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26节 回城

第26节 回城

  张重元先行,领着苏慕云、苏海诺向密道深处又巡视一番。&1t;/p>

  苏慕云眼睛都瞪出血丝来了,也没再见到密室,心中失望异常。&1t;/p>

  *&1t;/p>

  七拐八绕、走到密道尽头,却是出山的一个洞口,掩埋在草石之中,极是隐秘。&1t;/p>

  张重元放心不下,撬下洞口附近一块大石,草草堵住通道,与苏氏二人折身而返。&1t;/p>

  路上苏慕云将财宝整理一番,系成两大兜子。苏海诺背个小的,自己背着大的,怀里揣满金器银票,只觉得脚步也轻健许多——这一生不管再做什么,虽然算不得大富大贵,锦衣玉食无忧矣。&1t;/p>

  *&1t;/p>

  三人穿过密道回到密室,见地上少年仍躺在那里。&1t;/p>

  苏慕云一抚额头——险一险把这少年和法像的事都忘光了……&1t;/p>

  无生法像始终在张重元怀中,先始苏慕云不好意思要过来,后来因为揣满财宝,更不肯要那对自己毫无用处的累赘了。&1t;/p>

  像这种道门至宝,苏慕云明白——除非自己带着它藏在深山闭门修炼,否则若是外泄、只会引来无穷杀劫。算来算去,于自己没有半分好处——除却归还金刚寺外。&1t;/p>

  *&1t;/p>

  张重元走到少年身旁,借着烛光见他眼皮微动,蹲下身喝道:“醒了吧?不要装晕了——”&1t;/p>

  “哦……”杨简睁开眼睛,定定看向张重元三人。&1t;/p>

  张重元比着大刀,问道:“你是什么人?”&1t;/p>

  杨简沉默片刻,明白这几人是外面打进来的。自己窝窝囊囊在金钟寨受了这些年苦,终于解脱——当下将这些年的经历择要说了。&1t;/p>

  这之中被法像授功之事当然不提,只说海大刚教了自己一点道门功夫、为了灌注元灵珠,自己并非海大刚弟子——非但没得到什么好处,还被他害得腿也残了。&1t;/p>

  张重元见他衣衫褴褛、面黄肌瘦,又看看他身下垫腿以便行走的木板,不由得信了三分。想了想道:“正好,我是定兴城的捕头,金钟寨群匪已被我们剿灭,你与我们回城吧。”&1t;/p>

  “好好!”杨简喜道:“多谢几位救命之恩!”作势欲拜。&1t;/p>

  苏慕云赶紧拦住:“你身体不便,就不要行礼了——铲奸除恶,本是我等份内当为……”&1t;/p>

  “苏老先生!”张重元打断道:“咱们走吧。”&1t;/p>

  “好好……走……”苏慕云拉着苏海诺,向密府裂缝走去。&1t;/p>

  杨简撑着双臂看看四周,那无生法像却是没了,心中一紧,道:“捕头大人!您可见这地上有一尊佛像?小人自幼信佛,那佛像是小人心爱之物……”&1t;/p>

  “无生法像是吧?”张重元冷冷道:“在我怀里,这法像何去何从我自有安排,你不必多言。”&1t;/p>

  杨简微惊,这捕头如何得知无生法像?——必是前面那个老道说的。&1t;/p>

  金刚十轮无生法印已契入杨简心中,法像在不在他都能修炼。只是一身所学皆从法像而来,对其有深厚情意;再者说,这等至宝还是不要外流才好——法像上还握有金光诀和灭海神功的原本呢……&1t;/p>

  杨简张张嘴,心道自己被对方所救,对方又是公差,不敢再说什么。&1t;/p>

  张重元对杨简还有三分戒心——谁知道这少年是不是盗匪之子,若非心腹之人,又怎会藏于密室之中?&1t;/p>

  *&1t;/p>

  张重元不再多言,挟起杨简,从裂缝处将他托举上去,上面苏慕云一把拉住。&1t;/p>

  甫上地面,杨简被日头晃得眯起双眼,此时已近晌午。&1t;/p>

  定睛再看四下,却是大惊——整个金钟寨遍地尘埃碎土,竟被夷为了平地!究竟生何事?&1t;/p>

  杨简在寨中十余年,饱挨白眼、备受欺凌——不过匪民夹杂,也有对他和善的山民。&1t;/p>

  生活虽然艰苦,杨简还是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骤然见此惨状,愀然不乐。&1t;/p>

