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光照大千 > 第28节 敬仙楼

第28节 敬仙楼

  苏慕云把灰头土脸的苏海诺扶起来,赶紧替她掸土。&1t;/p>

  苏海诺脸上泪水未干,这下都和泥了。&1t;/p>

  “这……”苏慕云看看左右:“这下坏了……”&1t;/p>

  苏海诺观察手掌,幽幽道:“没想到还真成了……师傅要知道我用红隐天雷钻干这个,非骂我不可……”&1t;/p>

  正说着门被推开,店小二冲了进来,一边扇土一边咳道:“咋了这是?”&1t;/p>

  “呃……”苏慕云忙将包裹藏到一旁:“这……这……不知道啊……”&1t;/p>

  “不知道?!”店小二疑惑地看看苏慕云又看看苏海诺:“你们这是在干嘛?这么结实的大炕怎么会塌了?”&1t;/p>

  苏慕云面红耳赤道:“我们能干嘛?谁知道你们这破炕怎么塌的?”&1t;/p>

  “啊?”店小二用手指着苏慕云道:“破炕?你……老头子,你是干嘛的?这个真是你孙女?——赶紧赔我炕来,不然捉你们去见官!”&1t;/p>

  苏慕云气得张口结舌,揪住店小二衣襟道:“你、你胡说什么?”&1t;/p>

  店小二浑然不惧,反将胸膛一挺,道:“你待怎样?老东西——我看你……”&1t;/p>

  二人正争执间,听房外有人唤道:“苏老先生,苏仙人——”一人跨门而入,正是张重元手下的官差。&1t;/p>

  那差人看清屋里状况,探手揪过店小二,一拧一带再加一脚,将店小二踹了个四仰八叉,骂道:“瞎了你的狗眼!敢跟我们苏仙人动手?不怕老子拆了你家店么?”&1t;/p>

  “我、我……”店小二不知所措,指着苏慕云道:“他、他……”&1t;/p>

  “他什么?”差人一脚踹在店小二嘴上:“苏老仙人也是你叫的?”一转头,立时换作笑脸作礼道:“苏老仙人——”&1t;/p>

  苏慕云惊魂稍定:“这位仁兄——”&1t;/p>

  差人笑道:“张大人派我来请苏老仙人,说是宴席已开,还请您二位快些过去呢……”&1t;/p>

  “好好——”苏慕云道:“我正在收拾……”&1t;/p>

  “收拾?”那店小二坐在地上,抢道:“收拾怎会把大炕收拾塌了?咱先说清楚……”&1t;/p>

  “说你娘个大脑袋!”差人不待店小二说完,迎面又是一脚:“别说这炕被苏仙人玩坏、就是把你这店拆了,也是应当的!”&1t;/p>

  “呃……是这样——”苏慕云听差人说得更为不堪,忙道:“适才我在屋中炼丹,正值龙虎交会、移炉转鼎之际,只听一声巨响……唉——怪我!钻研道法入神了,忘了此时身处客栈、不宜修炼……”&1t;/p>

  “听见没?”那差人向店小二挥拳道:“苏仙人正在修炼,毁了你这小店是你家的福份——回头把店拆了,给老仙人盖座生祠!”&1t;/p>

  “咳咳!”脸皮再厚、苏慕云也听不下去了,忙道:“算了算了,不知者不怪——这样,咱们先去赴宴,不过——”&1t;/p>

  差人忙道:“不过什么?”&1t;/p>

  苏慕云道:“适才炼丹炉鼎被毁,我怕灵气泄露,暂时将之封印在这坑洞中。且容我布置一番,以免灵气外泄——这屋子在我回来之前、任何人不得擅入——”&1t;/p>

  “这个容易!”差人立时转向店小二道:“你就守在门外,哪儿都不许去,什么时候苏老仙人回来,你再滚蛋!”&1t;/p>

  店小二捂着脸吭哧两声,刚要言,差人喝道:“讨打是不是?”&1t;/p>

  苏慕云拦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请你们先暂避一下。”&1t;/p>

  待差人与店小二出门,苏慕云一把将门推上,抄起两大包裹塞入炕中,又胡乱盖些砖坯——此时也顾不得许多了。&1t;/p>

  出得门来,苏慕云擦了把脸上泥汗,道:“我已暂且将灵气封住,要注意严加看管——店家,你取一盆水来——”&1t;/p>

  “这个您老放心——”那差人转而向店小二喝道:“站着!别动——给我牢牢守住门口,有什么闪失、你这店也别开了!”说罢又指着一名路过客人道:“你!给我站住——快去端两盆水来,看什么看?快去!”&1t;/p>

  苏慕云、苏海诺洗漱完毕,用铁锁扣住房门,留下呶呶不休的店小二,与捕快一同向城西敬仙楼而去。&1t;/p>

  *&1t;/p>

  甫到楼下,便听一片喧哗之声从上方传出。&1t;/p>

  差人躬身道:“苏老仙人,请、请——二楼,全给包下来了!”&1t;/p>

  “好好——”苏慕云探手道:“请、请。”&1t;/p>

  早有伙计迎在门口,遥见苏慕云来了,扯开嗓子喊道:“清源山齐云剑派苏慕云仙长、苏海诺仙长驾到——”&1t;/p>

  苏慕云听了老脸微红,忙低头整理道袍,心下暗道:“反正这小地方人也不知道什么仙长不仙长的,由他们喊去吧。”&1t;/p>

  祖孙二人在伙计带领下走到二楼,只见以张重元、黄六为的数十人已聚了过来。&1t;/p>

  “苏老仙人!”张重元上前一步,把住苏慕云双肩猛摇道:“您可算来了!这个劲儿的等您——来人来人!上菜!”&1t;/p>

  苏慕云见张重元满脸通红、一嘴酒气,心说“这捕头可没少喝”,嘴上忙道:“有点儿小事耽搁了,还望大人勿怪!”&1t;/p>

  “什么事?”张重元看向领苏慕云前来的捕快:“能绊住我们苏仙人?”&1t;/p>

  “没啥事!”那捕快一摆手,不屑道:“就是苏老仙人玩火,把炕玩塌了!”&1t;/p>

  “不是玩火!不是火!”苏慕云急得脸红脖子粗:“……是炼丹、炼丹!”&1t;/p>

  “噢……炼丹啊……”张重元于这方面丝毫不懂,张了张嘴,啥也没说出来。&1t;/p>

  黄六上前一步,躬身道:“苏老仙人大战之余、不顾劳顿,仍是抓紧时间炼丹修道,此等精进勇猛之精神实为我辈楷模!敬佩啊——敬佩!”&1t;/p>

  “哈哈!”苏慕云脸上放光,笑道:“哪里哪里——”&1t;/p>

  黄六又是一揖,道:“苏老仙人不必过谦,若没有此等精神,今日蜈蚣岭上也就不会大显神威了——晚辈这条性命,便是苏老仙人所救,请受在下一拜!”言罢就要叩头。&1t;/p>

  “请起请起!”苏慕云赶忙挽住:“大家同仇敌忾、同生共死,都是自家人,切莫如此客套!”&1t;/p>

  “好一个同生共死!”张重元喊道:“咱们别站在这儿了,来来来苏仙人,请上座!上酒!上酒——”&1t;/p>

  &1t;/p>
  浏览阅读地址:/guangzhaodaqian/8482647.html