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12节 游说

第12节 游说

  众人见张重元举着镇铁火龙刀呆立当场,皆是不明所以。&1t;/p>

  原来张重元再看刀时,只见刀身神龙的下方,赫然现出五条云纹。这五道云纹各代表金、木、水、火、土五行咒术,而其中代表金风咒的金色云纹已是放出微芒!&1t;/p>

  *&1t;/p>

  当年异人向张重元传授刀谱时说过,请高人点兵、会附之以灵,若是灵力足够,刀上青龙便会化身为风火神龙。&1t;/p>

  化为风火神龙后,龙身之下更会现出五道云纹。如果请人仙以上境界的大得道者施法,便可激一种乃至五种附在刀上的道术,适时再运起驭龙披刀诀来,更是杀神斩鬼、无人能当!&1t;/p>

  *&1t;/p>

  张重元今日遇到高人为宝刀注灵已是意外之喜,哪敢想过能激出五道云纹——难道这小姑娘,竟是仙人下凡?&1t;/p>

  想至此处,张重元上前一步向苏海诺长揖道:“原来是仙子大驾光临——在下多有冒昧,还望仙子勿怪!”&1t;/p>

  苏慕云祖孙二人被张重元这突兀之举吓了一跳,忙闪在一边,不敢受他大礼。&1t;/p>

  苏海诺摆手道:“大人莫如此说,小女哪敢当仙人二字!”&1t;/p>

  她如此说也是实情——她虽是人仙之体,却只能称为修仙的极佳良材。于道法上,目前与初入门的弟子无异,境界上也远未到人仙之境。&1t;/p>

  此番下山时,灵素真人为其施术,隐藏了她身上的充盈灵气。一来怕苏海诺被其他门派的修道者看中,抢到他派;二来是怕魑魅魍魉觊觎她的气血,暗中加害。&1t;/p>

  除此之外,灵素真人一再告诫——勿向任何人透露自己资质,苏海诺谨遵师命,此时坚决否认。&1t;/p>

  “仙子不必过谦——”张重元道:“若非仙人之境,又怎会有这绝大法力?”言罢将五条云纹的前因后果讲述一番。&1t;/p>

  “大人定是误会了——”苏海诺听罢,绝然道:“小女才入道门不久,尚未登堂、何谈入室,这仙人之境只怕有误,小女子担当不起——”&1t;/p>

  “这——”张重元见苏海诺极力否认,其情切切,不禁疑惑,想了想道:“且不说仙人,单是能将这宝刀附灵,就已是极深的道力,在下佩服之至!至于此刀是否经过仙人提点,请随在下到院中一试便知。请——”&1t;/p>

