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8节 穿墙术

第8节 穿墙术

  苏海诺性情温和、知规守礼,甚得灵素真人喜爱。才几个月下来,于道法上便学得颇有根基。&1t;/p>

  苏慕云得知后又酸又喜——喜的是海诺果然不负众望,以惊天之资得名师传授,不出数年必有大成;酸的是自己依然营营碌碌,整日价干些琐事,不知何时才能出头……&1t;/p>

  更让苏老先生不平的是,海诺作为灵素真人亲传弟子,辈份上比自己还要高出一辈,自己竟然要向孙女叫一声师叔,每每念及,便觉得郁闷难当。&1t;/p>

  *&1t;/p>

  这日苏慕云正在外院闲坐,忽听山门值守弟子前来报知,说有苏家的家丁前来拜访,死活要见苏老先生。&1t;/p>

  苏慕云当然知道家丁找来所为何事,心中不禁惴惴,整顿心思后出门迎接。&1t;/p>

  家丁见到苏老爷子,行礼之后说此次前来,一来是给老爷请安,送些衣物银两;二来,却有个消息——海诺母亲思念过度,已是生了重病,还望苏老爷子特许家丁带着海诺回家探望。&1t;/p>

  苏慕云拈须沉吟,他心中明镜一般——这“病重”恐怕只是计策。可若执意不让海诺回家探望,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1t;/p>

  如果海诺回家,能跟父母讲讲自己在清源山上所受礼遇,没准她父母还能放下心来。不然长此以往,也不是回事。&1t;/p>

  想通此节,苏慕云便告诉家丁,让他先回去,自己几日后便带海诺回家探母。&1t;/p>

  可无论怎么说,家丁硬是不肯先走一步。苏慕云只得依从,让他且在山下盘桓几日。&1t;/p>

  *&1t;/p>

  回转派中,苏慕云禀告白真人及灵素真人二位师长,说明情况。白真人不拿主意,灵素真人听罢却面露难色。&1t;/p>

  苏慕云知她舍不得心爱弟子,便猛拍胸脯信誓旦旦,说自己一定会将苏海诺平安带回、完璧归赵,还请师叔祖放心。&1t;/p>

  “师妹——”白真人略一沉吟,向灵素真人道:“你看这样如何?不如派上一名干练弟子,护送他二人回家,若有什么急难……也好帮上一把……”&1t;/p>

  灵素真人明白白真人的意图——若她家里不肯放行,便是硬抢,也要将苏海诺抢回来!&1t;/p>

  这样的良材美质百年难遇,平白荒废固是可惜,若不留神让别的门派抢去,也大大不妥。&1t;/p>

  “师兄,不必如此着相。这是她的家事,回去探望母亲也是应该的,咱们不好置喙。”想了想,灵素真人微笑道:“若找个干练弟子陪同,也是不妥……海诺才入门不久,若连办个家事也要人护送,只怕引来非议,也会惯坏孩子……什么事都经一经、于她也有好处……这样,我自会做些安排,就让他们祖孙二人去吧……”&1t;/p>

  白真人见灵素真人如此说,不禁佩服她的气度。&1t;/p>

  这几个月来灵素真人早已将苏海诺视为掌上明珠,传法练功,须臾不离。此时能安心让她归去,实属不易。&1t;/p>

  “如此也好!”白真人附和道:“玉不琢不成器,咱们做长辈的,还是不要太多干涉才好。”又转向苏慕云道:“苏慕云,你可要知晓,苏海诺于咱们齐云剑派非常重要,此次回家,万不可有什么闪失。”&1t;/p>

