂,你有事吗?”

    她当着精通中文的道格拉德,没有称呼‘兰兰姐’。

    陈兰兰并不知道杨楠楠正在去机场的路上,更不知道她身边还坐着道格拉德,于是便用急切的语音劝告:“楠楠你千万不要来美洲。假如你出事了,姐姐也没有能力保护得了你···”

    杨楠楠担心道格拉德听到,便赶紧打断:“请你不要再劝了。我正在去机场的路上,用不了一天就到美洲了。”

    她随即挂断了电话。

    “楠楠,这是谁的电话?”道格拉德向杨楠楠瞥去了狐疑的眼神。

    杨楠楠立即掩饰:“她是我的闺蜜,舍不得让我走,于是就打电话劝我。”

    道格拉德心里愈发不安,不由劝道:“咱们马上就乘坐飞机了,为了避免干扰,你干脆把手机关掉吧?”

    杨楠楠心里一沉,随即嫣然一笑:“您提出一个好主意。我照办!”

    她一狠心,就关掉了自己的手机。此时,她感觉自己跟郭浩东最后的联络机会已经没了。

    陈兰兰被挂断电话后,心里愈发着急了,心里暗道,无论如何要阻止自己的妹妹来美洲。

    她于是又拨打了郭浩东的手机。

    可是,郭浩东的手机已经被落在了他的办公桌上,虽然不停地响铃,但无人能听得到。

    陈兰兰连续拨打数遍,也没人接听,由于不知道发生什么情况,顿时冒起汗珠。

    现在就连郭浩东也联系不到,目前她只好求助于李顺喜了。因为她知道李顺喜就在郭浩东领导下的公司工作。

    李顺喜已经开完了会,刚回到财务室的原来肖芳办公室,就接到了陈兰兰的电话。

    当他咋看到是陈兰兰的来电,心里咯噔一下,以前他盼陈兰兰的来电,几乎是千盼万唤,可现在完全变了。

    他怀着一副忐忑的心接通了电话:“喂,兰兰?”

    陈兰兰没有时间跟他话家常了,立即开门见山地问道:“你现在能见到浩东吗?”

    李顺喜一愣:“你想找他吗?”

    “是的,我刚才一直打不通他的电话,现在有急事找他。”

    “哦,那我去他的办公室看看吧。如果见到他,就让他给你回个电话。”

    陈兰兰赶紧表示:“不用他给我回电话了,请你转告他,千万不要让楠楠来美洲。楠楠其实不爱那个道格拉德,只是拿那个家伙做幌子而已。我担心她到时不从道格拉德的话,会出现严重的后果。”

    李顺喜诧异道:“楠楠今天就要去美洲了吗?我们一点也不知道。怪不得郭总今天早上开例会时,情绪有点反常呢。”

    陈兰兰赶紧提醒:“楠楠今天就要走了。她以前跟我讲过,她只爱浩东,离开他的目的也是为了爱,因为感觉自己配不上浩东了,所以希望浩东找到一个好女孩。她为了让浩东对她死心,才不得不找借口出国的。可是,她这是自己往火坑里跳呀。我根本帮不了她···”

    陈兰兰讲到最后,语音不由哽咽了。

    李顺喜一听,顿时皱起了眉头,立即表示:“你放心吧,我马上去找郭总去。”

    李顺喜挂断陈兰兰的电话后,并没有直接去找郭浩东,而是三步并两步,首先去了质检科——

    当桂玲听了李顺喜把情况介绍一遍后,立即掏出手机拨打杨楠楠的号码。可是,杨楠楠的手机已经打不通了。

    她感觉事态严重了,立即拉着李顺喜的胳膊:“走,咱俩一起去见浩东哥。”

    可是,等他俩闯进郭浩东的办公室一看,郭浩东早已经不在了,只发现他的手机静静地躺在办公桌的一角。

    桂玲思忖一下,立即醒悟道:“浩东哥一定去送楠楠了。我干脆去机场阻止楠楠吧。”

    李顺喜不由一皱眉:“可这里距离机场有好几个小时的车程呢。你现在去,恐怕来不及了。”

    桂玲表现出一副果敢的态度:“再远我也得去。这件事情关于楠楠的安全呀。”

    李顺喜再不迟疑,立即附和道:“好,我陪着你一起去。”

