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19节 剿匪

第19节 剿匪

  天色未亮,踏露而行。&1t;/p>

  *&1t;/p>

  四十余名捕快分作前后两队,中间护着张重元、黄六、苏慕云和苏海诺四人。&1t;/p>

  苏慕云一路上小心翼翼、胆战心惊,稍有个风吹草动便瞪大眼睛,一直拽住苏海诺准备逃跑……&1t;/p>

  张重元扛着宝刀,见状笑道:“苏老先生不必紧张,此去定是手到擒来!”&1t;/p>

  “张大人——”苏慕云四下张望,悄声道:“那三百精兵在哪里呢?”&1t;/p>

  “前面——”张重元指向远处,大喇喇道:“昨夜便已派他们埋伏在山中,只等咱们过去了。”&1t;/p>

  “噢……”苏慕云点点头,侧头见苏海诺面色苍白,问道:“诺儿你可是害怕了?要不先回城中等着爷爷。”&1t;/p>

  “我不怕!就是有些冷——”苏海诺闻轻声道:“还有……过几日便是中秋节了……”&1t;/p>

  “唉——”苏慕云知道苏海诺思念家人,拉住她小手道:“等你学成之后、自可回家静修,那时候你爹娘看到,才是大大的欢喜……你也不小了,不要这么恋家。”&1t;/p>

  黄六在旁听了,向苏慕云道:“老先生,令孙女这么小年纪,便要随您上山修道么?”&1t;/p>

  “不小!不小啦——”苏慕云翻眼道:“而且她愿意同我上山,是不是?诺儿。”&1t;/p>

  “唔。”苏海诺点点头,依旧愁眉不展。&1t;/p>

  黄六看祖孙二人神色,知道这里面有事,可萍水相逢不便多问,便不再开言。&1t;/p>

  众人各怀心事,默然前行。&1t;/p>

  *&1t;/p>

  又行上一时,前面一名捕快跑来,报道:“大人,前方拐过山道便是金钟寨口了!”&1t;/p>

  “传令下去!”张重元精神长振,低喝道:“大家休整一下,准备开战!”&1t;/p>

  *&1t;/p>

  张重元站到一处山梁上,观察地形。&1t;/p>

  金钟寨他是熟稔之极——面南背北的缓坡上,高低错落着的几百间土房,寨匪与不愿离乡的山民混居于此。&1t;/p>

  山寨西面石峰上吊着一口大钟,这钟怕有万斤——由几根粗木大梁架起,每根木梁皆有合抱粗细。&1t;/p>

  *&1t;/p>

  “一会开打——”张重元指着山寨门口几名值守盗匪,对黄六道:“先把那几个人射死,不过要留两个,让他们回去报信——”&1t;/p>

  黄六不解道:“为何不把他们都射死,咱们偷偷摸进山寨,岂不更好?”&1t;/p>

  “不行——”张重元皱眉道:“寨中有匪有民、相互混杂,咱们贸然冲进去,不辩敌我只怕会伤到百姓,不如把他们引出来全歼!”&1t;/p>

  “是!”黄六应答一声,传令下去。&1t;/p>

  张重元四顾一番,回身瞥见苏慕云在身后拔着脖子张望。&1t;/p>

  “您看怎样——”张重元轻声道:“苏老先生?”&1t;/p>

  “呃……”苏慕云看了张重元一眼,张望道:“我在找那些官兵呢……”&1t;/p>

  “那边不是么?您没瞧见?”张重元安慰道:“老先生不必担心,我早已安排妥当,一会儿打起来,老先生就明白了。”&1t;/p>

  “我这眼睛,怕是花了——”苏慕云疑惑地点点头,拉住苏海诺,退后数步躲了起来。&1t;/p>

  *&1t;/p>

  张重元将四十余名捕快分成四队,每队十人,交待好各队阵型之后,轻声喝道:“上!”&1t;/p>

  十数名捕快搭起强弓,沿着山路悄然上前,瞄准寨匪猛地射了过去。&1t;/p>

  惨叫声起,寨前几名盗匪被长箭穿死,幸存几名盗匪齐齐大喊、拔脚便跑。&1t;/p>

  一边喊着一边放出响箭,只听得尖哨声起,直穿云宵!&1t;/p>

  *&1t;/p>

  “诸位!”张重元擎刀在手,长身喝道:“为国立功便在今日,诸位不可退却,与我上前杀敌!”&1t;/p>

