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24节 密室

第24节 密室

  张重元撑着地缝跳下密府,甫一站定,便觉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来。不待动作,只听“呛啷”一声、镇铁火龙刀激出刀鞘半尺!&1t;/p>

  张重元一激灵,拔刀在手,恍惚见前方石梁交错的密室中躺着个人影。&1t;/p>

  张重元心生戒惧,断喝道:“谁?”&1t;/p>

  过一刻没动静,张重元探上两步。听得背后声响,回头看去,却是苏慕云摸索着爬了下来。&1t;/p>

  张重元心中微动,这苏慕云虽无一技之长又胆小如鼠,这危难时刻,倒也不肯抛下自己。&1t;/p>

  见苏慕云捂着口鼻摸索过来,张重元轻声道:“前面有人。”&1t;/p>

  “呃……”苏慕云呻吟一声、身形后缩。&1t;/p>

  张重元道:“你守在这里,我去看看!”&1t;/p>

  “好……”苏慕云颤着身子,观察往回爬的路径。&1t;/p>

  张重元探刀向前,梁倒墙塌处、是个一丈见方的密室,密室之内除却桌椅并无旁物。地上躺着个人,手边有一段黑乎乎的事物。&1t;/p>

  张重元屏息静气、凝神上前,先用刀头拨了拨地上那人。见无动静,又探他鼻息。只觉鼻息虽弱、但无大碍,估计是晕了过去。&1t;/p>

  不过此人在山寨中间、没被震死,倒也算一件奇事!&1t;/p>

  *&1t;/p>

  地上躺着的这名少年,便是清晨被海大刚叫来问询的杨简。&1t;/p>

  他在素青锋第一击时便已震晕,若非无生法像护体,早已殒命。&1t;/p>

  *&1t;/p>

  “苏先生——”张重元招手,唤过苏慕云。&1t;/p>

  苏慕云瞪眼察看道:“这……是什么地方?”&1t;/p>

  “不知道——”张重元掏出火折、点亮地上油灯,四下扫视道:“肯定有秘密,不然绝不会在这地下。”&1t;/p>

  “是——”苏慕云捂着口鼻,闷声道:“我看这里多半施了邪术……”&1t;/p>

  “噢?邪术?”张重元看向苏慕云。&1t;/p>

  “你看墙上——”苏慕云指着四壁道:“满布鸡血狗血,邪术中多用污血破除简单道法、或是亵渎灵物……还有这些交错的石梁,看着笨重,但多半是用来加固法阵的……”&1t;/p>

  “嗯……”张重元打量道:“即便没有法阵,有这些石梁顶着,这密室也结实得紧……”&1t;/p>

  “寻常府第的梁栋怎会如此布置……”苏慕云走到石梁后细细摸索,稍后取出颗有形无质的珠子:“看,这是元灵珠,维系法阵用的……看来这里是金钟寨的秘府……”&1t;/p>

  张重元不由暗佩——苏慕云毕竟是道门中人,虽然道力低微,这杂七杂八的知识还真懂得不少。&1t;/p>

  “这里藏着什么呢?”张重元皱眉道:“地上这少年又是何人?”&1t;/p>

  苏慕云看到少年身旁那黑乎乎的事物,俯身拾起,却是一尊佛像。&1t;/p>

  “啊……”苏慕云将佛像凑到眼前细看,轻呼一声。&1t;/p>

  张重元问道:“什么?”&1t;/p>

  “这个——”苏慕云双手颤抖:“这个、恐怕是金刚寺的至宝——”&1t;/p>

  十余年前金刚寺镇寺法像被盗,天下皆知,苏慕云在派中整日闲聊,早听说过这事。&1t;/p>

  张重元举着烛火凑上,见苏慕云指着佛像底座下面,刻着行字——“大乘金刚寺金刚十轮无生法像”。&1t;/p>

  张重元不清楚个中缘由,问道:“这个很要紧么?”&1t;/p>

  “当然要紧!”苏慕云朗声道:“金刚寺乃显通教下四大别院之一,以神功盖世名闻天下。这尊法像据说从天上请来,藏着金刚寺无上秘法——金刚十轮无生法印。法像手上这两卷经文,应该就是无生法印的初、中阶功夫——金光诀和灭海神功……莫说别的,能见到这法像,已是咱们天大的福份……”言罢恭恭敬敬将法像摆在桌上,行了叩拜大礼。&1t;/p>

