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浮世王 > 第八十一章 小叔驾到

第八十一章 小叔驾到

  罗刹鬼子母暗中和血后两人沟通后,将沉入地下的鬼子们形成的黑雾慢慢吸入了身体之中,这是她那五百孩儿的鬼灵,之所以将它们收起,为的就是方便最后时刻的快撤离。&1t;/p>

  &1t;/p>

  此等大事由不得半点马虎,若是一旦出现什么差错,别说功劳了,波旬大尊绝对会无比残酷的惩罚它们。&1t;/p>

  &1t;/p>

  波旬大魔头的实力太过强大了,在罗刹鬼子母和玉修罗的心中都留下过浓重的阴影。&1t;/p>

  &1t;/p>

  他可是远古时期“欲魔天”的开创者,在百族巨头中都是排在先列的存在。纵然被释迦佛王打的只剩下了一丝残魂,但那也不是如今的二女可以抗衡的。&1t;/p>

  &1t;/p>

  要说他也是因祸得福了,如果他没有被佛王打的身死,最终可能会和百族巨头一起消失于世间。&1t;/p>

  &1t;/p>

  罗刹鬼子母将一切都准备好了,只要三个呼吸就够了,她有着强烈的信心,只要玉修罗和血后缠住受伤的吕青楼三个呼吸的时间,她便可以轻松的制服少年并且传送回失落之地……&1t;/p>

  &1t;/p>

  到那个时候就算是吕青楼再强再横又能如何,难不成还敢杀进失落之地?&1t;/p>

  &1t;/p>

  她还巴不得对方进入呢,到了那时可就是罗刹鬼子母更凶了。&1t;/p>

  &1t;/p>

  “动手!”罗刹鬼子母暴喝了一声,同时挥手间,操控阿鼻域中域将二女方圆五丈之内尽皆覆盖。&1t;/p>

  &1t;/p>

  此刻的域中域,乃是可进不可出!为的就是争取足够的时间。&1t;/p>

  &1t;/p>

  与此同时,罗刹鬼子母从另一方向奔向了少年所在的位置。&1t;/p>

  &1t;/p>

  修罗魔剑出漆黑魔气匹练,大红袍抖动间一片血光升腾而起,两者联手向着吕青楼压了过来。&1t;/p>

  &1t;/p>

  这还不是最令人头疼的,最令人头疼的要属不远处静立的那位血袍青年了,说不上什么时候就会杀过来为血后出头。&1t;/p>

  &1t;/p>

  那位的实力着实强大的有些吓人!起码吕青楼就看不出他的底路在哪里。&1t;/p>

  &1t;/p>

  即便如此,吕青楼也绝对不会束手待毙!只见他身影飞出之间,落足悬浮于血海之上!&1t;/p>

  &1t;/p>

  “哗啦~”&1t;/p>

  &1t;/p>

  血浪好似被什么东西向前推动,为二女前行增添了不少的度。&1t;/p>

  “”&1t;/p>

  “吼~”&1t;/p>

  &1t;/p>

  一声巨吼传出,不用想也知道是血魔之相再度出现了。&1t;/p>

  &1t;/p>

  吕青楼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的道:“凌云壮志始无极,拔剑斩天终作古!”&1t;/p>

