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16节 杨简

第16节 杨简

  海大刚逃到金钟寨时已是精疲力竭,加之伤势恶化,急需找个隐密地方休养。&1t;/p>

  金钟寨虽为盗匪所踞,海大刚倒不放在心上,就算他道力只剩三成,也远非这些盗寇所能抵御的。&1t;/p>

  一招半式间,海大刚降服了金钟寨三位当家——彼此商议,海大刚作为上宾留在寨中坐镇。&1t;/p>

  从此,海大刚便在金钟寨藏匿下来。&1t;/p>

  *&1t;/p>

  过了数月,海大刚内伤渐愈,但云天附影掌的阴影始终没能摆脱——用尽手段,功力依然只剩三四成。&1t;/p>

  海大刚倒不太沮丧,连“金刚十轮无生法印”都到手了,这点痼疾又算什么。若能得到天地轮的甚深秘密,还怕金身不铸?&1t;/p>

  于是海大刚每日躲在屋中研究佛像。&1t;/p>

  法像左手握的两卷法门确是金光诀与灭海神功的原本,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海大刚遍寻佛像上下,细细搜到一毫一厘,也未见那天地轮的踪影。&1t;/p>

  *&1t;/p>

  海大刚当然知道每一甲子无生法像择选一位传人的传说,但他心想,既然佛像已据为己有,只要不被旁人抢去,那么法像择人迟早会着落在自己身上。&1t;/p>

  天下广大、能人辈出,海大刚怕佛像透出的灵气被人察觉。于是让三位当家抓来壮丁,于金钟寨地下开掘了一座厚石建造的密府——&1t;/p>

  一来借金钟寨稠密的凡人之气遮住佛像灵气;&1t;/p>

  二来又听从金钟寨老大建议,使用一些邪术,将洞府四壁涂满鸡血狗血,用污血压住灵光;&1t;/p>

  三来海大刚自己布了个法阵,使这密洞更加坚固。若真有修真者打来,只要这密洞能扛上个一时三刻,海大刚便能顺着洞府后面的密道逃脱。&1t;/p>

  *&1t;/p>

  做足这些准备,海大刚专注探研法像秘密。&1t;/p>

  先是每日颂经祈请,求佛菩萨开恩加被、传授神功——如此数日,哪有半分效果。&1t;/p>

  气极之下海大刚找来尖刀利斧劈凿,可这法像也不知何物所制,非金非木、坚韧之极!任海大刚如何横劈竖砍、刀斧加身,也没半点伤痕。&1t;/p>

  *&1t;/p>

  这日海大刚郁闷之极,来到寨中闲逛,忽见几名寨匪拎着个昏迷的男童回来。&1t;/p>

  这景象倒也常见——这些寨匪怕是劫了附近儿童准备拐卖的。&1t;/p>

  几名寨匪见到海大刚,齐齐站住,恭敬叫道:“海爷!”&1t;/p>

  海大刚挥挥手,刚要打他们,忽然心中一动——似乎查觉到一丝微弱灵力。再一细察,那灵力竟是自己熟悉之至的金光诀!&1t;/p>

  海大刚身上功夫虽只剩下三停,但境界未失,感觉仍是敏锐。&1t;/p>

  金钟寨里没什么修行人,眼前几名盗贼更是笨货——那这孩子就肯定有问题。&1t;/p>

  海大刚问道:“孩子哪儿来的?”&1t;/p>

  “海爷——”一名盗匪笑嘻嘻道:“定兴城外破庙里,捡个小叫花子。我们几个进城办事,回来路上,我看他生得眉清目秀,便把他迷晕带了回来,没准能卖几个钱。”&1t;/p>

  “噢——”海大刚沉吟道:“我看这孩子不错,给我留下吧。”&1t;/p>

  海大刚在金钟寨地位尊崇,连三位当家都对他言听计从。那盗匪听了,忙道:“海爷看上、就留给您——不过这孩子好像是个呆子,除了自己叫啥、几岁了之外,啥都不知道!”&1t;/p>

  “是么?我看看——”海大刚接过男童,见他大概有六七岁的样子,模样甚是清俊。&1t;/p>

  此时一名盗匪端过盆清水,将男童泼醒。&1t;/p>

  男童醒来先是左右看看,继而放声大哭。&1t;/p>

  “别哭啊!乖——”&1t;/p>

  海大刚一面安慰一面盘问,这孩子除了知道自己“名叫杨简”、“七岁了”之外,什么都不知道——父母是谁、家在哪里、是否修行过等等……竟是半分也不记得。&1t;/p>

  再细问,杨简说自己大约一年前流浪在定兴城附近,这之后的记忆倒是清楚——只是流浪之前,却怎么也想不起来。&1t;/p>

  海大刚心中疑惑,俯下身悄声问道:“你可会那——金光诀么?”&1t;/p>

  杨简愣呵呵道:“金光诀是什么?”&1t;/p>

  海大刚暗中双掌并拢,右掌搭在左掌上、两拇指对接:“便是这个——你可会么?”&1t;/p>

  “这个?”杨简展颜笑道:“你说的是打坐啊,这个我会,每天都要练上一番呢……练完身上就有劲儿了,有时候吃不上饭,我就练……不过——我也不知道怎么学会的……”&1t;/p>

  海大刚见杨简练的真是金光诀,心中大喜。吩咐盗匪,附近找个破屋将杨简安置了。&1t;/p>

  *&1t;/p>

  晚间海大刚叫人,将杨简带进密府。&1t;/p>

  经过半日杨简已明白,这山上全是歹人,皆是做些打家劫舍的营生。&1t;/p>

  再看海大刚这密府更是可怖——竟有人端着一盆盆污血进入洞中,莫非这海爷是择人而噬的妖怪?&1t;/p>

  杨简年纪幼小、哪见过这些,直吓得浑身乱抖。想这个叫什么“海爷”的,留下自己莫非是要养肥吃掉?越想越是害怕。&1t;/p>

  此时听说海爷见自己,杨简心中惧怕、又逃脱不掉,只得战兢兢随着寨匪来到密府门前。&1t;/p>

  海大刚挥退寨匪,将杨简牵进密室。&1t;/p>

  *&1t;/p>

  洞府内黢黑一片,四下环顾,只觉得一股中人欲呕的污血气扑面而来。杨简强忍心中烦恶,两腿不自觉地打战。&1t;/p>

  “莫怕——”海大刚低头看看杨简,沉声道:“跟我进来。”&1t;/p>

  杨简随海大刚又走几步,进入一间屋中。&1t;/p>

  屋里甚是简陋,中间丈余的空地上有个蒲团,除一桌一椅外别无旁物。&1t;/p>

  灯火昏黄下,海大刚于椅上坐定,杨简则站在他身前三步,不敢妄动。&1t;/p>

  “杨简——”海大刚招手道:“你过来一些。”&1t;/p>

  “……”杨简蹭上两步,他认定这海爷要吃掉自己,惊恐万状又无计可施。&1t;/p>

  “我问你——”海大刚定定看了杨简一刻,掀开桌上一物的罩布,指着露出的无生法像问道:“你可见过这个?”&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4826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