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25节 财帛动人心

第25节 财帛动人心

  张重元循声望去,只见密室一角乱石堆积处,露出一道缝隙。刚才只顾着看地上少年和法像了,没注意那边。&1t;/p>

  张重元走过去,只觉得缝隙处阴风阵阵,道:“这后面肯定有出处。”&1t;/p>

  苏慕云俯身掐了一阵杨简人中,见他没有转醒之意,站起身道:“那咱们先看看那边,这孩子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1t;/p>

  “好!”张重元将大刀插进石缝,苏慕云亦拆下桌腿,与他一起翻撬。&1t;/p>

  这些土石因震堆积,并不牢固,二人合力撬动几下,便豁开一条通道。&1t;/p>

  苏慕云回,见苏海诺还在查验少年伤势,道:“诺儿,让他先躺一阵,咱们去里面看看。”&1t;/p>

  苏海诺依言起身,跟随爷爷及张重元钻过豁口向密道走去。&1t;/p>

  *&1t;/p>

  举着油灯走出十余步,现右侧有道石门。张重元运力斩落门上铁锁,小心翼翼打开。&1t;/p>

  打开一看,立面又是一道石门,张重元依样劈开挂锁,打开第二道石门。&1t;/p>

  借着烛火三人看到石门内事物,均呆立当场。&1t;/p>

  里面是间砌得方方正正的石室,石室内尽是金银珠玉、铜灯铜盏,堆满整间屋子。&1t;/p>

  “哎呀!”苏慕云脸上大放光彩:“这定是寨匪藏宝的秘室了。”&1t;/p>

  *&1t;/p>

  海大刚让三位当家的砌好密府以及通道后,三位当家的一合计,另在海大刚密府后面砌了间石室,收藏金银财宝。&1t;/p>

  海大刚道法高、且他被天下道门通缉,无法走出金钟寨一步,所以请他来看管珠宝再合适不过。&1t;/p>

  海大刚一心修炼玄功,于金银珠玉了无兴趣,便一口答应三位当家的请求,也算是互惠之举。&1t;/p>

  *&1t;/p>

  张重元见这一屋子财宝,亦是大喜!&1t;/p>

  公门中俸禄不多,这几年为了打造宝刀可谓是倾家荡产——这平空掉下偌大一笔财富,当然是欣然收纳。&1t;/p>

  此番征讨,因自己贪功冒进折损不少兄弟。悲痛之下,也希望能用钱财弥补一下心中之愧。&1t;/p>

  想到此处,张重元道:“苏老先生,咱们患难与共、出生入死,就不必客气了!这里钱财你随便拿,剩下的我都带走,做为抚恤之用。”&1t;/p>

  苏慕云早已摸过一尊小金佛,用牙咬下、以试真假。凑向烛火一看,果然金佛脸上两颗鲜明牙印——此时也顾不得礼拜尊敬了……&1t;/p>

  听张重元如此说,苏慕云忙将金佛奉上:“张大人休出此言!此番讨逆,您与手下居功甚伟,老夫只出了些微力,万万不敢收什么钱财……”&1t;/p>

  “苏老先生——”张重元把苏慕云手掌合上,将金佛往他怀中一推:“万万不要客气!我自有安排,先生就不要多虑了。常言道无功不受禄,今日先生助我平寇,也算立了大功,这点心意,万望收下!”&1t;/p>

