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27节 掌心雷

第27节 掌心雷

  苏氏祖孙沿着蜈蚣岭一路走回,进入定兴城,告别同行的几名捕快,回客栈投宿。&1t;/p>

  *&1t;/p>

  叮嘱苏海诺好生休息后,顾不得洗漱,苏慕云挑了几件宝贝走上街衢。&1t;/p>

  苏慕云要找家珠宝行,将收获的大件宝贝变卖——&1t;/p>

  一是这些大件器皿携带不便,此地距清源山远隔千里,若是这么带去,路上出了事可不是闹着玩儿的;&1t;/p>

  二来这定兴城甚小,珠宝玉器铺子不多、吸纳能力有限,只怕卖不出什么高价;&1t;/p>

  第三,若等张重元将那一堆珠宝运回,势必水落船低,那时自己这些东西更要不上价了……&1t;/p>

  *&1t;/p>

  果不出苏慕云所料,才展示几件灯盏、便遇到阻碍——有的收不起、有的压价太低、有的说卖不动……&1t;/p>

  城中玉器店也就三四家,再问、就是典当——这典当是万万去不得的!&1t;/p>

  苏慕云一件宝贝都舍不得低价出手,最终含恨回了客栈。&1t;/p>

  *&1t;/p>

  洗漱毕、吃过饭食,苏慕云终是感到倦乏。&1t;/p>

  毕竟年岁大了、又辛苦一天——翻山劳顿、打斗惊吓、捡宝狂喜……此时松懈下来,再也支持不住。&1t;/p>

  撑着身子到海诺房中取过两大包裹,颈下枕着一个、怀中搂着一个,美美睡了一觉。&1t;/p>

  *&1t;/p>

  迷迷糊糊间,听得叫门声起。&1t;/p>

  苏慕云一激灵惊醒,先看包裹、再看天色已暗——这一觉不知睡了多久……&1t;/p>

  苏慕云嗽嗽嗓子,哑声道:“谁啊?”&1t;/p>

  门外人道:“苏老先生,张大人让我请您,他已在城西敬仙楼摆上酒席,就等您过去了!”&1t;/p>

  “好好!”苏慕云道:“我收拾一下便去,您先请回吧,跟张大人说我这就到。”&1t;/p>

  “大人说了——”门外差人道:“务必请苏海诺姑娘同去!”&1t;/p>

  “好好……”苏慕云道:“我知道了,劳您大驾!”&1t;/p>

  *&1t;/p>

  苏慕云揉着脑袋——这一觉尽做乱梦了。&1t;/p>

  下炕套上道袍,回身看看两个包裹,探手捏弄,精神又兴奋起来……&1t;/p>

  先去知会海诺、旋又回到房中,苏慕云犯了愁——这两兜子宝贝放哪儿啊?&1t;/p>

  带在身上赴宴,不合适——被抢了怎么办?被瓜分了怎么办?喝多了不慎丢失怎么办?&1t;/p>

  留下诺儿看守也不合适——一来是张重元点名要诺儿同去,毕竟出生入死、历经艰险,不让她去不合适;二来诺儿年纪尚小,万一有骗子,她难免会上当;&1t;/p>

  把宝贝寄放店中?更是不妥——谁知这客栈是不是黑店?有没有贼人?&1t;/p>

  ……&1t;/p>

  绞尽脑汁想了半晌,苏慕云一咬牙,心道:“只有这样了。”侧头高喊道:“诺儿,你收拾好没有?过来一下。”&1t;/p>

  苏海诺已穿戴整齐,听到爷爷呼唤,从旁屋转了过来。&1t;/p>

  “干嘛呀?爷爷。”&1t;/p>

  “来,诺儿——帮我个忙!”苏慕云走到炕边敲了敲:“咱们来拆炕!”&1t;/p>

  “拆炕?”&1t;/p>

  “是啊,放这些宝贝——”苏慕云道:“诺儿,你先在炕上蹦蹦!”&1t;/p>

  *&1t;/p>

  苏海诺明白爷爷意思——火炕表面下有一层烟道,供烟气循环取暖之用,爷爷是要将宝贝藏在烟道中。&1t;/p>