    他俩立即跑出了公司,并且打了一辆出租车。

    出租司机一看拉个大活,立即遵照桂玲的意思,加大油门奔向了几百里外的机场——

    就在桂玲和李顺喜打车全速奔向机场的时候,杨楠楠乘坐的出租车已经到达机场了。

    道格拉德从出租车里搬出杨楠楠的行李箱后,发现杨楠楠回首望着冀东的方向,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不要把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楠楠,咱们该进去接受登机前的安检了。”

    “哦。”

    杨楠楠含糊地答应着,有些不情愿地在道格拉德的簇拥下,迈入了机场的候机大厅——

    可是,他俩刚进去不久,郭浩东就开车赶到了。他下车后,手里紧紧抱着那个小锦盒,就风风火火地往候机大厅里奔去。

    当他进入候机大厅时,杨楠楠和道格拉德还没有接受安检,正在坐在大厅里等候登机。此时距离航班起飞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了,而距离登机时间就更近了。

    “楠楠!”

    郭浩东终于在候机大厅的人海中,发现了坐在一排座椅上的杨楠楠和道格拉德,立即距离他俩几米处停了下来,并动情地喊了一声。

    杨楠楠寻着喊声抬头一看,顿时浑身一震,立即站来了,并紧走几步迎了上来:“浩东哥!”

    此时,他俩面对面站在一起,一个低头俯视,一个抬头仰视,彼此的眼神都不约而同地湿润了,并且长时间相互凝视着。

    道格拉德心里陡然紧张起来了,也箭步走过来,并首先打破了僵局:“浩东同学您是来送我们的吗?”

    郭浩东也终于表态了,但眼神依旧停留在杨楠楠的俏脸上没动,而是一种不可抗拒的语气:“我是来送楠楠的,要单独跟她讲几句话,请您让开一点。”

    道格拉德一听他表明是来‘送’,而不是‘阻拦,心里便踏实一些,便知道对方还不清楚U盘被盗的事情,不由讪笑道:“那好,我就不影响您俩说话了。”

    郭浩东等道格拉德知趣地后退几步后,才沉重地问杨楠楠:“你真的要走吗?”

    杨楠楠的大眼睛里闪动这晶莹的泪花,并轻轻地点点头:“谢谢浩东哥来送我。”

    郭浩东怀着一副沉重的心情,不由劝道:“你可以不走吗?”

    杨楠楠心里一动:“为什么?”

    “我希望你留下我身边。”

    杨楠楠苦笑摇摇头:“算了吧。我俩已经不是夫妻关系了。你目前就是我和兰兰姐的共同哥哥。做妹妹的,哪能一辈子留在哥哥的身边呢?”

    “楠楠,你是否需要考虑一下咱俩的关系?”

    “哦,你的意思是,我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吗?”

    郭浩东迟疑一下,还是点点头:“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会尊重你的意见。就比如你提出离婚的事情。但是,我目前求你在没走出出国这一步时,再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未来。”

    杨楠楠激动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并淡然一笑:“浩东哥,谢谢你不对我搞大男子主义。但我的主意已定,没有特别的理由,是不会让我改变的。”

    “楠楠····”

    “浩东哥,请你要珍重自己,再找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孩过日子吧。”

    郭浩东感觉已经说服不了杨楠楠了,只好把手里的小锦盒往她胸前一递。

    杨楠楠望着小锦盒,不由脸色一变:“它怎么在你的手里?”

    “我知道你想带走它,所以就亲自送来了。”

    杨楠楠听了郭浩东的解释,不由苦笑道:“你赶了好几百里路,为的是把它交给我,真是用心良苦啊。”

    郭浩东则动情道:“我知道它承载着你一段美好的回忆。所以,希望你心里一直揣着这份的美好。”

    “谢谢你!”

    杨楠楠凝视了郭浩东半晌,才从他的手里接过了小锦盒,并当场打开了盒盖。

    那些五光十色的小石子都个个晶莹剔透地呈现在他俩的面前了。

    这是他俩时隔十多年后,又一次共同面对它们时,那段青涩的记忆又呈现在他俩的脑海里了···

    就当他俩低头欣赏那些小石子时,旅客中有一个顽皮的大男孩突然在人群中来回穿梭,并很冒失地撞到了杨楠楠的身上。

    杨楠楠的娇躯一个趔趄,手里的小锦盒不慎脱手了,里面的小石子瞬间散落在地面,并被过往的旅客的脚来回踩踏甚至是踢出很远。

    郭浩东顾不上怪罪那个侵犯杨楠楠的大男孩,赶紧俯身先拾起小锦盒,再把四处散落的小石子小心翼翼拾起来,并逐一装回了小锦盒···

    由于小石子散落在光滑的地板砖上,会被滑出很远,再加上来往旅客的干扰,这让他拾起石子的难道要比十多年前更大。他几乎没有起身的机会,就用膝盖当脚,很执着地搜寻那些落在四处的小石子。