  他心中第一是感谢苏慕云始终陪伴左右,念他恩德;另一方面,也想多结交道门中人。&1t;/p>

  寻常人莫说结交修道之人,便是一辈子也难遇上一个。&1t;/p>

  此番苏海诺为宝刀附灵,年纪轻轻便有如此奇能,前程不可限量;那素仙人更是有毁天灭地之能!&1t;/p>

  将来自己若真有什么难处,凭这患难之交、赠财之谊,苏慕云还能不帮把手?有了苏慕云,还怕请不来苏海诺?有了苏海诺,还怕请不来清源山的真仙么?&1t;/p>

  *&1t;/p>

  苏慕云见张重元诚心诚意,也就不再推却。&1t;/p>

  自己受这些钱财,也确是因功受赏。眼前财宝甚多,自己拿些也没什么——想至此处,将小金佛揣入怀中。&1t;/p>

  张重元举着烛火四下观看,看到什么玉器珠宝、珍珠翡翠……只要是方便易携的,一律交与苏慕云。&1t;/p>

  苏慕云开始还推却一番,后来便示意苏海诺从包裹中取出布口袋了。&1t;/p>

  金钟寨横行数年,积聚的财富当真不少。任凭张苏二人装了半晌,也没见少。&1t;/p>

  那边张重元打开个长匣,里面整整齐齐码着一叠金叶子。张重元信手捏了三四成,递给苏慕云。&1t;/p>

  苏慕云呼吸急促、口中干——苏家虽然世代殷实,但并非大富大贵。有几件金器银器也是深藏内府,逢年过节或祭祖时才拿出来摆置。&1t;/p>

  此时见张重元将这诸多宝贝流水般交与自己,心中狂喜!暗道这一趟还真来对了,就差跟张重元说——下回剿围,还叫上自己。&1t;/p>

  张重元又掀开一口箱子,先掏出一把珠宝塞给苏慕云,又拿起一把银票,对着火光看看,劈出半份塞给苏慕云。&1t;/p>

  苏慕云借着微光一看,尽是些一百两、五百两的大钱庄银票,喜得心都颤了,咽口唾沫、纳入怀中。&1t;/p>

  心道有了这些钱财,自己甚至可以买几件法宝来防身,哈哈——岂不快哉!&1t;/p>

  *&1t;/p>

  张重元左右看看、脱下袍子,将值钱宝贝包一大包,连声道:“苏老先生,您随便拿!”&1t;/p>

  “尽够了!尽够了!”苏慕云摆手道:“我们来帮大人,本是为国效力,并非图什么黄白之物……”一边说着一边眼睛乱瞟、挑选值钱、易携之物。&1t;/p>

  “苏老先生——”张重元只顾埋头捡宝:“等我回城报上去,朝廷必会对您大加封赏——眼前这些浮财不算什么,您就放心装吧!”&1t;/p>

  苏慕云一边道“岂敢、岂敢”,一边狠狠抓了几把:“拿不下了,实在是拿不下了——张大人真是豪爽之士、仗义疏财!他日若有什么需要小老儿的地方,尽请告知!”&1t;/p>

  “老先生不必挂怀——”张重元依旧埋头苦干:“他日江湖相见,只怕还有劳烦二位之处……”&1t;/p>

  “那是那是——”苏慕云提着一串珍珠察看成色,泛泛道:“何必客气,尽管直言……”&1t;/p>

  此时苏慕云怀里、背包及苏海诺手提的布袋中,皆已塞得鼓鼓囊囊。&1t;/p>

  “爷爷——”苏海诺无奈道:“我提不动了……”&1t;/p>

  张重元与苏慕云对视一眼,都有些不好意思。&1t;/p>

  “那——”张重元道:“咱们出去吧,这些财物,回头我叫人来搬。”&1t;/p>

  “好好好!”苏慕云忙道:“钱财乃身外之物,有些便够了、多了于修行上反是障碍——走。”见张重元折身向外走,又抓了根玉如意别在腰间。&1t;/p>

  三人出得门来,张重元将两道石门仔细关好,又将损坏铁锁挂上,拍了又拍道:“这时应该不会有人来——这样,咱们再看看前方还有什么,以防万一。”&1t;/p>

  “对对!”苏慕云忙道:“再看看、再看看……万一有百姓被他们押在此处,还需解救才是。”&1t;/p>

  “小心!”张重元将大包袱往背上一挎,握紧大刀,带头向密道后面走去。&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4826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