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高魔地球 >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险些活在背景里的诸位

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险些活在背景里的诸位

  史蒂芬妮可以伪造自己的出生证明,居住地,甚至是父母的死亡原因,嗯……她的父亲死于芥子气一次,流弹身亡一次,炸弹之下尸骨无存一次,母亲的身份也从战地护士换成了军工厂女工,但却无法伪造身体的检查证明。

  身高体重之下,就是密密麻麻的疾病名称,高血压,哮喘,心脏病……简直堪比一本医学字典,让负责检验的医师都不忍直视。

  任何一个有良心的医生都不会让这样一个还不知道能继续活多久的女孩上战场,就算那些没有良心的也不会这样做,毕竟她的身高一眼就能看到,简直是个越不过去的坎,造假都没法造。

  所以史蒂芬妮不出意外,每次报名参军收获到的,都是一个4f,最低等,不合格。

  这些事情恐怕就连芭吉尔都不了解,只以为自己闺蜜落选的原因是矮小羸弱,却不知道更严重的问题是她的疾病。

  当然,这个时代的医学并不发达,就算有很多黑科技,绝症仍然是绝症,并且大部分人都或多或少的有类似轻微肺炎的症状,不过没有史蒂芬妮那么严重就是了。

  善良要强的史蒂芬妮自然也不可能把这些令人困扰的问题告诉自己的好朋友,让她陪着自己一起困扰。

  但易嚣知道这些,所以他抢在史蒂芬妮之前,已经将纸盒子们抱了起来。

  易嚣的力量很大,不是稍微比普通人更强壮一些的那种,而是若他认真起来,恐怕地球上没有几个颜色正常的人类比他力量更大,

  “嚯。”

  这几个纸盒子还蛮有分量,也不知道到底在里面装了什么东西,不过易嚣很清楚美国人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家庭传统,比如说喜欢把孩子小时候用过的东西都包成一个个纸盒收藏起来,等到他们结婚或成家,在拿出来回忆一番。

  当然,很多国家都是这样,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传统,不过美国人似乎更喜欢打包分盒而已。

  颠了颠手中的重量,并不轻松,起码对普通人来说是这样。

  易嚣的伪钢铁之躯虽然在力量上已经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但在掌握上却没有出现失控,首先一点,他也是从普通人度过而来,其次……露西也不可能让银舌在设定上出现这么大的纰漏。

  否则一个合理的故事也不用精雕细琢几百遍了,甚至不为多么造词优美,情节多么跌宕起伏,仅仅只是符合逻辑。

  为了避免惊世骇俗,在这些小细节上易嚣还是非常注意的,他仅仅只是搬起了屋里大约过半的东西,三个盒子摞在一起,双臂用力一鼓,并不显得多么强壮的身躯上立刻凸显出肌肉来。

  不过饶是如此,这重量仍然不轻,足够让人吃惊的了,比如说一旁的史蒂芬妮。

  “你力量可真大。”