  苏海诺于大炕甚是熟悉,小时没事便在炕上翻来滚去。有次和兄弟姐妹一起乱跳,把屋里的土炕都蹦塌了……&1t;/p>

  *&1t;/p>

  苏海诺轻纵身,蹦到炕上跳了跳——只是踩过几下,没什么动静。&1t;/p>

  苏慕云侧耳听着无人察觉,一拉老脸、亦爬上土炕,拉着孙女一起踩跺。&1t;/p>

  谁知这大炕盘得甚为结实,任祖孙二人又蹦又跳又是跺脚,半点儿也没有坍塌的意思。&1t;/p>

  苏慕云四下寻找,苦于没有趁手家伙。想了想、从包中取出玉如意轻砸一下,急忙收手——心里疼得不行……&1t;/p>

  *&1t;/p>

  折腾半晌,二人累得坐下喘气。&1t;/p>

  苏海诺擦汗道:“爷爷,不行啊——”&1t;/p>

  苏慕云眼珠一转,道:“对了,诺儿,你会不会掌心雷?”&1t;/p>

  掌心雷是道门最初级的法术,运用道力从掌中劈出,隐有风雷之势,因此得名。&1t;/p>

  “知道一点儿——”苏海诺想了想,面露难色:“没学过……”&1t;/p>

  “没关系,你来试试。”苏慕云闻言精神大振:“轻点儿啊,凿个洞就可以。”&1t;/p>

  “呃……”苏海诺红着脸,挽起袖子,探出白嫩小手道:“我试试……”&1t;/p>

  言罢默运玄功,对着大炕一掌下去!&1t;/p>

  “啪”的一声,苏海诺小手拍在炕上,大炕纹丝未动。&1t;/p>

  苏海诺看看爷爷,又看看炕。&1t;/p>

  “诺儿——”苏慕云沉下脸来:“不是我说你,你也太不努力了!好歹入门也有半年,怎么连这掌心雷都不会?”&1t;/p>

  “我……”苏海诺满脸通红:“师傅没教我这个……”&1t;/p>

  苏慕云气道:“那你不是跟……一样,什么都不会?这还行?趁着今日大好机会,你赶紧将掌心雷练上一番——日后行走江湖也算有一技傍身,快!再来!”&1t;/p>

  苏慕云索性下得炕来,背负双手,督导孙女。&1t;/p>

  苏海诺一咬牙,“啪啪啪啪”对着大炕连拍十数掌,手心通红依然无效……&1t;/p>

  只见她眼泪在眼圈儿里打转,险险就要哭出来。&1t;/p>

  “哭什么?!”苏慕云喝道:“娇气——”&1t;/p>

  苏海诺一咧嘴,终是哭了:“师傅教过最低级的法门也是红隐天雷钻,没教过掌心雷啊——还用来拍炕,呜呜呜……”索性大哭起来。&1t;/p>

  苏慕云听罢老脸一红——红隐天雷钻他当然久闻大名,是名震天下的齐云派绝技。没想到诺儿才入门半年,便被传授此功。&1t;/p>

  再看自己,只怕终老一生也难得传授……&1t;/p>

  不过苏慕云嘴上仍是硬扛:“问题是红隐天雷钻你也没学会啊——否则莫说土炕,便是这客栈也被你一掌拍了……算了算了……”再说下去、都要羞于自己这无赖之言了。&1t;/p>

  这一说倒提醒了苏海诺——一个劲儿猛拍大炕,光想着用粗浅功夫了,没想过用天雷钻试试。&1t;/p>

  不过这红隐天雷钻苏海诺压根儿就没学会,不然在蜈蚣岭上,也不会只用个风咒御敌了。&1t;/p>

  *&1t;/p>

  苏海诺见爷爷耍无赖,也不想玩了。&1t;/p>

  一赌气单掌支炕、身形倒立,便要翻下炕来。一边撑着,一边戏道:“风从龙、云从虎,雷来——”&1t;/p>

  话未说完,只听轰然一声震响,偌大土炕已塌了半边……&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4826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