    杨楠楠并没有俯身帮着他捡,只是怔怔地低头呆望他的举动,心里顿时五味杂陈,两眼不禁模糊了。

    站立旁边的道格拉德看不下去了,不由大声讲道:“浩东同学,还是算了吧。这些只是普通的石子而已,又不是钻石珠宝。”

    郭浩东没有搭理他,一直等到把所有的小石子捡完为止。

    当他直起身子,并亲手把小锦盒再交到杨楠楠的小手里时,杨楠楠不禁眼含热泪道了一句:“谢谢!”

    郭浩东却显得很黯然:“这有什么可谢的?我虽然能帮你拾起散落的石子,却无法帮你拾起失落的幸福。”

    “浩东哥···”

    杨楠楠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激动的热泪夺眶而出——

    “楠楠!“

    郭浩东同样动情地呼唤一声,正要动情地把她的娇躯揽入自己的怀里时,机场的广播突然提醒飞往美洲的乘客准备登机的语音提示。

    道格拉德顿时如释重负,趁机一拉杨楠楠的胳膊:“楠楠,我们该接受安检了。”

    郭浩东被这一声广播惊醒了,就要冲动的身体终于戛然而止了。

    杨楠楠趁机擦干眼泪,先把小锦盒塞进了自己的挎包里,然后对着发愣的郭浩东讲道:“浩东哥,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我们就此别过了。”

    郭浩东等他俩转身出走几步后,才追上去,一把拉住杨楠楠的胳膊:“楠楠,我要郑重地告诉你一句——我不会再追求新的感情,而是要一直等下去。”

    “你···等谁?”

    郭浩东这时瞥了道格拉德一眼,然后又转向了杨楠楠:“我当然是等你。因为西方人把爱情和婚姻都视作快餐一样,很难有信心维持长久。道格拉德的父母就离婚了。虽然说他目前很热烈地追求你,但他的感情就像一块比热值很小的烙铁一样,虽然目前很火热,但也冷却得快。所以,我必须等着你,让你再有选择的机会。”

    杨楠楠杏眼突然一瞪:“浩东哥,你以为自己的感情收容站吗?我即便跟他的婚姻失败了,也不需要你的施舍。请你不要再打我的主意了。”

    道格拉德的表情本来尴尬,这时趁机用胳膊一搭杨楠楠的肩膀,对着郭浩东鄙夷道:“您们东方人的家庭离婚率也很高,所以您没有资格对我们说三道四。”

    杨楠楠这时平静一下激动的情绪,然后冲着道格拉德一努嘴:“我们赶紧接受安检吧。”

    郭浩东还没有死心,而是冲着杨楠楠的背影喊道:“楠楠你请听好了。假如你有回来的那一天。我一定手捧玫瑰亲自来迎接你。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杨楠楠再也没有回头,因为她不想让郭浩东看到自己滚滚而下了热泪。

    道格拉德见状,心里顿时明白了些什么,不过没动声色,但却回过头,冲着郭浩东调皮地作了一个开枪的动作。

    等到他带着杨楠楠登上飞机坐好后,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并暗暗想到,如今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再也不会发生任何意想不到的变故了。

    他不由得意看了一眼坐在身旁,还在垂泪的杨楠楠,然后表示道:“你请放心吧,我并不是浩东说的那种男人,会疼你一辈子的。”

    杨楠楠鼻孔轻微哼了一声,转头观望飞机舷窗外的景色。

    飞机起飞前夕,一位空姐站在通道上,对着已经坐满机舱的乘客做了一番致辞:“欢迎诸位乘客乘坐本次航班···”

    杨楠楠无心听她说什么,一直把脸对着飞机的舷窗。

    当空姐讲到最后一句“目前飞机就要起飞了,请乘客们系好安全带,祝您们旅行愉快”时,道格拉德赶紧殷勤先帮住杨楠楠系好了安全带,然后再系好自己的安全带。此时,他的满脸是胜利者的喜悦。

    杨楠楠则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心里暗道:“一切都结束了!”

    请看《谍战夫妻》大结局!夫妻无间道

    zj190128g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快捷键 →)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Copyright©2014 全本小说网(www.yznnw.com)拒绝弹窗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