  *&1t;/p>

  张重元踏上地面,紧紧身上包裹,一拍脑袋道:“哎呀,我把黄六忘了,我看看他如何了。”&1t;/p>

  苏慕云掸掸袍上尘土,费力从远处拖过一根木梁,将地缝掩住。&1t;/p>

  “大哥哥——”苏海诺看看坐在地上的杨简,道:“你……”&1t;/p>

  “没事——”杨简将垫腿的木板系好,低头道:“我能走。”&1t;/p>

  *&1t;/p>

  张重元足急奔,远远见几条人影正向黄六围去,心中一惊足下加力。&1t;/p>

  那几道人影看到张重元,先是一怔,继尔大呼道:“捕头!”“大人!”&1t;/p>

  张重元定睛再看,原来是幸存的捕快。&1t;/p>

  张重元此次袭寨,精挑细选了四十余名精壮捕快,剩下十几个不擅砍杀的,留在城内巡值。&1t;/p>

  早上在寨口被大当家冲散了十几名捕快,有腿快的回城报信,留守的十余名差人倾剿而出。路上又拦住还能战斗的同僚,一同前来探看张重元消息。&1t;/p>

  听到喊声,附近十来名搜索的捕快聚了过来。&1t;/p>

  *&1t;/p>

  张重元迎向众人,走着走着,宝刀掉落在地,眼泪流了下来。&1t;/p>

  “大人!”众捕快上前围住张重元,喊道:“捕头!”“大人!”&1t;/p>

  张重元抹把眼泪,放声大哭:“我……我对不住兄弟——”&1t;/p>

  “大人!”“大人莫哭——”&1t;/p>

  “能跟大人来的,都是一等一的好汉,不枉干这一场……”&1t;/p>

  “是啊大人,就凭着大人平日厚待我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1t;/p>

  “……”&1t;/p>

  众人七嘴八舌劝慰一阵,张重元总算收住眼泪。&1t;/p>

  “好!”张重元叹道:“我张重元凭良心办事,不会亏待各位弟兄——”缓了缓吩咐道:“你们四个做两副担架,一个抬着黄六,一个抬着那孩子回城,我有事要问他。”&1t;/p>

  “是!大人!”&1t;/p>

  “你们四个分两组巡山,看见有没断气的贼人一刀宰了——但不要多作停留,附近转一圈就回来——还有,把那三个当家的兵刃都给我捡回来!”&1t;/p>

  “好!”&1t;/p>

  “你们几个搜遍金钟寨,半个时辰之内,有什么值钱的都给我挖出来!“&1t;/p>

  “是!”&1t;/p>

  “你腿快,回城去叫几辆大车,我要拉些东西——注意保密,别被衙里看见!”&1t;/p>

  “是!”&1t;/p>

  “你俩跟我来一趟,有些东西要收拾,等大车来了全搬上去!”&1t;/p>

  “是!”&1t;/p>

  张重元布置完毕,转向苏慕云道:“苏老先生,今次多谢你了!”&1t;/p>

  “切不要这么说——”苏慕云一脸谄笑,抚着包裹道:“捕头大人,小老儿应该多谢你才是——”&1t;/p>

  张重元盯了苏慕云一刻,苏慕云连忙闭嘴。&1t;/p>

  张重元道:“您且随他们回城,我处理好那些‘东西’便回——今晚我摆酒设宴,为二位庆功!”&1t;/p>

  “不用不用!”苏慕云摆手道:“不用招待我们,捕头大人多休息、不要操劳过度……”&1t;/p>

  张重元点点头,走出几步,又传令道:“你们俩,一边一个到山坡上值守,一有人来立即示警……”&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4826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