  &1t;/p>

  “杀!”&1t;/p>

  &1t;/p>

  仍是吕家镇族圣术!&1t;/p>

  &1t;/p>

  无极惊剑术,拔剑斩青天!&1t;/p>

  &1t;/p>

  在斩出了这一剑之后,吕青楼睥睨强横的气势便是迅的衰竭了下去,同时体内受到的伤势也是更加严重了。&1t;/p>

  &1t;/p>

  这一剑,是随着吕青楼凌厉眼神的前移而斩落下来的,此剑一出,虚空之上顿时出现了一条细长的黑线,仿佛是将天空划成了两半。&1t;/p>

  &1t;/p>

  那是虚空裂缝,上边蕴藏着丝丝恐怖吸力,迅向下推动着,将血后、玉修罗,外加血魔法相一同覆盖在了这一剑之下!&1t;/p>

  &1t;/p>

  最先面对的是血魔法相,毕竟它个头那么老大,足有百丈大小。只见它毫无逃逸反抗之力,便被黑线从头胯斩成了两半,化为血气,迅消失在了这片空间之中。&1t;/p>

  &1t;/p>

  “噗哧~”&1t;/p>

  &1t;/p>

  太狠了!&1t;/p>

  &1t;/p>

  这无比凌厉的一剑只是斩在了法相上,便已经是将血后反噬成了重伤!&1t;/p>

  &1t;/p>

  而面对着接落下来的恐怖黑线,二女都是面露大骇之色,拼命的向后退去。&1t;/p>

  &1t;/p>

  “不~~”&1t;/p>

  &1t;/p>

  玉修罗无比绝望的看着眼前的虚空裂缝,难以置信的喊了出来。&1t;/p>

  &1t;/p>

  这一剑的威力,相当于斩出了半圣强者的巅峰一击,根本不是神通四凝可以逃脱的掉的。&1t;/p>

  &1t;/p>

  “怎么会?居然还不到一息的时间!”眼见二女这么快就要败亡了,远处鬼母丑陋的脸上也是露出了震惊之色!倒不是为了二人担心,她只是担心来不及拿下少年。&1t;/p>

  &1t;/p>

  就在虚空裂缝将要埋没血后两人之时,吕青楼不禁神色一紧,因为他看见那位红袍青年瞬间出现在了血后的面前。&1t;/p>

  &1t;/p>

  那一双没有血色的修长手掌,毫无停顿的按向了那条细长的虚空裂缝……&1t;/p>

  &1t;/p>

  “嘶拉~~”&1t;/p>

  &1t;/p>

  犹如瓷勺摩擦瓷碟的刺耳声音传出四周,众人都有一种头皮炸裂的感受。放眼望去,乌黑的虚空裂缝始终都在不停的切割着血灵君主的手掌,一点点的向下压来……&1t;/p>

  &1t;/p>

  血灵君主的手掌上被一层血光包裹,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居然可以和虚空裂缝互相攀比谁更锋利。&1t;/p>

  &1t;/p>

  就这样,两种力量开始僵持住了!&1t;/p>

  &1t;/p>

  罗刹鬼子母见状内心不禁暗喜,猩红的瞳孔散着异样的光芒,声如同飞一般的来到了少年面前。&1t;/p>

  &1t;/p>

  “跟我走!”罗刹鬼子母一把抓向少年的肩膀。&1t;/p>

  &1t;/p>

  “混账……”&1t;/p>

  &1t;/p>

  前方的吕青楼顿时一声暴喝,立刻就要回手杀来。&1t;/p>

  &1t;/p>

  “三绝情圣,你休想!”血后手指对天一指,道:“血魔种珊瑚!血魔珊瑚杀!”&1t;/p>

  &1t;/p>

  “嗖嗖嗖嗖嗖……”&1t;/p>

  &1t;/p>

  随着话落,血海之中无数血色珊瑚冲天而起,如同千万柄血色巨剑向着吕青楼杀去。&1t;/p>

  &1t;/p>

  “叮叮叮叮~”&1t;/p>

  &1t;/p>

  一柄白玉长剑被吕青楼舞动的密不透风,剑气激荡间,将大片的血珊瑚击碎成粉末。&1t;/p>

  &1t;/p>

  “修罗伤剑术!”还不待吕青楼歇口气,玉修罗娇喝一声,打出了和修罗魔剑一同诞生的修罗伤剑术。&1t;/p>

  &1t;/p>

  “修罗问心!”&1t;/p>

  &1t;/p>

  一剑南来,无尽的魔气中跳动着“砰砰”的响声,犹如心脏剧烈的跳动一般。紧接着滔天魔气化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心脏,罩向吕青楼的身躯,想要将他彻底包裹进去。&1t;/p>

  &1t;/p>

  “滚!”吕青楼越着急了,愤怒之间,一头黑恍若冲霄一样,根根竖起,只见他右手并称三指模样,对着玉修罗乳沟处指了过去。&1t;/p>

  &1t;/p>

  截生指,一指截生机!&1t;/p>

  &1t;/p>

  截生指,一指断龙脊!&1t;/p>

  &1t;/p>

  来自天域宋家的强大法技,虽然不是镇族圣术,但是一般族人也绝对不敢外传。&1t;/p>

  &1t;/p>

  只见巨大的金色手指径直脱离了吕青楼的手臂,击碎了魔气心脏后,继续向远处的玉修罗杀去。&1t;/p>

  &1t;/p>

  “给我破!”玉修罗体内的元力疯狂的涌入修罗魔剑后,剑尖一指,一道黑色的巨剑顿时从修罗魔剑中射出,迎上前去。&1t;/p>

  &1t;/p>

  “砰”的一声。&1t;/p>

  &1t;/p>

  只见截生指印瞬间便是湮灭了那柄魔气巨剑,而后,一指重重的点在了玉修罗的两胸之间。&1t;/p>

  &1t;/p>

  “噗哧~”&1t;/p>

  &1t;/p>

  包裹严严实实的黑袍寸寸破碎,成了漫天的烂布条,一个美丽的酮体毫无遮拦的摔在了血海之上。&1t;/p>

  &1t;/p>

  说时迟那时快,只此一击,玉修罗便已是再没有了还手之力。&1t;/p>

  &1t;/p>

  可是吕青楼仍旧无法脱身离去,因为那血袍女子的手段实在是太多,太诡异了。纵然他要比血后高上三个境界,但还是很难短时间打败对方。&1t;/p>

  &1t;/p>

  虽然吕青楼担心少年的安全,但毫无疑问的是,此刻他的确被血后成功的拖住了脚步。&1t;/p>

  &1t;/p>

  而另一旁,罗刹鬼子母不顾少年怨恨的眼神,轻而易举的便将他给抓在了手里。&1t;/p>

  &1t;/p>

  “丑鬼,你放开他!”郝多钱握着龙虎风云扇对着鬼母喊道。&1t;/p>

  &1t;/p>

  “你找死!”拥有惨白头和犄角的罗刹鬼子母一掌拍出,鬼元力澎湃而出,凝成了一颗拳头大小的鬼头,就要对着郝多钱打去。&1t;/p>

  &1t;/p>

  “住手!”少年感受到这颗厉鬼头颅的气息后,不禁大吼了一声。若是让这攻击落在郝多钱的身上,绝对会是身魂俱灭的凄惨下场。&1t;/p>

  &1t;/p>

  “你有什么资格阻拦我,今天让你感受一下朋友死在面前而你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罗刹鬼子母冷漠道。&1t;/p>

