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3节 张捕头

第3节 张捕头

  尘满面鬓如霜的张重元赶到王宅时,王员外一家和丫鬟仆役大大小小十七口的尸身已被码成一排,置于前院东墙根下。&1t;/p>

  虽已近亥时,但朗月清辉流撒,加之数名捕快衙役执火挑灯——偌大个院里通透如昼,纤毫毕现。&1t;/p>

  *&1t;/p>

  “捕头您回来了……”&1t;/p>

  “张大人……”&1t;/p>

  “张大人您怎么样?可还顺利?”&1t;/p>

  张重元白日里率人去城外蜈蚣岭揖凶未果,正自气恼。没成想一案未结,又出了一桩大案。此刻他浓眉紧锁,眉间如刀刻般现出个“川”字。&1t;/p>

  *&1t;/p>

  张重元点头示意后,走到尸身之前。&1t;/p>

  只见这排尸身除却一个断头的仆役之外,皆是面目乌黑、全身青肿,神情也是如出一辙的极显恐怖之色。&1t;/p>

  细察半晌,张重元吁一口气,问道:“这王家,还剩什么人?”&1t;/p>

  王员外在这定兴城也算个知名人物,张重元与他曾有数面之交,知其心地良善、为人忠厚,谁想此番却着此不测,甚是痛惜。&1t;/p>

  旁边捕快俯身道:“大人,王员外一家大小悉数横死,只有王员外的公子,尚未找到……”&1t;/p>

  “噢?”&1t;/p>

  王员外几年前喜得贵子,珍爱得如掌上明珠一般,那小公子也是聪慧非常,甚得王员外喜爱。&1t;/p>

  “里外都搜过了么?”张重元问道。&1t;/p>

  “是,除了几重院落、前后花园,连井下厕中也无一遗漏。”&1t;/p>

  “这倒怪了……几岁的娃娃能跑到哪儿去……再搜!仔细搜!”&1t;/p>

  “是!”&1t;/p>

  若那孩子还活着,没准看到凶犯样貌,若真如此,于破案大有裨益。&1t;/p>

  张重元又细观一遍十几具尸身,只见形状惨烈、神情惧恐,身上却没有明显伤痕,不似一般的凶杀命案……&1t;/p>

  想了想,张重元招过手下一名老捕快:“黄六,你看这些人,死因为何?”&1t;/p>

  黄六跟随张重元办案多年,大小也经了百八十起案子,颇有些经验。知道大人要询问自己,轻声道:“大人,我看这案——非同寻常啊……”&1t;/p>

  “哦?”张重元不动声色:“说来听听。”&1t;/p>

  “一来——”黄六略一沉吟,道:“案时大概是晚饭时分,邻里街坊都还未睡,却无一人听到呼叫之声……可见凶徒要么人多,要么手段快绝……”&1t;/p>

  “恩……”张重元道:“还有呢?”&1t;/p>

  “二来,我们问过周围邻里,包括街头巷口游走的小赎,晚间并没未看见可疑之人进出王宅,若非外出归来的下人觉,这周遭四邻皆不知王宅已被灭门!”黄六神情凝重,分析道:“若说凶徒人多,怎么又没有踪迹?”&1t;/p>

  “对……”张重元四下看看:“院里没有遗留什么外来之物么?”&1t;/p>

  “没有——”黄六道:“我们都查过了……这第三,仵作已经大概看过,这些人并非死于寻常刀剑,却像是中了什么奇毒……”&1t;/p>

  “奇毒?”张重元眉峰紧皱:“看仔细了?”&1t;/p>

  “看仔细了——”黄六抬眼看了张重元一下,又俯身道:“大人,仵作细细勘验过一名家丁的尸身,颅内、脏腑、肌里均未见毒物,体表、间、指甲缝隙中,也未查到毒物……可偏偏这些死者面色青,浑身乌黑,又极似中毒之兆……”&1t;/p>

  “不能轻下断言——”张重元摇摇头,看看忙碌的左右,又道:“那个断颈之人呢?”&1t;/p>

  黄六亦看看左右,低声道:“怪就怪在这里——那断颈之人,头颅与尸身却相隔数步之遥,且我们赶到时,现他的尸身与王员外的纠缠在一处……这下人虽是断了颈,可脖腔并未喷血,王员外又似乎被这尸身扼死,实在是奇之又奇啊……”&1t;/p>

  “这……”张重元眼睛一眯:“难道是什么妖术!”&1t;/p>

  “妖术?”&1t;/p>

  &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4826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