  “啊!”&1t;/p>

  “杀啊——”&1t;/p>

  众捕快热血贯涌、抽出兵刃,喊杀声中跟随张重元冲下山坡。&1t;/p>

  苏慕云探颈张望一番,又回头看看苏海诺,不知所措。&1t;/p>

  *&1t;/p>

  张重元率众捕快冲到寨前,只见三当家领着几十名盗匪已涌了过来。&1t;/p>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张重元大吼一声,高举镇铁火龙刀冲上前去!&1t;/p>

  “我当是谁?”三当家见了冷笑:“捐刀的又来了么?今天爷爷倒要看看,你带了多少大刀?”说罢举起熟铜棍迎向火龙刀磕去。&1t;/p>

  红光一闪,镇铁火龙刀瞬间劈断熟铜棍,又顺着三当家左肩斜下,将他劈为两段!&1t;/p>

  三当家半个身子摔落,两眼瞪得极大,至死都不能相信!&1t;/p>

  众匪大哗——想不到才一个照面,往日尽占上风的三当家便被劈为两截。当下无心恋战,大喊一声纷纷撤回。&1t;/p>

  这边捕快见张重元神勇异常,皆是精神陡涨,截住十余名寨匪,三下两下砍死。&1t;/p>

  *&1t;/p>

  “穷寇莫追!”张重元喝道:“在这儿等他们出来……”&1t;/p>

  语音未绝,听得对面山峰上“当当当”大钟声响起——却是逃回的寨匪敲钟示警。&1t;/p>

  “来来来——”张重元拄着火龙刀立在门外,长声叫道:“今日我张重元誓灭贼逆,出来一个死一个、出来两个死一双!”&1t;/p>

  “好!”众捕快听了齐声喝彩。&1t;/p>

  *&1t;/p>

  不一时,又见一名匪领着三四十名盗匪扑将过来。&1t;/p>

  张重元见那匪提一杆八卦宣花斧,便知道来的是金钟寨的二当家,号称有万夫不挡之勇!&1t;/p>

  “什么人?”二当家奔到距张重元一箭之地站住,喝道:“敢来金钟寨撒野?”&1t;/p>

  “你爷爷都不认识了?”张重元喝道:“来来来,看看你三弟!”&1t;/p>

  “啊——”二当家瞥见三当家尸身惨状,悲怒交加,举起长斧向张重元冲来。&1t;/p>

  张重元挥刀便抡,只听“当”的一声暴响,镇铁火龙刀在斧柄上留下一道深深印痕。&1t;/p>

  张重元心中暗惊,知道这大斧不是凡物。&1t;/p>

  二当家更是惊愕,自己长斧乃上好精铁锻造,寻常刀剑难伤分毫,怎的一上来便被砍了个大口子!&1t;/p>

  “看谁厉害!”二当家怒道:“再来!”说罢抡斧与张重元战在一处。&1t;/p>

  周边捕快与寨匪也打成一团。&1t;/p>

  *&1t;/p>

  苏慕云牵着苏海诺,避在山窝处远远观望。&1t;/p>

  “爷爷——”苏海诺侧头问道:“咱们过去吗?”&1t;/p>

  “不!不过去——”苏慕云看到这血腥场面,早已吓得两股战战,闻言道:“咱们就在这厢看吧,那边血肉横飞,实在不能过去!”&1t;/p>

  “爷爷——”苏海诺面上现出决然之色:“咱们既然来协同剿匪,便应上前襄助!即便不能杀人,保护一下张大人也是好的。”&1t;/p>

  “等等!等等——”苏慕云四下观望:“怎么还没见官兵身影,那边寨里……也未见混乱……只怕上了那张重元的当了!这厮好生狡猾,诳咱们来此、建他私功……”&1t;/p>

  “爷爷——”苏海诺盯住战场,沉声道:“不管张大人有无私心,剿匪总是不错——咱们还是上前看看吧。”&1t;/p>

  “呃……”苏慕云见苏海诺如此果敢,心中既惊且佩。不想被孙女看轻,便道:“你说的对!不枉爷爷平日教导,那咱们……就去看看……不过一定要站远些才好……”&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482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