  &1t;/p>

  “你根本不是罗刹鬼子母,你也不配做她!”少年愤声说道:“在我记忆中,罗刹鬼子母是神圣的,而不是邪恶的,你不是她!因为你的心灵已经被恶魔所占据了,你背叛了你的信仰,也辜负了佛王对你的恩德,你就是个自私自利的怪物,悲哀的怪物。佛王真的是眼瞎了,怎么会相信你的本性是善良的。”&1t;/p>

  &1t;/p>

  “住口!”罗刹鬼子母厉喝一声。&1t;/p>

  &1t;/p>

  “我为什么住口?”少年也是厉声道:“我戳到你的痛处了?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你自己做过的事情我有什么不能说的?狗屁的佛门护法,只不过是一个背叛了自己的信仰,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佛王瞎眼才会渡化了你这怪物。”&1t;/p>

  &1t;/p>

  “闭嘴,小畜生,信不信我这就杀了你!”罗刹鬼子母面色狰狞的说道,同时掐住了少年的脖子。&1t;/p>

  &1t;/p>

  “杀,来杀,多杀点!”少年咬牙道:“左右你也杀了那么多的人了,还差我这么一个?哈哈,杀吧,虽然死在你的手里即恶心又窝囊,但是我一点都不在意。我就喜欢看你这种怪物的肮脏一面。真可惜佛王看不到这样的一幕了……”&1t;/p>

  &1t;/p>

  “你找死!”罗刹鬼子母干枯的手掌骤然紧,将少年脖子捏的“咔咔”作响。&1t;/p>

  &1t;/p>

  “咳……来,你没特……么…吃饭么……使劲!”少年因为缺氧导致脸红脖子粗的,但是却还是不停的刺激着鬼母。&1t;/p>

  &1t;/p>

  没有人活的好好的会想要去死,少年也不想!之所以求死,完全是因为血后之前的态度让他有了一种很不好的感觉。&1t;/p>

  &1t;/p>

  这是一种令人没理由会毛骨悚然的感觉,全身汗毛炸起,通体寒冷无比。&1t;/p>

  &1t;/p>

  少年的感觉一向很准,可能是因为他心脏的关系,所有感觉到的事情都会成真。而以往任何一次,都没有此次的感觉来的可怕,仿佛是有数不清的厉鬼冤魂时时刻刻缠着他一样。&1t;/p>

  &1t;/p>

  而此刻,随着罗刹鬼子母越加重的力气,少年渐渐的出气多进气少了。&1t;/p>

  &1t;/p>

  确实,罗刹鬼子母在少年有意的刺激下,恍若是忘记了所有事情,只剩下了哀伤至极的愤怒。&1t;/p>

  &1t;/p>

  而眼下,她只想杀人!&1t;/p>

  &1t;/p>

  “放手!”看到前面的情形,郝多钱和岑蓝蓝都要冲上前来,却被少年打断了。&1t;/p>

  &1t;/p>

  “推……退下,让她、开开心心的杀!”少年艰难的开口说道。&1t;/p>

  &1t;/p>

  “既然你一心求死,我就成全了你!”鬼母语气森冷的说完,就要直接扭断少年的脖子。&1t;/p>

  &1t;/p>

  任凭少年一副一心求死的样子,可是岑蓝蓝和郝多钱怎么可能无动于衷,两人对此狂奔了过来。&1t;/p>

  &1t;/p>

  可是,还能来得及么?就算是郝多钱打开龙虎风云扇也终究无法赶上。&1t;/p>

  &1t;/p>

  “好大的狗胆,丑东西,你敢伤我侄儿一根毫毛?”&1t;/p>

  &1t;/p>

  随着这一声炸喝暴起,远处一片风雷紫光刹时滚滚而来。&1t;/p>

  &1t;/p>

  那是一杆硕大的雷电长矛,瞬间穿过了千丈距离,直接贯穿了罗刹鬼子母唯一的一条臂膀。&1t;/p>

  &1t;/p>

  “滋啦拉~”&1t;/p>

  &1t;/p>

  穿透鬼母的臂膀后,雷矛顿时化作了漫天雷蛇,四下散开。&1t;/p>

  &1t;/p>

  “咳咳咳咳……小叔?”少年一阵咳嗽后,不禁无比惊讶的瞪大了双眼。&1t;/p>

  &1t;/p>

  &1t;/p>

  &1t;/p>

  &1t;/p>

  &1t;/p>

  &1t;/p>

  &1t;/p>

  &1t;/p>

  &1t;/p>

  &1t;/p>

  &1t;/p>

  &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fushiwang/86697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