  她的目光很奇怪,语气颇有几分复杂的说道。

  易嚣大约能够理解,她并不是羡慕自己的力量有多大,多能打,她仅仅只是想要一个健康的身体。

  史蒂芬妮是个好人,她的心中怀着正义,在战争来临之际,虽然她身为女人,却也不愿意躲在后方,更希望像那些适龄男性一样,前往前线出自己一份力量。

  她并不是想要证明什么,她甚至不想杀人……无论是哪里的人,无论是否是……敌人。

  但很可惜,她却有着一个连正常人都不如的身体。

  史蒂芬妮并不是想要多么强大,去当什么恶霸,她的心灵已经足够强大了,事实上她需要的……不过是一个机会而已。

  为这场战场出一份力。

  用她自己的方式。

  易嚣的确有很多方式可以帮助史蒂芬妮,魔法,魔药,甚至是银舌,只需要很短暂的时间就可以见她变成一个最优秀的骑士,无论是身体素质上的,还是战斗经验上的。

  甚至是更强。

  毕竟正好……易嚣最近就在研究这方面内容,并且已经取得了不小的进展。

  但这不应该是史蒂芬妮罗杰斯踏足的领域。

  她有着独属于她的未来。

  于是易嚣就装作没看见史蒂芬妮的目光……或者说即使是看到了,也毫无反应的抱着一摞纸盒子走了出去。

  在易嚣离开后,史蒂芬妮试探着搬动了一下地面上的纸盒……发现自己根本连移动它一点都无法做到。

  史蒂芬妮不由得有些黯然。

  但是看得出……她这几年没少往这间房间里堆东西,简直已经把这当仓库或者杂物间阁楼了。

  不过……虽然易嚣装作没看见史蒂芬妮,但正准备过来溜达溜达的芭吉尔在刚踏入史蒂芬妮的房间,却看到了抱着一大堆纸盒走过来的易嚣。

  这些东西的分量可不轻松。

  对史蒂芬妮房间的了解比她自己还熟悉的芭吉尔在暗中犯着嘀咕……这家伙的力量看上去可不小啊,瞅了瞅鼓起的肌肉,她有些怀疑自己的小胳膊小腿能否是对方的对手。

  转悠转悠,芭吉尔就离开了这里。

  很快,易嚣就在史蒂芬妮的指挥下将纸盒子塞进了屋子中各个角落,史蒂芬妮的房子虽然很小,但还是能够挤出些地方的。

  就在俩人刚把这些东西塞好,芭吉尔又转转的重新走了进来。

  “我盯着你呢,小子。”

  这次她显然比之前有自信多了,一进门就神清气爽的说道,甚至难得的,脸上特有的我很不高兴都被冲淡了几分。

  易嚣有些疑惑……然后就看到,在说完这句话后,她一撩腰间的衣摆,露出插在裤子中的手枪短柄。

  易嚣和史蒂芬妮:……

  是的,打不过易嚣,不是还有枪么。

  美国可从来都不是一个禁*的国家,尤其是现在这个混乱的年代,有枪别说枪*可以弄到手,有钱就没什么弄不到的东西。

  就可以这样为所欲为。

  这也是史蒂芬妮和芭吉尔就这样冒然同意易嚣一个陌生男子入住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她们就真的这么相信易嚣,而是就算遇到危险……她们也不是没有反抗的力量。

  甚至有可能反客为主……她们才是危险的存在。

  毕竟对于现在人而言,枪械武器,几乎是无法对抗的存在。

  在场没有人是笨蛋,面对芭吉尔略显智障的挑衅,易嚣决定保持沉默,试图和一个女人去讲道理,那易嚣才是真的智障了。

  作为芭吉尔闺蜜的史蒂芬妮根本不可能不清楚,她也有些小无奈。

  “芭吉尔。”她颇感无语的说道,“淑女一些。”

  芭吉尔翻了个白眼,然后将手枪收了起来。

  易嚣的眼睛很尖,就这一瞬间,便注意到芭吉尔的手枪型号并不是市面常见的货色,或许在易嚣眼中看来它很落后过时,但在这年代……可是好东西。

  只有军队里才有的。

  看来是那个什么特工培训中*下发的。

  无论如何,易嚣都帮助了史蒂芬妮,哪怕芭吉尔再不爽,三人也还是去外面狠狠的搓了顿好的。

  原本是打算为芭吉尔的离去践行……但既然加入了易嚣,也就变成了三个人。

  最后的账是易嚣结的,他并不差钱,但他看的出无论是史蒂芬妮还是芭吉尔都很差钱。

  这个年代还比较流行绅士付钱……还没到后世女性自立,aa付账的程度,俩人稍作推辞之后也就继续争抢。

  看得出,在易嚣大方的结了账,并流露出我很有钱这个意思后,芭吉尔对待他的态度也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转好。

