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5节 祖孙

第5节 祖孙

  “爷爷……”&1t;/p>

  定兴城向阳客栈后院的厢房内,烛光明照。炕上趴着个十五六岁的明媚少女,以手支颌,向身旁正盘腿练功的老者说道:“爷爷,咱们这次回山,何时能再回家看望?”&1t;/p>

  老者静默一刻,睁眼微笑道:“诺儿,这才离家半日,便想家了?”&1t;/p>

  “哦……”少女偏头想了想,嗫嚅道:“也不是……只是……”&1t;/p>

  老者振直身形、松开筋骨道:“诺儿,你也不小了,既然答应随爷爷一起修道,便不该再存着牵挂之心。将来等你道术初成,令师定会准你下山修行,那时莫说回家,便是三山五岳也尽可去了。”&1t;/p>

  “我——”少女点点头,犹有不甘:“我……怕娘真的气病了……还有我爹……”说至此处语声渐低,已是泫然欲泣。&1t;/p>

  “诺儿——”老者探出枯瘦手掌,慈爱地在少女颈后抚摸几下,缓声道:“自古忠孝难两全——你若忠于师门、执于修仙,于这‘孝’上便要放一放……要知道,日后若真能长生久视、吞吐烟霞、成就不死之身,那才是对父母最大的报恩啊——”&1t;/p>

  “唉……”&1t;/p>

  少女闻言轻叹,将脸埋进臂弯中,不再说话。&1t;/p>

  “诺儿——”老者看看少女,又劝道:“派中能将你纳为内门弟子已是天大的福份,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可惜啊,爷爷空有这慧眼,却无这慧根啊……”&1t;/p>

  “爷爷不要心急!”少女忙抬头劝慰:“没准儿您再练个三五载,也能被收为内门弟子呢……”&1t;/p>

  老者听罢凄然一笑,并不作答。&1t;/p>

  *&1t;/p>

  这祖孙两个爷爷名为苏慕云,孙女叫作苏海诺。&1t;/p>

  苏家历代居于直隶武安,枝繁叶茂、家道殷实,算是个大户人家,在当地颇有名望。&1t;/p>

  苏慕云少时虽读诗书、却不喜功名,只是心崇黄老之道,一心要做个逍遥自在、寿与天齐的神仙。&1t;/p>

  及至壮年功名无望后,他每隔三两年便出游一番,寻仙访道。可惜探访数次,也没什么结果。&1t;/p>

  几年前老妻离世,苏慕云更无挂碍。不顾子孙反对再次出行,这一回却是奔波五年方归。&1t;/p>

  天下修真门派众多,大多踞于名山峻岭——从北起有:千山、五台、泰山、九华;往南排下去有雁荡、龙虎、庐山、峨眉、青城、罗浮、茅山、清源等等;西有莽昆仑,东有普陀山……&1t;/p>

  可苏慕云没个头绪,全凭自己兴之所致,遍游南北、遍访名川。怎奈他资质平庸、年齿又长,修道门派虽众,却无一个肯收他。&1t;/p>

  *&1t;/p>

  大概两年前,苏慕云长徙千里,竟流浪到清源山下。&1t;/p>

  此时他已心灰意冷——跑这些年,踏遍大江南北,全无半点收获。若非凭着一股狠劲,早坚持不下来了。&1t;/p>

  上山前苏慕云思咐,再去探访一番,若再不能遂意,便打道回府、颐养天年了。&1t;/p>

  谁知因连日辛劳,苏慕云走到半山时,却患起病来。&1t;/p>

  苏慕云咬紧牙关、拖着病躯挪到齐云剑派门,他也豁出去了,索性一歪头倒在山门,等着齐云弟子救治。&1t;/p>

  果不其然,有弟子现他卧倒于地,连忙将他扶进派内。&1t;/p>

  苏慕云有气无力趁机游说,一面是倚老卖老,一面是倚病卖病——央求值守弟子让他在派中休养,说仙长若是不救,只怕不出三日,自己便困死山中了……&1t;/p>

  几名弟子见其年长体虚、困病交加,只得请示派中长辈后,将他安排在偏院休养。&1t;/p>

  *&1t;/p>

  这一养便是月余。&1t;/p>

  其间苏慕云趁机游说上下,并应允捐上百两纹银,只求入了仙门,得偿平生所望。&1t;/p>

  不知为其诚意所感,还是为钱财所动——派中执掌杂务的白真人竟然应允,答应收他为外门弟子。&1t;/p>

  各大门派的外门弟子多是做些杂务——跑跑腿、送送信、收收地租……有空了,象征性地传些道术。若是清源山四下的年轻人寻来,根本不费气力便能成为外门子弟。&1t;/p>

  不过这对于苏慕云来说,却是惊天之喜!&1t;/p>

  听闻白真人将自己列入门墙,直喜得老泪纵横、拊额长啸——可怜奔波半生、一事无成,此时终于感动上苍,得偿大愿。立时不顾病躯,跟随执事跑到大殿,行了入派大礼。&1t;/p>

  从此,苏慕云便是修真大派齐云剑派的一名弟子了!&1t;/p>

  *&1t;/p>

  人逢喜事精神爽,没几日苏慕云便已痊愈。&1t;/p>

  由此心中更是赞叹——这仙家名山果然是灵气蓊郁、祥瑞非常!想来寻常百姓久居此地也能百病不生……自己诚心诚意感动上苍,没成想老了老了竟有此福报!&1t;/p>

  *&1t;/p>

  接下来便是修行。&1t;/p>

  苏老先生在家也看过些黄老之书,于道术只懂些粗浅皮毛,此番入门,先从打坐服气练起。&1t;/p>

  进得派中,苏慕云看谁都是仙长,对谁都是言听计从、百般奉顺。不过没个人认真教他,他只得一会东一会西,抓起什么就胡练一气。&1t;/p>

  对此苏慕云倒毫不在意——龙门都跃了,还怕不能脱胎换骨?这里山清水丽、人杰地灵,假以时日必能羽化登仙!&1t;/p>

  见苏老先生这东一榔锤西一棒子的拙劲,派中弟子时有嘲笑。苏老先生只当人家是在激励自己,由此更是如饥似渴,恨不能看人做饭都学上一气,一心要将勤补拙。&1t;/p>

  派中长老前辈,根本没注意还有这么个人。可能也是悯其年老,跑腿差事也不派他。&1t;/p>

  苏老先生感恩戴德,认定师长在体恤自己,由此更加废寝忘食。&1t;/p>

  *&1t;/p>

  如此半年一晃而过。&1t;/p>

  这日用斋时,苏慕云听说派中有信件要送往山西大同。琢磨一番,苏慕云跑到白真人处自动请缨,要接下这差事。&1t;/p>

  苏慕云算盘:一来这么长时间了,怎么也要知会一声。告诉家人今后自己要终老山林、修仙证道,让家人再莫问消息;二来许诺的百两纹银还没捐上,白真人虽是不提,自己却时刻谨记在心的。&1t;/p>

  *&1t;/p>

  白真人听苏老先生说回家取钱,一边笑称不必,一边答允下来。叮嘱他路上小心,不要急于赶路累着身子。&1t;/p>

  苏老先生千恩万谢,整顿行囊、领了信件下山而去。&1t;/p>

  谁知他这一下山,又引出一桩事来!&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4826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