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10节 问话

第10节 问话

  捕快离开,张重元挥舞宝刀又耍一阵,心中兴奋莫名。这刀掂着沉重,使起来却毫无生涩之感,每一细微处皆具匠心,果然是出自名师之手!&1t;/p>

  苦战归来又一夜未眠,此时张重元终是困了。回身坐在桌边,守着宝刀支颐假寐。&1t;/p>

  *&1t;/p>

  过了不知多久,听得外面暄哗之声渐起。张重元猛醒,先看看刀,再看看天色,已接近晌午。&1t;/p>

  张重元抹把脸,将宝刀藏起,踱出屋外。&1t;/p>

  *&1t;/p>

  来到府衙后院,见墙根处稀稀拉拉站着十余人,聚了几名捕快正一一喝问。&1t;/p>

  张重元略一打眼,心生郁闷——只见抓过来的多是城中摆摊算命的江湖骗子。张重元暗气,心道这些人哪有什么道行?整日在城中闲逛骗钱,借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去做惊天大案!&1t;/p>

  再看这十余人中,却有两个陌生面孔——一个老道带着名少女躲在墙边,神情惶恐。&1t;/p>

  张重元精神一振、定睛细看,那老者又高又瘦、身着道袍,长须飘拂,俨然有几分仙风道骨;那少女不过十四五岁年纪,清秀纯洁,十足一个美人胚子!&1t;/p>

  “咳——”张重元快步上前,作礼道:“请问道长上下?来自何方?”&1t;/p>

  *&1t;/p>

  这一老一小,正是路经此地的苏慕云和苏海诺。&1t;/p>

  大清早被几名凶神恶煞般的捕快从客栈中揪出,去王宅凶案现场训问一番,接着又拿回来细审——把苏老先生早唬得魂不附体。&1t;/p>

  此时见个身材高大、满面风尘的捕头过来问话,苏老先生忙作礼道:“不敢不敢!小老儿苏慕云,只是齐云剑派的外门弟子,还算不上真正的修道之人……”&1t;/p>

  以苏慕云的身份和资历,出门在外可以不顶道冠、不着道袍的。&1t;/p>

  但老先生此番归省,当然要显摆一番,便找裁缝做了几身道袍。没事便穿在身上,以显道门身份。&1t;/p>

  张重元听得“齐云剑派”四字,眼前一亮,拱手道:“失敬失敬!原来是齐云剑派的仙长——在下张重元,早听说过齐云剑派,乃是天下一等一的仙家大派啊……”&1t;/p>

  苏慕云听了更是惶恐,双手急摇道:“可不敢称仙长,可不敢……小老儿只是粗练了几年道术,未窥门径、未窥门径……”&1t;/p>

  “呃……”&1t;/p>

  张重元见苏慕云神色慌张,哪有半分仙家的神闲气定,心中生疑。再看苏海诺,虽然怯生生躲在苏慕云身后,神情倒不慌张。&1t;/p>

  “先探他虚实再说!”张重元想罢,朗声对苏慕云道:“大清早便将老先生叨扰起来,得罪之处还望海涵!不知老先生可去过那王宅,对王宅那灭门凶案,有何指教?”&1t;/p>

  苏慕云一听“王宅凶案”这几个字,立时吓得浑身打颤。&1t;/p>

  王宅那十几具尸身的惨状已将他吓得不轻,更怕与此案扯上什么干系——若是无端蒙冤、进入狱中候审,可就大大的不妙了。&1t;/p>

  “这——”苏慕云忙躬身道:“小老儿不知,小老儿实在不知啊!还望大人高抬贵手,放过我们祖孙……”&1t;/p>

  “呵呵!”张重元摇头笑笑,眼睛看向苏氏祖孙,脸却偏向一边:“他们何时来的定兴城?”&1t;/p>

  旁边捕快上前轻道:“昨日晚间。”&1t;/p>

  “昨日晚间?”张重元笑道:“这么巧?你们才来,王家便生惨案,还敢说与你们无关?我看你们——定为寻仇而来!”&1t;/p>

  “啊?!”苏慕云闻言大骇,胡须乱抖:“可不敢这么说!可不敢这么说……我们确是路经此地,我们苏家忠厚传家、世代耕读,怎会做出这等凶残之事?”&1t;/p>

  “那好——”张重元沉吟道:“我且问你,你看这王家满门,死因为何?”&1t;/p>

  “这……呃……”苏慕云看看张重元,又看看旁边捕快,踟蹰道:“这个……这个……”&1t;/p>

  “这什么?!”张重元皱眉喝道:“快说!”&1t;/p>

  “啊!”苏慕云吓一大跳,都结巴了:“这这个……我、我看不像是寻常刀剑所伤。”&1t;/p>

  “噢?你也看出来了?”张重元进一步道:“那又是什么?”&1t;/p>

  “我……”苏慕云道:“我看……我看……多半是妖术!”&1t;/p>

  “妖术?”张重元眼睛一眯,威逼道:“你怎知是妖术?那么你也会了?”&1t;/p>

  “我不会!我可不会——”苏慕云慌道:“大人说笑了,小老儿哪会什么妖术?”&1t;/p>

  “妖术你不会——”张重元背负双手,走出几步:“那你定是会些道术了?”&1t;/p>

  “道术……”苏慕云点头哈腰,身形后缩:“不敢不敢,小老儿这道术——也不会……”&1t;/p>

  “呔!”张重元佯怒道:“妖术你不会、道术也不会,那你定是江湖骗子——要不然,你着这道袍作甚?”&1t;/p>

  “大人……”苏慕云脸上红一块白一块,嗫嚅道:“大人冤枉啊……小老儿怎会是骗子……小老儿家中素有积蓄、颇够度日,哪里用得着行骗?大人……”他见张重元故意刁难自己,只怕是想索些钱财。心道给他些银子,让自己二人赶快脱身吧。&1t;/p>

  “大人请看——”苏慕云悄从怀中掏出十两纹银:“小人家有余财,不会做那无良之事……呃……这是区区一点心意,还请大人笑纳……”&1t;/p>

  “这是什么?”张重元不屑道:“你要贿赂本官吗?谁知你这银子是什么来路?”&1t;/p>

  “不敢不敢!”苏慕云忙将银两敛入袖中:“诸位大人办案辛苦,这点儿银子就算茶水钱,算是我们百姓一点儿心意……”&1t;/p>

  “你这么做——”张重元板起面孔:“莫非身上真有命案?妄图本官放你一马?哼,今天定要将你查个结实!来人——”&1t;/p>

  身旁捕快应声上前,张重元指道:“把这二人押起来,我倒要看看——他们是何来路!”&1t;/p>

  “大人!大人!”苏慕云听罢,护住苏海诺大声讨饶:“冤枉——冤枉啊——”&1t;/p>

  “冤枉?”张重元面露狠色,向苏慕云道:“要么你会妖术,你便是王宅命案的凶犯;要么你会道术,就给本官露两手,也不枉了你这一身行头;你若什么都不会……哼哼,本官最看不得江湖骗子,招摇撞骗、妖言惑众——本官定要将你们绳之以法!”&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4826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