  因为易嚣在她眼中看到了一股……名为凯子的眼神。

  看来芭吉尔确实很缺钱。

  易嚣回忆了一下有关冬兵的人设。

  年轻时候的冬兵和队长居住在一起,从小就认识,虽然没有详细介绍,但布鲁克林可不是纽约的富人街区,能和史蒂夫一同住在着的冬兵也就可想而知。

  他英俊,潇洒,略萌,布鲁克林的万人迷小王子,虽然女友换的频繁,但恐怕钱财方面并不是同样潇洒。

  哪怕现在转变了之后也是一样。

  女性在这个年代更不好赚钱,很多动作都不需要女性,除非……用其他的方式,但显然芭吉尔不会这样做。

  她的房间和史蒂芬妮的一样看起来囊中羞涩……也难怪她把注意打到易嚣身上。

  毕竟她就要成为一名特工了,无论是身份上的,地位上的,武力上的……看起来似乎都全面压制易嚣。

  嗯……

  芭吉尔觉得让易嚣留在这里,似乎也不错。

  当然,芭吉尔不会像一个恶霸似得,直接抢易嚣的钱,但作为住在这里的房租,偶尔请吃一顿好的也是应该的吧。

  现在可是战时,无论是奢饰品还是普通用品,尤其是食物方面,都要比以往暴涨了好几倍不止。

  吃饭也不是那么容易。

  易嚣到是对此并没有多少在意,因为金钱对他来说……真的是毫无意义。

  或许以前他还会偶尔关注金钱,但当他可以利用银舌直接具现出一座金山,一洞窟属于巨龙的宝藏之后,金钱就彻底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能用钱买到友谊,易嚣一点也不介意。

  金钱的魔力之下,芭吉尔的态度缓和了很多,史蒂芬妮本就是个好老人的性格,一路上三人聊得都很愉快,起码……比之前好多了……

  是夜,纽约再次陷入寂静之中。

  这里是布鲁克林,不是地狱厨房,本身就没有那么混乱,作为富人之下,但却还没有到贫民的这一阶层,布鲁克林的每晚都很安静。

  因为这里的人多数都需要忙碌一天的工作,餐厅打杂,超市兼职,又或者清理垃圾,维修之类的工作,有的人还身兼数职,基本上早早的就进入了睡眠。

  更何况,此时的纽约至少少了三分之一的人口,全都是适龄男性,他们有的赶赴欧洲的战场,有的赶赴其他的地方。

  余下的,只有350万的女性,以及其他年龄过大或还小的男子。

  夜幕下的布鲁克林静极了,隐秘的星辰从天空中挥洒下来,似乎在夜空中撒下一连串的光辉,仿佛流星划过的灿烂尾巴,又像是女巫在空中施展魔法。

  但仔细看去,就会发觉什么都没有,一切都只是凝望着夜空的孩童臆想。

  易嚣没有凝望夜空,但也同样没有陷入沉睡。

  因为时间紧迫,已经没有多少时间给他浪费了。

  “那你还住进这里?”

  正在易嚣发呆的时候,天花板上的阴影中突然出现一阵蠕动,一颗人类的脑袋悄无声息的从阴影中钻了出来……然后在一连串黑色长发的牵引下,慢慢垂到了易嚣的枕头边,落到了与他平行的高度。

  几乎在一瞬间,安静房间中的气氛就从静谧的美式抒情片变成了经典日式恐怖片。

  易嚣叹了口气,然后目不斜视的抓住贞子垂下来的脑袋继续下压,无视她的抗议,直接摁到了地板上。

  下一刻,贞子的脑袋没入地板当中,牵引着它的黑色长发也消失不见,一瞬间这里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天花板上还在阵阵蠕动的,不怎么正常的阴影,诉说着之前的一切都不是幻觉。

  “你也太绝情了。”

  “露西不是失去联络了么。”

  “而且不仅露西不在这里,似乎谁都不在这里。”

  易嚣很清楚贞子的这个谁,是指的谁,除了露西之外,还有雅典娜之类的家伙,她们互相之间并不怎么对付。

  “看上去露西不在,你很高兴。”

  “还可以。”贞子的语气轻松。

  “安静。”易嚣低声说道。

  “我可不确定芭吉尔睡没睡。”

  房间的隔音不好,不能指望这些三四十年代的老房子隔音有多好,而且虽然今晚看上去芭吉尔对待自己的态度有所缓和……但易嚣很清楚,芭吉尔不像史蒂芬妮那么善良,并且她有着足够的警惕心。

  不可能一下子就完全对一个陌生人放松警惕。

  说不定她也没有睡踏实,哪怕她和史蒂芬妮一样,都喝了不少的酒。

  贞子撇撇嘴。

  事实上,贞子在面对易嚣时,要比面对露西更没有压力,因为易嚣其实很少对她们摆出严肃的态度,又或者冷言冷语。

  他总是非常的温和,平淡,不急不缓,不紧不慢。

  反倒是露西,似乎将自己摆正为易嚣的助手兼职管家,对她们总是格外的严肃。8)
  浏览阅读地址:/gaomodiqiu/86667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