  祖孙二人对视一眼,无奈下跟着张重元来到院中。张重元招呼院中捕快,放了那些被拘来的江湖术士。&1t;/p>

  *&1t;/p>

  待闲杂人等散尽,张重元向苏氏祖孙施礼道:“足感二位仙长大恩,在下这就施展一番——还请指教!”&1t;/p>

  “不敢不敢!”苏慕云摊手道:“请,请——”&1t;/p>

  张重元待众人退开数十步,大喝一声,手擎宝刀运起驭龙披刀诀。只见刀气纵横、焰光冲天,方圆十丈内近身不得——众人见了,没口子叫好。&1t;/p>

  张重元只觉得心随刀转、刀随意动,越舞越是兴奋,叫道:“且看我这火龙金风术——”刀上金色云纹一闪,大刀向前猛劈,带出一股劲风。&1t;/p>

  这一刀劈出,众人皆瞪大眼睛,只见一小股旋风卷着地上黄土,未吹出三尺便息了。&1t;/p>

  张重元“咦”了一声,又一声大喝,依是如此。张重元心有不甘,再试几次,皆是无功。&1t;/p>

  张重元心中不解——使用附在刀上的法术,无须道力,只要运起驭龙披刀诀便可施法。这条金纹已经放亮,怎么会不灵呢?&1t;/p>

  张重元抹了把汗水,向远处一名看热闹的捕快道:“你站过来,让我试试法术。”&1t;/p>

  “大人——”那捕快苦着脸道:“您可莫用刀劈我啊,我禁不住您这宝刀一下……”&1t;/p>

  “我不劈你!”张重元笑道:“只试试这金风术。”&1t;/p>

  捕快战战兢兢在张重元身前几丈处站好,张重元挽个刀花,将大刀举起凝住,喝道:“风起!”&1t;/p>

  那捕快眼见着一股小风迎面拂来,卷起的尘土却连眼睛也没迷住……&1t;/p>

  “这……”&1t;/p>

  虽然风起,但这等小风,绝不是应有的金风术。张重元又试几次,终于罢手。&1t;/p>

  此时观望的苏慕云道:“大人,我就说嘛——小孙女哪里会是什么仙人,只怕这中间有什么差池。”&1t;/p>

  张重元此时也相信了,心下有些遗憾,看看宝刀道:“无妨,这已是惊天之喜了,深感恩德!他日二位仙长如有差遣之处,尽管直言,不才愿效犬马之劳。”&1t;/p>

  苏慕云正待客套,却听身后有人喊道:“张大人——”&1t;/p>

  张重元循声望去,正是向主簿请兵的黄六回来了。&1t;/p>

  张重元向苏慕云揖道:“二位仙长还请到屋中饮茶,我问些公事,去去即来。”&1t;/p>

  苏慕云心道,还喝什么茶啊,让我们快些离开才是正事。刚要答话,张重元已大步向黄六走去。&1t;/p>

  *&1t;/p>

  张重元远远便见黄六一脸悻色,忙道:“怎么样了?主簿大人如何说?”&1t;/p>

  黄六咧嘴道:“不行啊——”&1t;/p>

  张重元急道:“你没跟他说王员外一家被害?”&1t;/p>

  “我说了!”黄六大声道:“可主簿大人说,一来是证据不足,不能断定此案是蜈蚣岭盗匪所为;二来,没有千户大人的兵符或是口谕,不得擅自兵,否则要受军法处置!”&1t;/p>

  “唉——”张重元低头甩着大刀:“你不是说……”&1t;/p>

  “我是说啊——”黄六接道:“都说王员外与主簿大人素有交往,情谊颇深……唉!看来此事主簿大人也作不得主……”&1t;/p>

  “娘的!”张重元骂道:“这帮吃人饭不拉人屎的废物——算了!正好我这口宝刀刚打造好,明日率上三四十个弟兄,一举杀上山去,把那帮狗-娘养的悉数杀光!”&1t;/p>

  黄六闻言吓了一跳,急道:“大人还请三思!咱这几次上山剿匪颇有折损,不宜妄动……”&1t;/p>

  “怕什么?!”张重元愤然道:“莫非你信不过我手上这口宝刀?这刀可刚被仙人附了灵,咱已非昔日可比!哎对了——”张重元回身看向仍傻站在院中的苏氏祖孙,道:“咱们这回有仙人助阵啊,还怕不能大获全胜?!”&1t;/p>

  *&1t;/p>

  苏慕云见张重元折身回来,忙上前躬身道:“大人,我们是否可以离……”&1t;/p>

  “哈哈!”张重元不待他说完,放声大笑:“大喜啊大喜!——”&1t;/p>

  苏慕云怔道:“大人,喜从何来?”&1t;/p>

  张重元重重拍向苏慕云肩膀:“看来二位真是仙人,甫一驾临,便为我们带来这大喜事!是这样——城外蜈蚣岭有一伙悍匪,这些年来行凶积恶、无法无天,百姓怨声载道。昨日王宅的那桩惨案,只怕就与他们有关。刚才手下来报,千户大人已经同意出兵三百,助我们上山剿匪——此番定能杀他个痛快!”&1t;/p>

  “噢——”苏慕云被张重元拍得几乎跌倒,强颜笑道:“那真是恭喜啊恭喜!”&1t;/p>

  “同喜同喜!”张重元向苏慕云微揖道:“如此大功,还有您二位仙长一份——”&1t;/p>

  “我们?”苏慕云不解道:“这功从何来……”&1t;/p>

  “诶——当然有功!”张重元道:“令孙女为我这宝刀注灵,此其一;明日二位随我上山杀敌,不更是大大的功劳一件!”&1t;/p>

  “咳!”苏慕云一口气呛住、差点儿没背过去:“杀敌?万万使不得、万万使不得啊大人——我们祖孙世代良民,只是修习一点小道术强身健体,哪敢沾这刀兵之事!”&1t;/p>

  “老仙人此言差矣——”张重元豪情万状,朗声道:“先生修仙为何?不就是为了匡扶正义、铲恶锄奸么?二位仙术如此高明,若不能用在实处,岂不是如同那锦衣夜行?”&1t;/p>

  “呃……”&1t;/p>

  不待苏慕云答话,张重元又急道:“此番朝廷已派出三百精壮军士征讨,二位只需替我们观风掠阵,哪里用得着出手!适才我已让黄六禀报上去,说明日剿匪有二位仙长压阵,张某以项上人头担保,必获大捷!要是老先生临阵……那什么,鄙人无法向上面交代倒是小事,朝廷若查办您老人家耽搁军情,那可就……”&1t;/p>

  苏慕云如堕五里云雾——怎么才这么一会儿,自己就成军中随行了。&1t;/p>

  旁边几名捕快听了,虽不知张大人所言真假,但见苏氏二人刚才确是露了一手,也上前极力拉拢。&1t;/p>

  上山剿匪,干的是刀头舔血的买卖,多一分保障,便多一分回家的希望。&1t;/p>

  *&1t;/p>

  众人七嘴八舌这么一劝,苏慕云也有些飘飘然,真道自己成了“高人上仙”。&1t;/p>

  他们说的也对,再怎么修真,也是国家子民。这为国效力、为民除害——乃是分内当为!&1t;/p>

  刚才看这张大人武艺精深,除去若干捕快外,还有三百精兵助阵,此去应该没什么风险。&1t;/p>

  再者说,反正也是远远观阵——若情形不对,拉着海诺溜之大吉不就完了。打不过那没办法,到时候总不能说自己临阵怯场吧!&1t;/p>

  若真能获取战功呢,将来回派中说起,也是大大增光之事……&1t;/p>

  左右盘算一番,苏慕云咬牙道:“好!明日我祖孙二人,便随张大人及诸位英雄,上山杀敌!”&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4826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