  张重元听说有绝世神功,心中大喜,拿过法像仔细观察,见法像手上果然握着两卷经书。&1t;/p>

  “哈哈!”张重元抽出其中一卷,展开道:“这下好了!真是天意……”&1t;/p>

  “张捕头——”苏慕云小心道:“你拿的这金光诀流传甚广,并非稀罕之物,那灭海神功却是从不外流——而且,这对咱们没什么用……”&1t;/p>

  张重元抬头道:“为何?”&1t;/p>

  苏慕云指道:“您是习武之人,我炼的是道家功夫,于释家法门一窍不通——纵是看了这经卷,没人指点也是盲修瞎练、一无所成……”&1t;/p>

  “呃……这个好说!”张重元略一思咐,拍着大腿道:“过些日子我带着法像上金刚寺拜师,凭我寻回法像这件大功,他们也该收我……”&1t;/p>

  “不见得啊不见得——”苏慕云摇摇头道:“偷窥他派法门本就是大忌!就算你取回佛像,他们也可能半信半疑,怕你有什么图谋,毕竟你不是道门中人……再者说,金光诀尚可,灭海神功却是佛门奇功,非金刚寺内门弟子不传……我看外面那个站立而死之人,多半就是金刚寺弃徒海大刚了,传说他天资卓绝,却终没被列为内门弟子,学不得神功——一怒之下,才盗了这尊法像……”&1t;/p>

  张重元牢牢握着法像,对苏慕云这番话半信半疑:“难道他们会认为我盗了法像,又因为参悟不出、索性上门拜师?天下哪有这么笨的贼人?”&1t;/p>

  “这可不好说——”苏慕云道:“说句不中听的,谁知道你的来路、如果你是海大刚的再传弟子呢?”&1t;/p>

  “他们不会如此心窄吧——”张重元不满道。&1t;/p>

  “啊啊,我就这么说说,您也别在意——”苏慕云忽道:“对了,我去叫诺儿下来,她一人在外我不放心。”&1t;/p>

  *&1t;/p>

  苏慕云招呼苏海诺下来,转头再看张重元已将两卷经书打开,正在细观。&1t;/p>

  苏慕云心道不妥,私看他派秘法乃是道门大忌。不过又一转念,张重元并非道门中人,于修行上只有粗浅根基,让他看也无妨;而且若非张重元出生入死、剿平盗匪,这宝物也不会重见天日。&1t;/p>

  张重元虽然无妨,但自己有些尴尬,眼见有人私窥秘术而不劝阻,传出去也不好听啊……&1t;/p>

  “张捕头!”想到此处,苏慕云上前一步道:“这尊法像非同小可,如何处置、稍后咱们再议——地上这少年该怎么办?”&1t;/p>

  张重元将目光从经卷上移开,淡然道:“待会儿我把他弄醒,问问是什么人,要是匪类,一刀宰了便是。”&1t;/p>

  苏海诺闻言露出不忍之色,道:“这小哥哥即便是匪类,只怕也为祸不大——捕头大人放他一回吧……他日若能弃恶扬善,也算是咱们一件功德。”&1t;/p>

  “对对!”苏慕云附和道:“诺儿宅心仁厚,就照你说的……”&1t;/p>

  “不行!”张重元断然道:“若真是贼子,管他大小、定要斩草除根!否则留待他日,必成大患!”&1t;/p>

  苏慕云见张重元态度强硬,不好再说,有意岔开话头。四下看看忽道:“大人,你看那里——又是什么去处?”&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4826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