  “还请两位师叔祖放心!”苏慕云挺身道:“有我在,定能让海诺平安归来!”&1t;/p>

  白真人点点头,吩咐人将苏海诺叫来。&1t;/p>

  灵素真人将事情大致与苏海诺说了,又将她唤到一旁,密密咐嘱。&1t;/p>

  苏海诺这几个月来在派中甚是惬意,不单喜欢上了修道,且与师傅亦结下深厚感情。此刻得知母亲病重虽然心中慌乱,却也保证事毕之后,一定尽快回山。&1t;/p>

  两位真人千叮万嘱后,苏慕云带着孙女收拾行李,与家丁一起,赶回武安。&1t;/p>

  *&1t;/p>

  回到家中一看,果然母病云云只是说辞。&1t;/p>

  海诺父母见到宝贝闺女,上前抱住放声大哭,惹得苏海诺也是泪水涟涟。&1t;/p>

  儿子儿媳见苏老爷子也跟了回来,虽然不敢埋怨父亲,不过也铁了心——不管父亲再如何劝说,只是将苏海诺锁进闺房。&1t;/p>

  苏慕云见状,也不着急。&1t;/p>

  坐定之后,先大讲特讲海诺在清源山如何平安快乐、如何惬意舒适;说她在师门中备受宠爱、更胜家中;更难得的是,她真是百万中无一的修仙奇材,假以时日必有大成……&1t;/p>

  任凭老先生口舌如簧,儿子儿媳只是八风不动。老头说得都脱力了,也没半分建树。&1t;/p>

  无奈之下,苏先生只得故伎重施,另谋良策。&1t;/p>

  *&1t;/p>

  苏海诺虽然被锁在闺中被婢女严加看管,苏慕云却是不愁。&1t;/p>

  原来这几个月他道基初定,临下山时,他特意向白真人请教,学了个“穿墙术”——以备不时之需。白真人会意,欣然应允,反复教授苏慕云,直到他熟练掌握。&1t;/p>

  这天下午,苏慕云踱步来到后院,说是临走前要告诫海诺一番,让她在家安心修道。&1t;/p>

  苏海诺父母知道父亲到了后院,如临大敌,死死守在闺房外,不让老爷子踏入半步。&1t;/p>

  苏慕云表面上装作无奈,却趁无人注意之际,将一纸团破窗弹入屋中,告诉苏海诺三更时分,要将其“救走”。&1t;/p>

  *&1t;/p>

  这一年多来苏海诺跟着爷爷遍游名山大川,开了眼界,对外面世界心生向往。再加上她真是性喜修道,对师傅又情深意厚,此时于她心里,倒有一多半向着爷爷。&1t;/p>

  不过此番回家,见到父母又生眷恋,不忍远离。心中着实难以割舍、左右为难。&1t;/p>

  说来说去苏海诺毕竟年少,心里没什么主意,此时见爷爷出此奇计,只得依从。&1t;/p>

  是夜,苏慕云潜入后院,用穿墙术进入海诺屋中,却是人不知鬼不觉。&1t;/p>

  进到屋中,见苏海诺已经收拾完毕,正独自垂泪。&1t;/p>

  苏慕云知她心意,忙又劝诫一番,说她道术小成之日,便可回家清修云云,总算劝得海诺收住泪水。&1t;/p>

  苏慕云又运穿墙术将海诺带出屋外,一路潜行出了宅院。抬眼见明月当空,不禁老怀大畅。&1t;/p>

  此番离去,苏慕云依旧修书一封,说自己还有孙女都是修道志坚,家人不必再寻。他日学道有成,自有归来之日。&1t;/p>

  又说若是再着人上山搅扰,自己便要带着海诺远遁天涯,终不能被苏家人找到。&1t;/p>

  *&1t;/p>

  次日海诺父母见了书信,摧肝裂胆大放悲声,又见父亲语意决绝,心中也没了主意。生怕再行逼迫,老爷子真带着海诺远遁天涯,那就得不偿失了。&1t;/p>

  想来想去只得作罢,只留下海诺母亲每日里以泪洗面不提。&1t;/p>

  *&1t;/p>

  这一老一小辞别家中,一路前行。这一日,却是来到定兴城中。&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4826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